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四季折之羽『中篇』

&cp:金时&

&ooc注意,微量言切注意&

&歌曲《四季折之羽》衍生文&

&麻婆的谜之愉悦&


Chapter4


平淡无奇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才是一转眼的时间,积雪便已经全部融化。


“春天来了啊。”远坂时臣感叹,聆听着屋外森林中不时传来的鸟鸣声,“真是……太好了。”


“怎么,着急着离开?”听到这话的吉尔伽美什却不喜悦,只是蹙眉看着他。


远坂时臣看着他这样的表情,忍不住笑:“当然不是,我只是想,这样一来你的身体就不会再那样冰冷了。”


“还真是个爱操心的家伙。”吉尔伽美什耸耸肩,继续做饭,但就连迟钝如远坂时臣都看到了他眼中那掩不住的喜悦。


口是心非,却又意外的不惹人讨厌。


远坂时臣忽然又想到曾经与吉尔伽美什的另一场对话——有关于为什么他非要一个人住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


当时吉尔伽美什正斜倚在窗边喝水,听到问话便抬起头,唇边弯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随后说出的话让远坂时臣后悔自己问出这样的问题:


“原因吗,毕竟在这种没人的地方很适合干……”


之后的话语直接就被时臣自动忽略了,他实在不想回想起自己那不优雅的丑态。


不过,在这同时他也明白,这件事恐怕跟吉尔伽美什的身份有关。


既然吉尔伽美什不想说,那远坂时臣也不会多问。两人相安无事……不,或许该说是极其幸福平稳的生活,也用不着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时臣。”吉尔伽美什早就将对远坂时臣的称呼改成了这样,而远坂时臣却依旧叫着对方吉尔伽美什,这一点让吉尔伽美什很无奈,“我们一会下山去镇子上逛逛。”


吉尔伽美什完全没打算问对方的打算,直接陈述了自己的想法,也就是远坂时臣这样的性格才会事事顺着他来。远坂时臣点头,将手中洗好的碗碟搁置在一边。


冬天也确实太憋闷了,下山去见见人也好。


“你可别走丢了啊。”吉尔伽美什站起身,走到门前。


远坂时臣无言反驳,自从上次他险些在山里迷路了之后,吉尔伽美什每次出门都会提醒他这么一句。


而且,他总会有意无意的走在远坂时臣的身后,告诉他前面该怎么走。


两人走在下山的路上,不同于远坂时臣的无动于衷,吉尔伽美什则是不时的偏头看向两旁的树梢,每看到一抹绿色就会站定看上一阵,而远坂时臣就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等候。


“时臣,不觉得这很好看吗?”


“嗯,很好看。”远坂时臣认真的回答,落在吉尔伽美什耳中却满是敷衍,也不再询问。


就这么一路走走停停,两人到了山下时已经是中午了。


城镇中满是热闹的人群,不宽的小道两侧是各式商铺,吉尔伽美什熟门熟路的带着远坂时臣走进一家稍显冷清的店,冲几个人打个招呼穿过铺面径直走到一扇小门前。


这是一家药铺,小门之外满是药材的清香,远坂时臣很喜欢这种来自自然的味道,但这种味道却在小门前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皱了皱鼻子,小声的问吉尔伽美什:“这是……”


“辣椒加多了的麻婆豆腐味。”吉尔伽美什说着,也不敲门就一把推开。


辛辣的味道席卷而来,呛得远坂时臣连打了几个喷嚏后慌忙屏住呼吸,这真的是人吃的东西的味道吗?他心中暗想。这家药铺的主人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家伙啊。


“绮礼,你的口味还是这么奇怪啊。”吉尔伽美什就像是没闻到这味道般说着,话音刚落,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关门。”


这个声音初听似乎属于一个无欲无求的男人,但远坂时臣敏锐的感觉到,那声音里面,总带着些让人毛骨悚然的黑暗。


吉尔伽美什随手把门一关,拉着远坂时臣就向里走,没走几步就又站定:“吃这种东西还能长这么高真是不容易。”


“这与能不能长得高之间有什么联系吗?”被称作绮礼的人站起身,他的身高比两人都高些,直接就看到了站在吉尔伽美什身后一步的远坂时臣,“这位是?”


