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头像来自不羞羞的澄砸太太w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王喻】岁月安稳

预警:

两人退役前最后一个赛季设定,有不怎么样的比赛描写

有ooc,短打一发完

送给我家喻 @黎千尘. 的生日礼物w,生日快乐

 

 

 

 

 

 

 

 

 

 

 

 

 

 

 

 

 

王杰希在他宣布退役的记者招待会后,给喻文州去了一条短信,大意是自己就在招待会附近的一家餐厅等他。

在退役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在一家餐厅提前订好位置,然后在换上合适的衣服,收拾得当后,坐在铺陈着一方方巾的座位上,毫不在意时间地等待一个人。

他回忆了一下,在微草时,他似乎总觉得时间不够用。

微草有一位魔术师,叫王杰希,事事以微草为先,哪怕是爱人,在他的心里也只能排到第二位去。至于他自己的位置,魔术师虽然从未说过,但他心里清楚,他总是把自己放到最后去考虑的。

为了队伍而压抑自己,最低限度地考虑着自己的舒适度,最高限度地考虑着队伍和胜利。

所以他将自己的时间一再压缩,将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贡献给微草。王杰希想了想,他在微草时,似乎总是队长的模样。

而这队长的模样,他一扮,就是十年。

王杰希有懒癌,这件事在外人看来似乎是不可想象的,毕竟他微草队长为了队伍的良苦用心可以说是世人皆知。但他装扮了十年的微草队长的皮囊的原因之一,其实也有一条是他懒得改变。

做出改变的原因,一来是他遇到了不变不可的变故,二来就他预知到了危机。

半个小时后,喻文州走进了这家餐厅。

他刚一走进餐厅,就看见了王杰希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神色平静地看着他。

这次是微草主场,蓝雨客场来B市。这个赛季,微草止步于四强,而蓝雨得到了再向前一步的机会。

这是微草在这个赛季的最后一役了,也是王杰希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役。

“恭喜。”喻文州坐下后的第一句话,只有这两个字。

“同喜。”王杰希的视线追随着喻文州坐下,面色平静。

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他们所谓的“喜”,根本不是同一个东西。

在一起的几年当中,他们两个人之间,就像是微草与蓝雨的宿敌意味一样,处于一个角力的过程。

王杰希从不退让,喻文州在强硬上,也是不遑多让。

他们两个人的爱情之中,永远都横亘着跨不过去的两个字——

“队伍”

作为队长,王杰希与喻文州是两种带队方法。王杰希永远都是处于自苦,将微草完全压在自己身上,自己心知肚明不能再这么下去,却也分毫放不下。

喻文州经常说,杰希你应该放松一些。

而王杰希的回答永远都是一句,退役之前我放不下。

这种对话总是在沉默中结束,然后在过不了多久的两人互寻由头再次说话中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两个人,对彼此的坚持都心知肚明,也因此,他们之间感情也是冷静而又克制的。偶有触碰底线的事情,也都被他们轻轻松松地掩饰过去,却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到底有没有完全地掩饰过去。

“你可以放松一些了。”喻文州在王杰希的对面,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好。”王杰希回答,手中的刀的尖端插入七分熟的牛排之中,带出了一些酱汁。

之后,王杰希出乎所有人预料地拒绝了联盟给出的职位,完完全全地离开了荣耀职业圈。

但他依旧十分在意比赛,他买了蓝雨对轮回的总决赛门票,混在一众粉丝中,坐在台下看着现场的大屏幕。

蓝雨的这一局,打得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

王杰希坐在台下,略微皱起了眉头。

疯,太疯了。

喻文州一改平时的谨慎的战术布局,反而是有了些放飞自我的意思。夜雨声烦一如往常地游离于主赛场之外,却居然放着索克萨尔被一枪穿云一对一,弄得其余四人则被对方的五人纠缠到无法回顾。王杰希耳机中的潘林和李艺博的声音似乎很远,他紧盯着索克萨尔的血线和技能,猛然发现这个人的手速在缓缓地加快。

在所有人眼里,喻文州的手速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缺陷,也因此被不少队伍当做了突破点。

王杰希眼看着喻文州的技能树一个一个枝丫地暗了下去。

但是,死亡之门却是一直没有放出过。

很快,索克萨尔的血量就逼近了半数,而一枪穿云的血量还剩下了三分之二。王杰希相信以周泽楷的实力,一定也觉察出了不对劲。死亡之门需要长时间的吟唱,而周泽楷绝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变故陡生。

夜雨声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起手就是一个大招逼得一枪穿云不得不转身应付。而索克萨尔迅速趁着这个机会借着地势迅速消失在了一枪穿云的视野之中。

这个赛点,轮回没有抓住。但蓝雨的全员都可以说是极具机会主义者的特征,一旦有了机会,就会直接将对手压入死无葬身之地。

第十四赛季,蓝雨夺冠。

王杰希站在粉丝之中,站起来鼓掌。

他并没有看颁奖仪式的想法,将自己掩于人流之中消失了身影。

王杰希刚刚踏出比赛场地的大门时,手机震动。他划开了屏幕,看着最新的那条消息。

“最后一个冠军。”来自喻文州。

王杰希愣了一下,但他几乎是瞬间就明白过来了喻文州的意思。

喻文州也要退役。

王杰希的眉头一跳,他几乎想要直接冲回比赛场地质问他明明没有必要退役为什么要退,他甚至都转过了身踏出了一步。

但他的这个想法,消逝在了他的三次深呼吸中。

王杰希清楚,喻文州做出这个决定,一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喻文州这个人实际上也是犟到极致,隐藏在他温和的表象之下的,是他一旦做了决定就绝不退让的强硬。

最重要的是,喻文州是个聪明人。

虽说王杰希决定了不去阻止,却也是要好好问清楚原因的。

他可不认为,喻文州会是那种为了感情而放弃事业的人。

是夜,王杰希敲开了喻文州的宾馆房间的门。

“为什么退役。”

王杰希在关上门后,开口的第一句话极其平静,完全听不出来兴师问罪的意思。

“因为我已经做了所有我能做的。”喻文州像是早已想好了说辞一般,带着一如往常的笑容对着王杰希说,“这个舞台,该是年轻人的。”

“你是说,你的战术体系,已经不再适合联盟了?”

“你也看到了。”喻文州抬起手支到了王杰希面前,“不过不是唯一的原因。”

喻文州的手,到现在都还在微微发着抖。

王杰希想起了自己今天觉察到的他的手速的爆发,皱起眉就捉住了他的手,带着他在桌边坐下。

“飚到了多少?”

“350左右。”

王杰希没有说话,拿过就放在桌上的护手霜给喻文州擦上,小心地开始给他做手操。

他们两人在一起时,还有一个最有趣的现象。

两个人都从来不提到对方被其他人调侃的点,而他们自己却毫无芥蒂地自黑。

就比如现在。

“350也就刚达到你的均衡手速吧。”喻文州低头看着王杰希的手指,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还好吧。”王杰希接了一句,也不知道他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喻文州。

“反正以后,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我该疯一把,不然就太亏了。”喻文州继续说着。

“确实是疯了。”王杰希停下了按揉的手,凑过去吻上了他的唇——

“文州,我们结婚吧。”

评论(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