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LIES

/lo主有病系列/

/请相信这是个he,这确实是个he/

/是个短篇/

/崩得一塌糊涂啊……/

/嗯……能接受的米娜桑请往下翻/

    这是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死去的第十个年头。

    这是斯雷因·特洛耶特得到救赎而活下来的第十个年头。

    这是斯雷因封闭了自己的第五个年头。

   

    刚刚来到这里时的斯雷因,还是那样一匹红衣的恶狼,随时准备去粉身碎骨,当然,这对他来讲,是一种赎罪。

    因为他永远无法忘记在茫茫宇宙中爆炸的月球表面基地,他的斯提吉小队,还有化为流星逝去的哈库莱特以及曾经被他只是当做一枚棋子的巴鲁库鲁斯伯爵。

    他应该死的。

    但界冢伊奈帆没让他实现这个愿望。

橙色恶魔与白色海鸥双双坠落到地球时,斯雷因认为自己一定会死。不仅是因为塔尔西斯的性能,更重要的,是他相信这个让他摸不透的宿敌会给自己一个了断。

不知名的岛屿上,斯雷因抬头望着逆光而立的伊奈帆,这如同地球战神的存在,握着枪,直指坐倒在地的他的额头。

过去的场景突然浮现,但此时,两人的角色却已经换位。

笑着抬手指向眉心,眼神直直望向伊奈帆那赤色瞳孔,他知道,他就要死去,死在这场战争中的最后一颗子弹上。

在界冢伊奈帆看来,斯雷因是个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存在。

斯雷因比他大一岁,却是那样容易崩溃。

那天伊奈帆受到监狱长的报告,为了不让斯雷因绝食而死去劝说他。

与预想的一样。伊奈帆心想。

坐在斯雷因对面,摆出一盘西洋棋,伊奈帆看着对面少年毫无生气的脸庞上那双碧色猫瞳,知道斯雷因想要做什么,也知道该怎样劝说。

直到对方流下眼泪来的那一刻,伊奈帆都觉得自己掌握着一切。

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在界冢伊奈帆面前崩溃。

这听起来就像个笑话,却切实的发生着。

之后,伊奈帆总是会来到这个专门为斯雷因准备的监狱中探望他,那空落落的房间,总是让他觉得活在这里还不如死去。

也许是出于对宿敌的尊重,他没有再去刺激过斯雷因。每次前来探望都只是聊聊外面所发生的事情,而且刻意的避开了塞拉姆——不,是艾瑟依拉姆女王陛下的事情。

艾瑟依拉姆天真到令人感叹,而界冢伊奈帆却没有阻止她可笑的举动。

女王将aldnoah技术拱手让给了地球人。

这般可笑的事情,也只有女王陛下能做出来了吧。伊奈帆不止一次的想到。或许是斯雷因所描述的地球让塞拉姆在内心将地球人都认为是好人了吧。

但伊奈帆只是看着这件事发生,并看着它生根发芽,给火星方种下恶果。

说伊奈帆恨火星人似乎有些不大恰当,或许该说他讨厌火星人。

很少有人能想到古井无波的伊奈帆会做出这样富含个人情感的表达。

哦对了,伊奈帆已经摘下义眼,因为没有用了。

每次去探望斯雷因,对方只是看着他的左眼,轻声说一句:“橙色家伙。”

伊奈帆却从未提起过蝙蝠这个同时期的称呼,只是叫他海鸥。

因为他害怕蝙蝠的称呼会让少年再度自怨自艾起来。这个来自地球的火星伯爵,总是很纤细敏感。

斯雷因的话很少,他只是安静的看着唯一的来访者,陪他下一局一定会输的西洋棋。

日子就这样平淡下来,平淡到连界冢伊奈帆都没想过会再次出事的地步。

第三年的时候,界冢伊奈帆遇到了哈库莱特,这个总是被斯雷因提起的手下。

哈库莱特在坠落地球后很幸运的在被地球军发现前醒了过来,然后迅速逃离。

然后,他就像是一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逛,再次幸运的被一个并不熟识的伯爵所救。伯爵给他的解释是他收到了机体的求救信号,就来到那附近来寻找。哈库莱特清楚,这只是伯爵想要增强自己的实力罢了,毕竟在女王陛下都要求和平的年代,好战的火星人死一个就少一个。

不过这都无所谓。

哈库莱特要找的,只有斯雷因。

他的直觉告诉他斯雷因没有死,还活在这地球上。

通过伯爵的情报网,他用了三年来寻找斯雷因,却找到了伊奈帆。

哈库莱特认识伊奈帆,这个自己顶头上司的宿敌。

棕色短发,赤色瞳孔,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总是驾驶着橙色的练习机,却如同恶魔一般连续杀死驾驶拥有aldnoah驱动的轨道骑士们。地球的战神。

他知道,找到了伊奈帆,斯雷因就算是找到了。

趁着夜色闯入界冢家的哈库莱特,几经周折找到了界冢伊奈帆。

棕发少年像是睡熟了,哈库莱特就只是坐在窗边的座椅上,等待对方醒来。

“你是……哈库莱特?”

就在哈库莱特等到不耐烦的时候,声音就这样穿过安静的空间,直直传入他的耳中。一惊抬头,不知何时,伊奈帆已经坐了起来,沉静的看着他。一只赤色眸子中眼波流转,另外一只眼却被黑色眼罩所遮盖。

“斯雷因大人在哪?!”