“远坂时臣,目前跟我住一起。”还没等远坂时臣开口,吉尔伽美什就抢先说道。


“哦?”男人看了一眼远坂时臣就收回目光,礼貌的说,“我是言峰绮礼,初次见面。”


“初次见面。”远坂时臣回答,他迈出一步站在吉尔伽美什身旁,打量着这个黑发男人。


最引人注目的大概是言峰绮礼的眼睛,墨色的瞳孔中没有丝毫的光亮,就像是将光芒全部吞噬了一般。


正在远坂时臣胡思乱想的时候,言峰绮礼让两人坐下,远坂时臣在看到桌上食物的一瞬间脑中一片空白。


“要不要一起吃点?”言峰绮礼询问,同时将那赤红色的未知事物往嘴里送,这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含混不清。


“我还不想死呢。”吉尔伽美什笑着拒绝,“喂时臣,你要不要试试?”


“呃……我就不用了。”远坂时臣此刻感觉鼻腔中全是辣椒的味道,直呛得他想要打个喷嚏却又被强行忍住。


“哦。”言峰绮礼也不多说,只是一个劲的把那东西送入嘴里,“吉尔伽美什,你找我有什么事?”


“啊啊也没什么,就是冬天被困的难受下来玩玩而已。”吉尔伽美什无所谓的说,“顺便找你聊聊。”


“你这个朋友,似乎快撑不住了。”言峰没回答,看着远坂时臣的脸色淡然的说。


“时臣?”吉尔伽美什转过头,看着远坂时臣,“如果撑不住你就先到外面逛逛,天快黑之前回来就好。”


远坂时臣巴不得能出去,点头示意之后转身就快步走了出去。


“真是让人愉悦的反应。”言峰绮礼看着远坂时臣关上门,缓缓的说,“你什么时候碰到他的?”


“好几个月前了,早都记不清了。”吉尔伽美什含混其词,“帮我看看身体状况吧。”


“……怎么?”言峰绮礼挑眉,“你的身体不一直都很好吗?”


“少废话,让你看就看。”吉尔伽美什低头看了看桌上的麻婆豆腐,“你先把这个处理掉。”


“脾气还是一点没变啊。”说着言峰绮礼就低下头一言不发的吃起了麻婆豆腐,而吉尔伽美什则像是不忍看他的吃相一般四处张望。


刚一踏出那个小院子,远坂时臣就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才缓过劲来。


周围的人看着他的反应都是一副怜悯的表情,他们都十分清楚那麻婆豆腐的杀伤性。远坂时臣是第一次闻到,这种程度的反应也还算是正常。


远坂时臣察觉到周围的目光,只感觉全身上下都不舒服,就快步走了出去。


吉尔伽美什认识的人不会都是这个样子吧。他这样想着,背后一阵发冷,连忙甩了甩头将这种想法赶出脑海。还是别想太多了好。


现在时间还早,远坂时臣也没感觉到饿意,他打算直接忽略掉这一餐,好好在这里逛逛。


紧挨着言峰的药铺的是一个售卖枪支弹药的铺面,这里的主人卫宫切嗣长得跟言峰绮礼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刚看到他的时候远坂时臣还以为进错了地方。


“有什么需要吗?”卫宫切嗣问,唇边还叼着一根烟。这个人的周围浮动着一股浓烈的烟味,但并不显得颓废,反而给他增加了点奇特的感觉。


“啊,没什么只是随便看看。”远坂时臣莫名的对他有一种厌恶感,或许是因为他身上有连烟味都遮掩不住的血味,这一点让远坂时臣只想赶紧离开。


“你跟吉尔伽美什很熟吗?”就在远坂时臣打算转身的时候,卫宫切嗣突然开口问。


“……你认识他?”远坂时臣有些无奈,难道这也是吉尔伽美什的一个熟人?


