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头像来自不羞羞的澄砸太太w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王喻】岁月安稳

预警:

两人退役前最后一个赛季设定,有不怎么样的比赛描写

有ooc,短打一发完

送给我家喻 @黎千尘. 的生日礼物w,生日快乐

 

 

 

 

 

 

 

 

 

 

 

 

 

 

 

 

 

王杰希在他宣布退役的记者招待会后,给喻文州去了一条短信,大意是自己就在招待会附近的一家餐厅等他。

在退役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在一家餐厅提前订好位置,然后在换上合适的衣服,收拾得当后,坐在铺陈着一方方巾的座位上,毫不在意时间地等待一个人。

他回忆了一下,在微草时,他似乎总觉得时间不够用。

微草有一位魔术师,叫王杰希,事事以微草为先,哪怕是爱人,在他的心里也只能排到第二位去。至于他自己的位置,魔术师虽然从未说过,但他心里清楚,他总是把自己放到最后去考虑的。

为了队伍而压抑自己,最低限度地考虑着自己的舒适度,最高限度地考虑着队伍和胜利。

所以他将自己的时间一再压缩,将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贡献给微草。王杰希想了想,他在微草时,似乎总是队长的模样。

而这队长的模样,他一扮,就是十年。

王杰希有懒癌,这件事在外人看来似乎是不可想象的,毕竟他微草队长为了队伍的良苦用心可以说是世人皆知。但他装扮了十年的微草队长的皮囊的原因之一,其实也有一条是他懒得改变。

做出改变的原因,一来是他遇到了不变不可的变故,二来就他预知到了危机。

半个小时后,喻文州走进了这家餐厅。

他刚一走进餐厅,就看见了王杰希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神色平静地看着他。

这次是微草主场,蓝雨客场来B市。这个赛季,微草止步于四强,而蓝雨得到了再向前一步的机会。

这是微草在这个赛季的最后一役了,也是王杰希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役。

“恭喜。”喻文州坐下后的第一句话,只有这两个字。

“同喜。”王杰希的视线追随着喻文州坐下,面色平静。

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他们所谓的“喜”,根本不是同一个东西。

在一起的几年当中,他们两个人之间,就像是微草与蓝雨的宿敌意味一样,处于一个角力的过程。

王杰希从不退让,喻文州在强硬上,也是不遑多让。

他们两个人的爱情之中,永远都横亘着跨不过去的两个字——

“队伍”

作为队长,王杰希与喻文州是两种带队方法。王杰希永远都是处于自苦,将微草完全压在自己身上,自己心知肚明不能再这么下去,却也分毫放不下。

喻文州经常说,杰希你应该放松一些。

而王杰希的回答永远都是一句,退役之前我放不下。

这种对话总是在沉默中结束,然后在过不了多久的两人互寻由头再次说话中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两个人,对彼此的坚持都心知肚明,也因此,他们之间感情也是冷静而又克制的。偶有触碰底线的事情,也都被他们轻轻松松地掩饰过去,却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到底有没有完全地掩饰过去。

“你可以放松一些了。”喻文州在王杰希的对面,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好。”王杰希回答,手中的刀的尖端插入七分熟的牛排之中,带出了一些酱汁。

之后,王杰希出乎所有人预料地拒绝了联盟给出的职位,完完全全地离开了荣耀职业圈。

但他依旧十分在意比赛,他买了蓝雨对轮回的总决赛门票,混在一众粉丝中,坐在台下看着现场的大屏幕。

蓝雨的这一局,打得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

王杰希坐在台下,略微皱起了眉头。

疯,太疯了。

喻文州一改平时的谨慎的战术布局,反而是有了些放飞自我的意思。夜雨声烦一如往常地游离于主赛场之外,却居然放着索克萨尔被一枪穿云一对一,弄得其余四人则被对方的五人纠缠到无法回顾。王杰希耳机中的潘林和李艺博的声音似乎很远,他紧盯着索克萨尔的血线和技能,猛然发现这个人的手速在缓缓地加快。

在所有人眼里,喻文州的手速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缺陷,也因此被不少队伍当做了突破点。