没有回答敌方问题的必要。哈库莱特做出判断。几步走到床边,用小刀抵住对方的脖颈。

即使是生命受到威胁的现在,伊奈帆仍是不动声色的看着他。眼中含着悲伤,无奈,惊喜等等复杂的情绪。这并没有影响到哈库莱特,手冷定而稳重,一点点逼近。

“你的斯雷因大人已经死了。”在刀子即将在他脖颈上划出一道血红的瞬间,伊奈帆开口,喉结轻微的浮动,“我可以带你去看他的坟墓,虽然那里只有他的塔尔西斯。”

数年之后,伊奈帆都没有想通自己为什么要骗这个年轻的火星人。

也许,是对斯雷因这个宿敌的嫉妒。嫉妒他拥有这样忠心的手下。

然后,在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的衣冠冢前,哈库莱特跪下痛哭失声。伊奈帆只是站在一边,看着这个比自己大几岁的男子像是那天的斯雷因那样崩溃。

或许,这就是,信仰崩溃。

出乎伊奈帆预料的,看起来精明的哈库莱特居然没有询问任何有关于斯雷因的细节,就让这个不算是谎言的谎言轻易的蒙混过关。

后来,哈库莱特就住在了这附近,每天守着斯雷因。而伊奈帆为了圆那个谎言,只好每年都会来扫墓。

在之后去见斯雷因时,伊奈帆犹豫了很久,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两年之后,伊奈帆忽然收到了一条报告,说斯雷因疯了。

难以掩饰的震惊浮现在赤色眼中,就连一向有些迟钝的网文韵子都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那之后伊奈帆一反常态的怒吼着要求雪姐带他去找斯雷因,笨重的车子一溜烟的就消失在了宽阔马路上。

伊奈帆明白,那个监狱绝对是可以逼疯一个人的,即使没有任何的严刑拷打。

尤其是像斯雷因那样的人更容易崩溃。

习惯性的敲了敲门,伊奈帆推开门走进监狱,映入他眼帘的是将自己缩得小小的的斯雷因。

斯雷因在他进入的瞬间抬头看了他一眼,猫瞳中的神色比起以前要丰富的多,但就是这种异常,让伊奈帆的心瞬间揪紧。

斯雷因变了。

变得不是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也不是斯雷因·特洛耶特了。

他只是斯雷因,那个地球的少年,没有任何人爱他的斯雷因。

界冢伊奈帆愣住,那双碧眼中神色虽然丰富了起来,却让他更加难以理解。

他曾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这个对手,艾瑟依拉姆女王曾经跟他聊过很多有关斯雷因的事情,从两人的相遇,两人的生活,到两人的分离。

这个安静的家伙,承受着无数的痛苦却一声不吭,坚韧到可怕。

但在听到他疯了的消息时,伊奈帆忽然觉得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伊奈帆很清楚,国家不会给这个没有丝毫意义的囚犯任何的关心,更不会给予帮助。让他无可奈何的,更是因为他根本不懂医疗人的心理,那位医生也不懂。

就在伊奈帆大脑运转到几乎短路的地步时,斯雷因张了张口,干涩的声音从几无血色的薄唇中吐出,简单却嘲弄:

“橙色家伙。”

斯雷因是因为忍受不了毫无意义的生活才几近疯狂的,他的疯狂并不歇斯底里,而是安静,安静,再安静。

每次界冢伊奈帆去见他时,连简单的对话也没有,除了几乎是例行的打招呼:

“橙色家伙。”

“海鸥。”

躲在监控后的监狱长抓了抓头,这两个人一个是地球的战神,而另一个是火星最年轻的伯爵,却在这里给对方起着毫无营养的外号,这种兴趣他实在难以理解。

之后无论伊奈帆说什么,斯雷因都只是缩在阳光刚好能够照上的地方,望着小小的天空出神。

他不是扎兹巴鲁姆。

他不是特洛耶特。

他是斯雷因。

转眼间,已经是十年过去。

当时只有17岁的伊奈帆已经27岁,长相也有了些许微妙的不同。

也有不变的,就是他与斯雷因的相会和一年一度的与哈库莱特的祭奠。

斯雷因的症状经过了五年却没有丝毫好转,他仍是缩在那边,不与任何人交谈。

不过斯雷因缩着的地方,却从监狱转移到了海边的小镇,伊奈帆固执的陪着他,每天和他聊天……不,准确说应该是他的自说自话。

在第十个“祭日”到来时,伊奈帆看了看斯雷因,转身离开。

然而,哈库莱特却没有来。

伊奈帆去了他居住的地方,那里已经是人去楼空。

他忽然意识到,

他即将失去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疯了般冲向停在一旁的车——伊奈帆已经学会了开车——插钥匙,打火,离合,油门,车子飞速的冲出去。

哈库莱特不傻,他当初只不过是试探。

然后用了十年的时间来圆谎。

伊奈帆输了,输得一塌糊涂。

从斯雷因的疯病,到伊奈帆向上头申请带斯雷因离开,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两人的计划中。

伊奈帆输在不会探查人心。

像个赌徒那样,输得精光。

/FIN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