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知音『太中』

&cp:太中&
&ooc注意&



中原中也被太宰治从睡梦中叫醒的时候,满眼都是烦厌。

就算是他们两个被称作是“双黑”,也是在整个横滨都叫的响的组合,但在两人的想法里,却都是恨不得再也别见到对方。他们也从未掩饰过自己对对方的厌恶——不管是太宰治还是中原中也,都曾对自己的部下坦言过最讨厌的事物就是自己的那个搭档。

中原中也可和太宰治不同,他的性子是爱恨分明的,要不是对象是太宰治,他必定得和让他如此厌烦的家伙打上个三天三夜,分出个胜负。

然而对象是太宰治,他只能除了必要的时候之外,尽量不和这条青花鱼见面。

毕竟还是得给森老大点面子不是。

不过奇怪的是,太宰治虽然是一副久经世事的模样,却像是对中原中也毫不掩饰的厌恶看不出来一样,时不时就找个理由将中也单独约出来。按照中原中也的话来说,简直就他妈的像是在泡女人一样。

这次也和以前差不多,太宰治半拉半扯的将戴着仿佛从戏剧里拿出来的那顶帽子的中也带到了一栋古旧的小屋内。七绕八拐中,中原中也的怒气渐渐冲上脑海,就在他即将破口大骂时,太宰治突然停下了脚步。

“就在这了。”太宰治弯着眉眼,比了个“请”的手势

看向门内的时候,中也这次的怒气就迅速的消了。

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幅素描画。那副画被四枚十字钉牢牢的钉在木质的画板上。向南的窗户透进清晨特有的朦胧光线,恰恰落在那幅画上,给那幅以铅笔描绘出的,狂乱的画面带来了一丝温暖。

“太宰,这是你的画?”

中原中也的视线扫过画面一角潇洒的签名,抱臂侧头看向站在墙边的太宰治,轻扬的眉梢间颇有些惊艳的神色。

“怎么,中也觉得这画很有趣?”太宰治没有回答,只抬起手臂抱在胸前,手臂上的绷带颇为显眼,他面带着随意的笑容,漆黑深邃的眸子中倒映出中也的模样,“看出来了些什么?”

“妖魔。”中原中也不假思索的回答,“瑰丽如幻境,笔触如被妖怪所引导,流畅而不滞涩,也算是值得上百万的好画。”他小心翼翼地伸手触上轻薄的纸面,铅笔在纸上留下的痕迹在他指腹摩挲的瞬间落到了他的肌肤之上。垂眸看向自己的指尖,中原中也两下将那痕迹消除掉,侧脸看向让他颇感不舒服的太宰治的笑脸,原有的惊叹之色刹那间收敛,蹙眉道:“怪不得都说青花鱼与天才只有一线之隔。”

“是疯子与天才啊中也。”太宰治像是没听出来中原中也话语中的讽刺一般笑吟吟的说,“可惜世人都不这么认为呢。”

“哈,世人的看法有什么重要?”中原中也嗤笑一声,“再者说,梵高不也一样被认为是疯子吗?”

太宰治难得的沉默了片刻,面上的表情虽是没有大变,但看在几乎是朝夕相伴的中也眼里,还是轻巧的看出了这人伪装下的变化。

“喂,太宰。”中原中也抬手扶住帽檐,稍稍眯起眼睛说道,“你丫的在我面前还装什么大尾巴狼?”

“不是说是青花鱼吗?”太宰治回过神来调笑道,“不过,我也确实是故意装的。”

中原中也怔了半秒,他虽然能知晓太宰治情感的变化,却从来都看不透这个黑发,笑的一脸欠揍的男人究竟在想什么。

“这画我可只给中也看过啊。”太宰治的表情瞬间垮掉,清冷的黑眸中却是绽出了些许欣喜。

就像是小时候抢了一块棉花糖吃到口中后,看着被抢的那个人满面的不爽,出手揍他却被他轻轻松松的躲过时的感觉。

“怎么,你还想让我感恩戴德?”中原中也撇嘴。说不欣喜是骗人的,毕竟就算是块石头也总有被捂热的一天。

“当然不是。”太宰治耸了耸肩,说话间稍稍向门口挪了几步,又掏出手机看了两眼。就在中也尚未明白这个家伙的脑子里又在想些什么的时候,太宰治扯出了个魔性的笑脸,笑道,“这画现在属于你了中也。”

“什么?太宰你把话说清楚,什么意思?”中原中也挑眉问道,却看太宰治转身就跑了出去,动作流畅的简直像是百米跑的蝉联冠军。

而中原中也就像是看见那个百米冠军在号令枪还没响之前就消失了身影的,那个冠军的教练那样一脸懵逼。

之后突然震动起来的口袋中的手机瞬间让中原中也跳起了脚。

“操太宰你个混蛋!”中原中也看着手机屏幕上自己的账户上支出了五百二十万的字样,冲出小屋就要向外追,但那空空荡荡的街道上哪还有那个黑发男人的身影。

等等,五百二十万?

“太宰治有你他妈这么给人告白的吗?!”

END
————————————————————
梗出自《人间失格》主角给竹一看自己的画,再加上中也一出场就谈到画,就产生了这么篇文
结果毫无美感×

评论

热度(28)

  1. 让二未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