王杰希眼看着喻文州的技能树一个一个枝丫地暗了下去。

但是,死亡之门却是一直没有放出过。

很快,索克萨尔的血量就逼近了半数,而一枪穿云的血量还剩下了三分之二。王杰希相信以周泽楷的实力,一定也觉察出了不对劲。死亡之门需要长时间的吟唱,而周泽楷绝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变故陡生。

夜雨声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起手就是一个大招逼得一枪穿云不得不转身应付。而索克萨尔迅速趁着这个机会借着地势迅速消失在了一枪穿云的视野之中。

这个赛点,轮回没有抓住。但蓝雨的全员都可以说是极具机会主义者的特征,一旦有了机会,就会直接将对手压入死无葬身之地。

第十四赛季,蓝雨夺冠。

王杰希站在粉丝之中,站起来鼓掌。

他并没有看颁奖仪式的想法,将自己掩于人流之中消失了身影。

王杰希刚刚踏出比赛场地的大门时,手机震动。他划开了屏幕,看着最新的那条消息。

“最后一个冠军。”来自喻文州。

王杰希愣了一下,但他几乎是瞬间就明白过来了喻文州的意思。

喻文州也要退役。

王杰希的眉头一跳,他几乎想要直接冲回比赛场地质问他明明没有必要退役为什么要退,他甚至都转过了身踏出了一步。

但他的这个想法,消逝在了他的三次深呼吸中。

王杰希清楚,喻文州做出这个决定,一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喻文州这个人实际上也是犟到极致,隐藏在他温和的表象之下的,是他一旦做了决定就绝不退让的强硬。

最重要的是,喻文州是个聪明人。

虽说王杰希决定了不去阻止,却也是要好好问清楚原因的。

他可不认为,喻文州会是那种为了感情而放弃事业的人。

是夜,王杰希敲开了喻文州的宾馆房间的门。

“为什么退役。”

王杰希在关上门后,开口的第一句话极其平静,完全听不出来兴师问罪的意思。

“因为我已经做了所有我能做的。”喻文州像是早已想好了说辞一般,带着一如往常的笑容对着王杰希说,“这个舞台,该是年轻人的。”

“你是说,你的战术体系,已经不再适合联盟了?”

“你也看到了。”喻文州抬起手支到了王杰希面前,“不过不是唯一的原因。”

喻文州的手,到现在都还在微微发着抖。

王杰希想起了自己今天觉察到的他的手速的爆发,皱起眉就捉住了他的手,带着他在桌边坐下。

“飚到了多少?”

“350左右。”

王杰希没有说话,拿过就放在桌上的护手霜给喻文州擦上,小心地开始给他做手操。

他们两人在一起时,还有一个最有趣的现象。

两个人都从来不提到对方被其他人调侃的点,而他们自己却毫无芥蒂地自黑。

就比如现在。

“350也就刚达到你的均衡手速吧。”喻文州低头看着王杰希的手指,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还好吧。”王杰希接了一句,也不知道他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喻文州。

“反正以后,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我该疯一把,不然就太亏了。”喻文州继续说着。

“确实是疯了。”王杰希停下了按揉的手,凑过去吻上了他的唇——

“文州,我们结婚吧。”

【嘉瑞嘉】情人(中)

预警:

cp:嘉瑞嘉无差

前文戳头像,拖了将近两个月x

现代paro,性格有所弱化,ooc注意

复健中,文风和之前的有差距





格瑞在晚上六点时准时醒来。

在选择了网络编辑为职业的时候,格瑞已经开始习惯了这种半昼夜颠倒的生活规律。他先去给自己做了些等同于早餐的东西,在解决掉后才端着杯牛奶坐到电脑桌前,点开了沉睡状态的电脑。

在现代化的社会中,格瑞称得上是难得的能保持住平静的人。

在工作之外,不怎么喜欢接触电子产品,酷爱纸质书——他的家不过70平米,却依旧专门分割出了一块不小的空间当做书房——尤其不喜欢刷微博。

即使他因为工作原因,还是加了几个自己的作者的微博。

电脑的屏幕亮起,格瑞小幅度地动了动鼠标,打开了小说网站,首先登上的却是自己的小号。

他一开始的目光完全没有向订阅和收藏上看,格瑞对自己的认知极其清晰,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因为这一篇文取得什么名气。

