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狗子川】War and Love(下)

cp狗子川

二战设定,前文戳头像

ooc慎




1942年5月31日

大天狗带着一只行李箱回到日/本,他身穿德/军空军军服,肩上代表着少将军衔的肩章让他几乎一路通行无阻。

他一路上收到了无数的目光,或是带有敌意,或是带着满腔的艳羡,或是不带任何情绪的擦肩而过时的不经意的一瞥,都被他一一感知,又一一抛之身外。

那些人怎么看他,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他凭着记忆,向着荒川的住处走去。一路上的吵嚷人群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不过他似乎也稍微的理解了荒川为什么非要一个人居住在那条奔流了几千年而不见丝毫颓势的,名为“荒川”的河水边上。

大天狗这个假请的实在艰难,轰炸考文垂之后,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随着元首的命令一路高歌猛进,与英/军苏/军对战几乎未尝败绩,就在前些日子刚被赋予少将军衔。他心下欣喜,在前几日的一次大胜之后逮了个空子请假,这才能来到日/本来见见荒川。

他每半个月寄去的信也总是能收到回信,那些回信大天狗却不一定能有机会全看。

之前有一次刚收到回信就被勒令后撤,电报口吻急切,整个战队后撤之时几乎什么都没带。就在不到一个小时之后,他原本的指挥部被苏/军战机的炸弹毫不留情地炸成了废墟,那封信也就永远的待在的那里。

或许在百年之后会有人将那封信找到,会为大天狗遗憾他终究没有看到远在日本的美丽爱人的来信。

不过大天狗一点也不在意。

他与荒川之间的感情实际上极为单薄,大天狗有他的追求,荒川也有他自己的坚守。两人在不多的相聚时间中尽情放纵,甚至是声色犬马,但实际上,几乎没有过交心。

大天狗一直想,等到他的大义实现了而他有幸未死,他们就可以坐下来,一壶酒一双人,斟而饮之,谈天说地,直至时间尽头。

等到那时候,就可以交心了。

大天狗在一处院落前停住脚步,锃亮的军靴上已是沾染了些许泥土。他看了看院中随意生长的花草,看不出这是因为长时间无人打理还是因为荒川自己不愿意刻意修整才成了这副模样。

荒川追求自然,所以经常出现不打理庭院的情况。曾经有一次大天狗甚至以为他出了什么意外破门而入,就被正坐在半开的樱花树下支着画板画画的荒川冷冷地瞪视。

“你做什么?”荒川也不将沾染着颜料的笔放下,就拿着那只笔看着他,动也不动。

大天狗记得自己好像是十分尴尬的走上前去,正准备说什么就被荒川糊了一脸颜料。

那之后大天狗再也没敢破门而入。

大天狗此时却有些等不住了,他已经敲过三次门了,门内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他想了想,决定先暂时放下行李,从一旁的矮篱翻进去。

空无一人。

大天狗找遍了整个院落,又找了整个房子,什么都没有找到。

他此时正坐在桌前,右手食指在桌子上一抚,看着桌面上厚厚的一层灰尘,脸色阴沉。

这至少是一年没有人回来才会积起的重灰,但荒川送来的信却明显是他亲笔写就,只能是在他离开前写好,之后托人一封封寄出去。

因为荒川的住处的地址没有办法写得细致,大天狗每次给他寄信都只能写到埼玉县,所以拿信的人是谁根本无法去确定。

大天狗心中莫名的升起一丝不安,他从院中走了出去,将行李放进院内之后就直奔县内的一处收信点。





“德国空军寄来的,指明给荒川收的信件每次都是什么人来取的?”