“算是吧。”卫宫切嗣拿起一把枪,用随身携带的手帕仔细擦拭,“或许该说我和言峰很熟,偶尔听他说起过。”


“言峰?是说言峰绮礼?”远坂时臣对于这样的称谓有些不适应。


“是,据他所说吉尔伽美什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我并不这么觉得。”卫宫切嗣的话让他有些不舒服,“我还有事,有时间再聊吧。”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


“切嗣,刚刚那人……”一直站在一旁的白发女人迟疑着开口,“不需要提醒他吗?”


“看起来没这个必要。”卫宫切嗣低着头,端详着刚刚擦好的枪,“既然他这么觉得,那就没必要多费口舌了。”


进这个铺子是个错误的选择,远坂时臣突然没了继续逛下去的兴致,回头看看药铺,思考了一下还是没有往回走。


总感觉吉尔伽美什要和言峰绮礼谈些不该被自己听到的事情。远坂时臣心想,继续随着人流向前走。还是别回去的好。


走着走着,远坂时臣走到一家卖小玩意的店前,想着要给吉尔伽美什买些什么就走了进去。


出乎他意料的,经营这家店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


“欢迎光临。”男人的声音很温柔,“有什么需要的吗?”


远坂时臣有些发愣,这个人的脸有半边完好而另外半边却是中了毒般青筋毕露。头发是灰白色,让他显得足足老了十岁。


“抱歉吓到你了。”男人看着他,了然的笑着,“请不用管这个,看上什么告诉我就好。”


“啊好……。”远坂时臣猛的反应过来,有些生硬地转过头打量着满屋子的饰品。


很快,远坂时臣的注意力就集中在一对明亮的耳环上。


那是一对金色的,看起来带着些许分量的耳环,他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吉尔伽美什带上它之后的样子,觉得还算合适


这样的东西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远。坂时臣斟酌一阵,正打算伸手取下时却被另一只手抢了先。


“我来帮您。”没有听过的女声,远坂时臣侧头,入眼的就是一抹葱绿色,他开口问道:“您是?”


“我是间桐葵,这家主人的妻子。”葵微笑着将耳环交到远坂时臣手中,“他身体不舒服,就让我来帮您。”


“是这样啊。”远坂时臣点头,问了价格后交了钱就向外走去。


“先生,还请保重。”他踏出门的前一瞬间听到间桐葵低声说了这样一句话。他回过头:“您说什么?”


“嗯?”间桐葵抬起头,脸上仍然是温柔的笑意,“我什么也没说啊,您听错了吧?”


“……”远坂时臣皱眉,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嘴中却说:“抱歉,是我听错了。”


“没有关系,请慢走。”间桐葵点点头,又忙着自己的事去了。


最近是没睡好吗?远坂时臣揉了揉太阳穴,决定将这件事暂时搁在一边。天已经快黑了,他必须赶紧回去。


言峰绮礼跟吉尔伽美什一起出来,恰好碰上远坂时臣。


“那我先进去了。”也不等吉尔伽美什回应,言峰绮礼看了远坂时臣一眼,转身走进屋子。


真是对有趣的组合。言峰绮礼想。


“时臣,你回来了。”吉尔伽美什望着远坂时臣走来,伸手拉住对方,“我们今晚不回去,就住这里。”


“好。”远坂时臣清楚对方爱玩的性子,也没多说什么。他唯一担心的就是住在这地方又得受那辣椒的苦。


“我们先出去吃点东西吧。”吉尔伽美什环顾四周,“你出去逛的时候有看到什么能吃东西的地方吗?”


“有。”远坂时臣思考片刻,还是没有拿出刚买的小东西,“就在这附近。”


“那就带我去。”吉尔伽美什说着,任凭远坂时臣拉着自己走。


真是的,什么时候自己的性格变成这样子了。吉尔伽美什看着前方的背影,这样想着。说起来,绮礼刚刚的话……嘛算了,这种事情到时候再说吧,绮礼的话可不能全信。


————————————————————————

这篇文下章就会完结咯,这章人物出现略多而且ooc颇严重希望没有影响到各位的阅读= ̄ω ̄=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