所以直到他将文件夹中的自己早已写好的存稿上传后,才注意到了不对。

几乎是暴涨的点击、收藏、订阅量,闪烁个不停的新回复提示,无一不是格瑞所没想到的。

但他依旧平静,常年当编辑的经验几乎是瞬间就帮他判断出了其中的原因。

他点开第一章下的回复。

那拿了所谓的“首杀”的账号名,格瑞实在是再熟悉不过——

肆虐。

这个账号名映入格瑞的眼中时,他倒也没有怎么惊讶。做嘉德罗斯的编辑的时间,算起来也有两年了。两人甚至还住在同一个城市,但是在这两年的过程中,他们两人完全没有过除了工作之外的交流,也从来没有见过面,即使这对他们而言很轻松。

但这并不意味着,格瑞不熟悉嘉德罗斯的喜好和习惯。

顶着“肆虐”的名字的嘉德罗斯人如其笔名,几乎无时无刻地带着傲气,在跟其他人的交往之中,也总是用着处于上位者的语调,而且对于人际交往——至少在格瑞看来——没有丝毫兴趣。

虽说很多人都看不惯嘉德罗斯这样的做派,他们却也不得不承认,嘉德罗斯是个天才。

嘉德罗斯的更新频率高从不拖稿,文本质量高,文章内容涉足多个领域,文风多变却又不失其固有的风骨,前后矛盾这样的问题从不出现,可以说是编辑和读者都最喜欢的那一类作者。

而且,在一些极其特殊的情况下,嘉德罗斯会在微博上推荐新人的书,不过这两年来,格瑞也只见过两次。

哦不对,现在该说是三次了。

但格瑞依旧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格瑞没有丝毫慌乱地打开手机,点开微博后直接忽略了更新版本的提示,直接点开了嘉德罗斯的微博。

完全不出乎他的预料的,嘉德罗斯最新更新的一条微博,就是跟他的文有关。

不过方式极其简单粗暴。

整个微博内容就只有一张截屏,内容是嘉德罗斯的回复和格瑞的小说名字。

格瑞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电脑上的界面依旧停留在他刚更新完的文章界面上,格瑞随手点了一下刷新,热度依旧高涨。

他正打算切换回自己的编辑账号时,却看见了自己挂在电脑上的qq开始了闪动。

嘉德罗斯。

这个时间……格瑞看了一眼右下角的时间——20:00。

要知道,嘉德罗斯从来没有在深夜十一点之前给他发过消息。

反常必有妖。格瑞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

而格瑞的预感从未出过错。

“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潜力的新人,你带吧。”附带着的是格瑞那个名为“斩”的小号的截图。完完全全的“嘉德罗斯语气”。格瑞用这个由他创造出来的专有名词第无数次给他下了定义。

但格瑞也清楚,如果不是因为“斩”就是自己,他一定是会接下这项天降的工作的。

毕竟作为一个网络小说编辑,在茫茫作者海中寻找到一个好苗子,就意味着他的工资加成。

格瑞知道嘉德罗斯很了解这些事情。

“不带,没有时间。”格瑞极其冷静地回复过去。开玩笑,哪有给自己做编辑的。

“我已经跟新人说好了。”嘉德罗斯的语气不容置疑。

格瑞难得愣了一下,下一瞬间迅速将视线转回自己的小号上。

在刷新过后,果然有一条来自“肆虐”的新消息。

“给你找了个好编辑。”——肆虐。

格瑞皱了皱眉。

他在考虑要不要直接摊牌。

三秒钟后,他给嘉德罗斯发去了一条消息。

“我就是‘斩’。”

与此同时,嘉德罗斯有些意外地停下了前一秒还在写这一次的更新的手指,划开了手机屏幕。

他只看了一眼那条消息的内容,脸上甚至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地快速回了一条消息过去。

格瑞看着一直存在于电脑屏幕最中间的跟嘉德罗斯的对话框,不时飞快地打下回复。

“明天出来见一面?”

