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狗子川】秶醍

cp狗子川,前文戳头像√

手游前提下的现代paro,私设成山

ooc注意


6.

“不打算接受现实吗?”

意识到这件事已经掩藏不过去的荒川反倒是冷静了下来,他看着整个妖都几乎是贴在天花板上的大天狗,面上浮出了一抹笑意。

大天狗居高临下地看着荒川,他清楚地看到了荒川脸上每一丝的情绪波动。那种满含着嘲讽的笑容,一如数千年前。

他沉默着,收束了翅膀落向地面。

“我究竟是什么?”大天狗沉着脸,看向荒川,“我,究竟是不是大天狗本身?”

“你在意的只是这个吗?”荒川的喉咙中溢出一声冷笑,“那可真是一点都不像大天狗。”

大天狗没有丝毫回应的意思,他只是看着荒川,眼神冰冷。

“你是大天狗,但你的躯体并不是大天狗。”荒川转过身将那个箱子搬到两人中间,随便地就将这个箱子打开,“这些是你的失败品。”

那箱子中,错乱的摆放着些木质的粗糙的肢体。以手臂为最多,从大天狗的视角来看,这些手臂与现在正长在他身上的这一对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对于荒川来说,这些都是残次品。

“所以,”大天狗扫了一眼箱子中的那些东西,目光再次锁定到荒川脸上,“我,并不是妖。”

荒川毫不犹豫地点了头,他此时的神情冷硬,带得他原本就棱角分明的面容更是显出了一层生人勿近的意味来。仿佛大天狗对他来说不过是个点头之交,他将该说的话说尽了,已经是仁至义尽。

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时的内心是有多紧张。

大天狗的妖元并不完全,那失掉的一块究竟是什么谁也说不准。青行灯名义上是为了听些奇闻异事才硬是带走了刚清醒不久的大天狗,实际上却是在为荒川打探大天狗的情况。

青行灯和荒川一样,都是极有名的大妖,她自然也了解荒川外表下被深深隐藏住的,不可告人的温柔寡断。出于那么多年的交情,青行灯决定要帮他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大天狗,也同样肩负起了试探的责任。

因为她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荒川从成为一方河主以来,他身边的人就在不断地流失。他似乎也在无尽的时间当中习惯了这样的孤寂生活,他做出一副对一切都无所谓的冷漠模样来应对身边的妖的来去。

他从来不会开口要求某一个妖的留下,抛开他作为一个王者的自尊外,更是因为他无比地清楚,这些小妖一旦离开了他的庇护,随时都有可能被更强大的妖吞噬。所以他就尽他的能力在荒川流域之内保护他们,即便是被那些小妖称为“共同的敌人”也只是一笑置之。

但是大天狗不一样。

大天狗是与他同样的大妖,他的实力强劲到足可以藐视大多数的妖。如果不是他打心底地相信着他所谓的“大义”有一天真的能被他实现的话,他们两人很可能早就已经是友人了。

荒川虽然对他的那一套理论不感兴趣,但他却是打心里的羡慕着大天狗的。大天狗的一生从来不缺少目标,所以他在做许多事情时可以顺着自己的心意去做,而不会踌躇不前——

就像被荒川束缚住的,套着“荒川之主”称号的他一样。

所以当大天狗带着那品味奇特的阴阳师的邀请来到荒川流域的时候,他突然想要看看大天狗向他描述了无数遍的大义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就随意地答应了下来。

荒川还记得那时大天狗满腹的说辞被他轻飘飘的一句“吾答应”堵得心气郁结的模样,他当时摇着折扇,悠哉地看着大天狗憋屈的表情,笑的握着折扇的手都有些打颤。

他自己都不记得他有多久没有那么放肆地笑了。
虽然还没笑够就被大天狗的一个羽刃暴风打断了,弄得他有那么点狼狈,最终是输了那场比试。不过这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他与大天狗交手那么多次,输赢参半,所以输了也没有丝毫的不满。

但是荒川对大天狗所谓的大义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那个自称为“黑晴明”的阴阳师对他倒还是挺恭谨,从态度上似乎是无可挑剔。但这个阴阳师的愿望根本不像是大天狗所期望的那样是在为了建立一个拥有新秩序的世界而努力,而是在这么一个空洞的口号下实际上只是为了让那个舍弃了他的安倍晴明感到后悔。

简直就像是小孩子之间的吵嘴,毫无意义。

所以他在与那个安倍晴明的交手中放了水,很是随便地就让他们破了由他守护的封印。

荒川之主最后还是回到了荒川,就像是一个因果循环,他永远逃不掉荒川这个名字的束缚。

荒川之主知道那个黑晴明的事情根本成功不了,什么阴阳逆反,到了最后也不过是一梦黄粱罢了。所以他就在树下埋了坛决战前大天狗亲手做的酒,等着大天狗哪天带着挫败感来找到他,他就拿出这坛酒来,让大天狗来一场借酒浇愁的戏码。

荒川之主耐心地等了大天狗百年,但他等来的,却是大天狗被复活的八岐大蛇吞噬了的消息。

这个消息是百年后由各处游走的青行灯告诉他的,荒川自己都记不清楚自己当时是什么表现了,但肯定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也没有分毫的动摇。

或许他就只是耸了耸肩,摇着折扇的手连顿都没顿,向青行灯答应了一声,然后邀请她一同喝尽了那坛酒。

妖是不生不灭的,这个大天狗消失之后,肯定会有新的大天狗顶替他的位置,继承他的记忆。

只是,这两个大天狗肯定是不同的。

荒川之主对此无比的清楚,所以他也没有去希冀大天狗的出现,就想着把他当做是漫长的生命中的一个很重要的过客也就罢了。

又过了几百年,青行灯再次路过荒川,她这次带来的消息,狠狠击碎了荒川之主淡漠的面具。

“大天狗没有重生。”青行灯饮了一口她从酒吞童子那里讨来的神酒,状似无意的说。

“妖元被完全吞噬了吗?”荒川的神情未变,他看起来对这件事并不感兴趣。

青行灯没有回答,只是将那盏从不离身的灯笼摘了下来,放到了荒川之主面前。

荒川之主的神情一瞬间就变了。

“这是他的一丝妖气,虽然微弱,但你应该能感觉得到。”青行灯说,“他没有消失。”

荒川之主只是低头饮酒,一言不发。

那之后的无数困难都被他一一跨过,他甚至离开了常年守护的荒川进入了人类社会,开始与那些被他冠以“愚蠢”二字的人类平等相处。

他表面上似乎是对什么都无所谓,但他其实最怕的,就是失去。

能走进他的生命的妖太少了,所以他才要狠狠地去抓住,一步都不能退让。

荒川是,大天狗也是。

所以他才试图去掩饰真相,他不希望自己曾经的努力付诸东流。但荒川之主又是无比相信着大天狗的,如果这个大天狗仍旧是那个大天狗的话,他不会这么轻易地就被击倒。

荒川之主在赌,更是在试探。

——————————————————
爆字数感想×××
在看了新番外之后,写的时候突然就觉得有些收不住手了,这一章字数爆的根本刹不住,但一路写下来特别顺畅。
荒川之主的形象一下子就比以前变得更加的立体和饱满了。荒川是我第一个解锁全传记的式神,以前看到他的传记和式神录里的介绍,就只是觉得他是为了维持住荒川的稳定舍弃了很多,是一个很好的河主罢了。但看完新剧情之后瞬间泪奔qqwqq
荒川川他有那——么好!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