大天狗冷着脸用标准的日语说,将随身的枪拍在柜台上,让周围不少胆小的人都连忙离开——谁知道这个带着枪的德/国军人能做出来什么事,还是早早躲开的好。

“应该都是荒川先生自己,自己来取的。”那矮小的人满头大汗地说,“我,我也不,不知道。”

“啧。”大天狗咬着牙,知道在这里什么都问不出来,只能恨恨地拿枪就走。

“那个……”

大天狗刚出门,就听到一旁有一个人怯怯地叫住他。

“什么事?”大天狗看了一眼,那个人就是个乞儿,穿得破破烂烂

“呃……我认识那个来拿信的人。”乞儿说,眼中的怨艾掩都掩不住,“那个人给我的印象很深,他拿着空军来的信,却连一点钱都不肯给我。”

“我给你钱。”大天狗笑着,在他身前蹲下来,“但你要告诉我,他住在哪。”

大天狗随手丢给他一张钞票,上面的数值惊得乞儿甚至不敢去接。

“这是报酬。”大天狗却是无所谓的模样,“说吧。”

“我领你去!”乞儿倒也爽快,站起来也不拍身上的灰尘,就带着大天狗向目的地走去。






“说,荒川去了哪?去了多久?”

大天狗站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面前,用枪抵住他的脑门,逼问道。

“我,我真的不知道他去了哪!”那男人看起来都快吓哭了,“他两年前走的时候只是委托我收信发信而已,真的!”

“他没有告诉你他要去多长时间吗?”

“不知道,但他给我的那些信很多,我可以带你去看!”

大天狗看着这堆信件默然无语。

“这些信,以后不必再寄。”大天狗拿出枪,对着那一摞信件开了无数枪,直将那堆信打的纷扬如落樱。

他临走时看着那男人惊恐无比的眼神,在内心冷笑。

他还不屑于要对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动手。

至于荒川——

大天狗捏紧了拳,修长的手指绷紧,手背上青筋暴突。

敢于逃脱,就要有相应的觉悟!





大天狗在6月18日时辗转打听到,荒川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德/国的一个黑码头。

他找到了那个见过荒川的船长,那个船长告诉他,荒川是去了英/国。

英/国。

大天狗突然有些慌了。近两年前的那一次轰炸到现在他依旧记得,当时他所率领的战队是第一批进入考文垂地区的,同时也是将轰炸的区域毁灭的最彻底的一个战队。

荒川去了英/国。

两年没有回来过。

渺无音讯。

这一块块的拼图拼凑起来,将大天狗指引向一个他无法接受的终点——

他很可能,亲手杀了荒川。

但他没有时间做更多的调查了,元首下了命令,要进行斯/大/林/格/勒的攻坚战,要他在20日之前必须赶回战队待命。

荒川在他心中的地位,终究比不过他的大义。






1945年5月9日 0时0分

大天狗看着面现颓丧模样的部下,第一次没有对他们加以训斥。

“输了,居然输了……”大天狗喃喃自语。

他看着字台对面的那张世界地图。他每收到一次捷报就会将已经收入囊中的地区画上卐字,此时此刻,他看着满布欧洲、亚洲的卐字,内心却只有讽刺。

他的大义,被一群原本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人,狠狠击碎了。

他本来是该愤怒的,却不知为何,内心的愤怒在接到那份通知的瞬间消弭殆尽。

他只想大笑,讽刺这个世界,讽刺那些自以为完全胜利的人,讽刺这些放弃了前进的人——

讽刺,他自己。

于是,大天狗的部下们,就看着这位骄傲的,很少表露自己情绪的军官仰头大笑。

绝望。

笑到似乎有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各位。”

等到他终于笑够了,他原本清亮的声音都变得嘶哑。

大天狗用左手拿起了枪,空出的右臂高抬右,手指并拢向前。

他的部下只是怔怔地看着他。

怪不得会输。大天狗不无讽刺地想。

直到他将手枪对准了他的左太阳穴,才有部下突然明白过来他要做什么。

但是没有人会去阻止他,或者说,他们知道阻止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Heil, mein Führer!”

枪响的前一秒,大天狗的眼前略过了荒川的身影。

等着我。

The end.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