                                               “没空。”

“拖稿一个月。”

                                    “时间,地点。”

“一会儿发给你。”

TBC

【嘉瑞嘉】情人(上)

预警

cp:嘉瑞嘉无差

现代paro,性格有所弱化,ooc注意

七夕挖坑,会尽量快地填上,两到三章完结











【壮年时挥手间金戈铁马,角声满天,终了时当马革裹尸,尸骨归天。事多坊间流传,史书寥寥数笔,是为永存。此乃本将终身所求,先生莫劝。】

嘉德罗斯正坐在电脑前。房间内没有开灯,他也没有拉上窗帘,外面的漆黑就这样一点不带掩饰地透入房间。

整个房间唯一的光源,就是他面前的电脑屏幕。

冰冷的光照在他的脸上,给他整个人都染上了些不属于人世的光彩。而嘉德罗斯自己却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时间一般,手指依旧在键盘上飞快地打击着。

00:00

嘉德罗斯的手机闹钟尽职尽责地响起,他并没有急着去关掉闹钟,颇为享受地听着那首歌——

沙耶の唄

那是他几年前接触到“沙耶之歌”那款游戏之后,就再也没有换过的手机铃声。

在沙耶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他敲下了最后一句话——

【那,将军您,想在什么时候,真正决定您的归宿呢?】

WORD文档左下的字数统计上,显示着10000的字样。

嘉德罗斯将文章发给了自己的编辑后就将对话窗口关上了。他并没有急着去睡觉,在关了电脑之后打开了手机刷微博。

他看着一排微博问答,兴致缺缺地翻了翻,随手回答了三个问题。

那三个问题概括起来就是:“最喜欢什么书”“最喜欢什么歌”“最喜欢什么游戏”。

嘉德罗斯的回答极其简略:“玛格丽特·杜拉斯《情人》”“《沙耶の唄》”“《沙耶之歌》”

在他回答完之后,他的微博在三秒钟之内就炸了锅。

嘉德罗斯稍微扫了一眼,发现大部分都是可以用一个表情包概括——

[吃鲸.jpg]

无趣。

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他将手机扔在电脑桌上,走到床上一头栽倒陷入轻软的床垫中陷入睡眠。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做的这个梦。

但当他醒过来之后,他清楚地记得梦中的一切——

一个面容枯槁的女子穿着一身简简单单的白裙,站在一个多为艳绝的女子穿着华丽的西方宫廷式繁复的布料来来往往,她们的手中或是香槟或是红酒,化着精致的妆容和一看便是精英的男子交谈的地方,却没有丝毫的不合适感。

嘉德罗斯一眼就看到了她。

或许其他人也看到了她,却没有人走过去跟她交流。

她的手上甚至没有高脚杯。

她被整个宴会孤立,却依旧从容,仿佛是她将整个世界孤立。

嘉德罗斯走到她面前,而她似乎也注意到了他,她的眼神深邃而平和,她用她那干涸的苍白的唇勾起一抹笑来。那笑容仿佛是一个导火索,将她的整个面容都点燃,而后迅速烧尽,只留下一节废墟。

他没有在意,走上前将手中的香槟递给她:

“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意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1]

嘉德罗斯翻过不知道多少次《情人》,对这一段的印象,比起后面所有的片段都要更强。

他的话音刚落,整个梦境就以摧枯拉朽的速度毁灭。

只留下了女人的那双见过无数风霜雨雪的眼眸。

他看着那双眸子,笑声从他的喉间滚了几道弯才发出,而后他毫不留恋地一拳击出,打碎了梦境。

10:05

嘉德罗斯打开手机,看到了来自他的编辑的两条消息。

“已改,望注意标点。”

时间1:00

“已发。”

时间6:00

嘉德罗斯的编辑叫格瑞,他虽然没见过,却在一段时间的交流中清楚地知道,那是一个严谨到分号的人。

他不讨厌这样的人,甚至还很喜欢这个人不多话的性格,至少不会让他感觉幼稚到不愿应付。

“知道了。”嘉德罗斯回复。

在解决午饭的时候,他把笔记本电脑搁在桌上,动了动鼠标翻着新书的榜单。

在一排明显就是为了迎合读者而起的看似很抓人眼球的书名中,嘉德罗斯看到了一本名为“志”的小说。

他将鼠标移到上面,看了看唯一的一章。

才看了开头,嘉德罗斯就被这个作者的大胆感到了惊讶。

虽说是白话,却是完全按照史书的写法走,开头先介绍人物,而后缓缓书写这个人的一生。

笔锋冰冷,完全的上帝视角,而笔下的人物和世界观却火热得犹如真实。

第一章不过3000字,却是完完全全勾起了嘉德罗斯的兴趣。

但他也知道,这样的小说,恐怕很难得到读者的注意。

快餐文学的当下,除非是经典名著,又有多少人有兴趣去钻研一本网络文学中的东西。

嘉德罗斯扫了一眼作者的笔名。

“斩”。

倒是意外的适合。

嘉德罗斯在空无一人的评论区里打了一个“不错”,又随手点了收藏,就关上了网页专心吃饭。


[1]出自玛格丽特·杜拉斯《情人》开头部分


TBC

记录一下200fo

不过并不打算开点文[doge]

百粉还有一篇欠债otz

【雷安/瑞嘉】穿越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预警:基本全员穿越亚瑟王时代预警,只是魂穿被穿人物长相依旧是原本那样

历史bug肯定有,不过这个文不按照常规出牌,私设成山

前文戳文章tag“穿越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ooc预警










第十一章

蒙特祖玛在走到一半时就已经意识到这条路并不是去往莫德雷德住处的那一条。

但她并没有询问格瑞哪怕是一句话。

但这并不代表着她信任格瑞。

一直到格瑞带着她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入口走入摩根夫人的城堡为止,两个人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在蒙特祖玛看来,格瑞对这个城堡的一切几乎都了如指掌,明显是已经来过许多次了——他们从走入城堡开始,竟是一个人也没有碰到。

但并不是因为城堡里没有人。

蒙特祖玛甚至能听到不远处有人在交谈,但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走到他们的面前过。

“是魔法吗?”蒙特祖玛压低了声音问。

“不……”格瑞几乎是脱口而出了否认的话语,却又有些迟疑地住了口,斟酌了一下才又开口,“有一点魔法的原因。”

蒙特祖玛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下去。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摩根夫人的房间门口,格瑞正要敲门,门就已经被从内部打开了。

“进来。”

来开门的是莫德雷德。格瑞能感觉到蒙特祖玛一瞬间的愣怔,下一刻就立刻恢复成了平时的样子。

“嘉德罗斯大人。”蒙特祖玛却是站着没动,低声唤了一声,但还没等嘉德罗斯说话,屋内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他。

“你们不如先进来再聊天吧。”屋内的声音带着笑意,“侍女快要过来了。”

门口的三人都听到了由远及近的一阵脚步声,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就都走进了房间。最后一个走进去的格瑞反手将门关上,又下了一道魔法不让屋内的声音传出。

“格瑞,我刚刚……”

“我知道。”格瑞看着嘉德罗斯,伸手揉了一把人的头发而后站在桌前看着摩根,又转头看向薇薇安,“蒙特祖玛。”

格瑞早就意识到了嘉德罗斯和凯莉有不少的情报都隐瞒着自己,所以他发现嘉德罗斯和凯莉对于他带着蒙特祖玛出现时没有丝毫迟疑地就让他们两个人进了门这件事也一点都不惊讶。

“我是凯莉,算是第一次见面吧,蒙特祖玛小姐。”摩根笑着,站起来示意几人坐下,“可以放心啦,我跟嘉德罗斯是一伙的。”

先前蒙特祖玛似乎还有些疑虑,但在听到凯莉的最后一句话时,明显就放松了警惕。

“格瑞说,嘉德罗斯大人知道很多事情。”蒙特祖玛没有坐下,只是站在墙边看着其他三人,目光却最终落在了凯莉身上,“我希望,你能给我解释。”

“虽然你这么说,但我似乎没有拒绝余地呢。”凯莉口中这么说着,却没有丝毫紧张的模样,“我会告诉你你该知道的东西。”

“不是全部?”

“当然不是。”凯莉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我也是被逼无奈,不能说出更多的事情。”

蒙特祖玛没有再质问什么:“嘉德罗斯大人知道全部吗?”

“知道。”嘉德罗斯坐在格瑞身边,侧着身子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了格瑞身上。而格瑞只是皱了眉,并没有推开。

蒙特祖玛点了下头,算是默认了这件事情。

“那么,就先稍微汇总一下情报好了。”凯莉曲起手指敲了一下桌面,“我先说。”

 

另一边,桂妮维亚被刚回来的亚瑟叫了出来。

“有事?”艾比抱着手臂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几个人,没弄懂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海盗团集合了,就跟你说一声。”雷狮看着她随口说。

“哦。”艾比用目光扫过面前的几个人,几不可查的瑟缩了一瞬,“没别的事了?”

“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小姐你有没有碰到其他人。”安迷修注意到了艾比的不对劲,连忙接口,“其他穿越过来的人。”

“……有。”艾比想了想,右手握拳锤在左手摊开的手掌上,“我碰到了蒙特祖玛!”

“蒙特祖玛?”安迷修侧头跟雷狮对视一眼,雷狮立时接口,“你跟她说什么了?”

“就是说了一下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回去啊。”艾比奇怪地看了几人一眼,“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安迷修温声问,又暗中用眼神威胁雷狮让他不要吓到艾比,却只收到了雷狮无所谓的一耸肩。

“就前两天吧,好像是昨天来着。”艾比有些颓地坐下,“我被她认出来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认出来我的,明明我跟她没见过面啊。”

“你说,是她先认出来你的?”安迷修听完她的话有些诧异。

“嗯,简直就像是早就知道我是谁了一样,我明明没做什么啊。”艾比压低声音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但她说过的话几乎是全部落进了其他几个人的耳中。

“她……有提到过嘉德罗斯吗?”安迷修稍有些迟疑地询问。

“没有啊。诶?那个大赛第一也穿越过来了?”

“啊,是。”安迷修面上挂着笑开口回答,内心却无比的焦虑。

“喂,想什么呢?”雷狮捣了捣他。安迷修正想要让他安静点的时候却看到雷狮冲着他眨了一下眼。

“……没事。”

而后安迷修就任劳任怨地给艾比讲了一下大致的情况,等到艾比知道得差不多了雷狮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老大我能跟他打一架吗!”佩利更是无聊到了极致,大声问着雷狮。

“闭嘴。”回答他的是卡米尔。

——————————————

马上要开学了……后面的我会尽量周更√

【记梗】

记个梗证明自己还存活

一个不知道是瑞嘉还是嘉瑞的梗……

文手嘉和编辑瑞,瑞是嘉的粉,也写文,热度仅次于嘉就被嘉注意到了

有一次瑞写文用错号掉马甲了,被嘉发现后就起了让瑞注意到自己的想法故意在自己的文里写一些难以发现的错别字和难认的字,瑞为了保证文的质量就在q上敲嘉

一来二去就熟了,然后就出去面基了

然后就恋爱了

emmmm似乎有点小俗套……

如果有想看的小可爱可以帮我给这个梗提点意见×

有时间会写

亚瑟王那篇并没有弃,最近在做编辑赚钱而且这两天deadline所以完全没时间写,我也在考虑后续的发展

没啦

【亮瑜】今夜的滋味(下)

预警:

亮瑜特工设定,有参考史密斯夫妇

虽然是这个题目但没有车

我流亮瑜,有ooc注意






诸葛亮刚来到客厅,差点被突然出现的闪光弹闪瞎了眼。

他一点都不带紧张地站在原地,只是闭上眼等待着短暂的失明期过去。

周瑜如果放闪光弹,那就只有逃脱的意义。

东吴的周瑜周公瑾,几乎是弹无虚发,每一发子弹都要在确定了对手的存在后放出,所以他不会在自己的视线受阻的时候强行进行攻击——除非是碰到了危及生命的惊险情况。

尤其是现在这种,武器储量有限的时候。

诸葛亮同样也清楚,周瑜的目的只有杀了他,如果能不破坏这个房子,周瑜一定不会用手榴弹这种毁灭性严重的武器。

“公瑾。”

周瑜在不远处站定,一手触碰到隐藏在花瓶后的手榴弹,另一手握着沙漠之鹰直指诸葛亮可能会出现的方向。

“我们一定要不死不休吗?”

“天真。”

周瑜嗤笑一声拿住手榴弹,这一句话后就小心又快速地后退着。

不论是作为恋人还是作为对手,诸葛亮的话都是不能信的。

窗玻璃碎裂。

周瑜迅速沿着隐蔽的水管攀爬上了二层,几枪击碎被自己从里面反锁的窗户,矮身跳了进去。

他对诸葛亮一开始是从哪里进入的二层几乎是心知肚明——

为了不引起他的注意,诸葛亮只有从房顶进入房子这一条路可走。而周瑜确实是疏忽了这一点,因为以前都是诸葛亮关那条通道的。

至于诸葛亮恐高……现在周瑜只能认为是他精心安排的一场戏。

周瑜迅速跑到之前的旋转楼梯口,凝神屏气几秒,确定没有人在后稍微遗憾了一下,扔下手榴弹炸毁了楼梯。

诸葛亮听到了那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但他连回去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作为多年的对手,他早就已经摸透了周瑜的套路。

他现在正处在二楼楼梯旁的卧室门后,确认了一下弹药的留存状况,这才施施然地走出了门。

周瑜警觉地转过头。

诸葛亮握着左轮,冲着周瑜歪了一下头。

周瑜迅速地跳起来跃上窗台。

下一秒,他方才站的那个地方后几步的位置,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弹孔。

又是冲着周瑜的小腿而去的一发攻击。

“我没有打算杀了公瑾。”诸葛亮把握住时机开口。

回应他的是周瑜手中的沙漠之鹰的一发子弹。

诸葛亮早已料到般地早早侧了身子,直接避开了子弹的攻击。

“但我是打算杀了你的。”周瑜的声音冷淡至极。

 

二层的战斗与诸葛亮预料的一样,比起之前在一层的对峙,这才是真正的战斗。

房屋中所有的摆设全部被两人当做了进攻与防守的东西。

家中原本摆放的花瓶早已化身成了一地碎片,摆放整齐的柜子都被人横推到走廊中间,书页早已破碎纷飞,木质的柜子上已经添上了好几颗弹孔。

周瑜贴墙站在墙角,双眼闭起勉强平复着呼吸。

方才,诸葛亮在被周瑜弄得翻倒在地的书页中竟是准确地一枪击向周瑜的小腿,好在当时情况混乱再加上周瑜佯装躲避的动作让诸葛亮引以为傲的预判能力失了效,周瑜只是被略微擦伤,并不是很影响行动。

但周瑜不想再继续拖延下去了。

周瑜与诸葛亮的战术比拼从来都是平局,偶尔出现的胜局的数量都十分相似。但在体力上,周瑜自问根本比不过诸葛亮。

所以他必须速战速决。

按照方才的情况,再加上周瑜并没有听到脚步声,这只能说明诸葛亮会在附近的某一个屋子里躲着。

周瑜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房间的布局,小心地向着他预计的那个房间走去。

那是他们两人的衣帽间。

如果说要藏人,衣帽间可以说是最适合的场所了。他们的衣柜都是高到房顶的落地式衣柜,两人的衣服配饰全部放在搁置在四周的四个大衣柜中,一眼看过去根本看不出来是否藏了人在里面。

不过周瑜原本也就没有打算试探里面有没有人。

他直接扔了两枚手榴弹进去。

 

轰然的爆炸声响起。

烟尘弥漫之下,周瑜丝毫不放松警惕地举枪后退,但他的脚后跟碰到了什么东西。

周瑜的身子绷得笔直,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诸葛亮虚虚地搂住周瑜,勾唇笑着也是一句话不说。

“你不扣动扳机么?”最终还是周瑜先开了口,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诸葛亮抵在他后心上的那把左轮手枪的枪口甚至还是温热的。

只要诸葛亮想杀他。

他就活不了。

“我说过吧。”诸葛亮语中带笑,“我没想过要杀公瑾。”

“……”

诸葛亮的话,一句都不可信。

“公瑾你总是那么偏执。”

周瑜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话来反驳,就被后颈上的一记重击敲得失去了意识。

 

“孔明?”刘备站在一片狼藉的玄关中,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混乱的局面。

“我准备退休了,这次回来本来只是打算带公瑾走的。”诸葛亮站在他面前,右手里揽着已经陷入昏迷的周瑜,“可惜他没给我解释的机会。”

“你真准备退休?”刘备皱起眉。

“要是我不退休,那每天都得被公瑾追杀吧。”诸葛亮笑了笑。

“那,你叫我来,是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我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我会尽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