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雷安/瑞嘉】穿越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预警:基本全员穿越亚瑟王时代预警,只是魂穿被穿人物长相依旧是原本那样

历史bug肯定有,不过这个文不按照常规出牌,私设成山

本章雷祖上线

前文戳文章tag“穿越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ooc预警








第八章

       格瑞最后还是选择了暂时地离开,他清楚如果再待下去那只能是给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增加了怀疑的因素。

       而安迷修也没有对他进行阻拦,仿佛是对这件事一点也不在意。

       他最后状似无意地将目光从三人身上一一扫过,当目光落在嘉德罗斯身上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眼神中一定是多了些警告的意味。之前他、凯莉和嘉德罗斯秘密会谈的时候,凯莉也明里暗里地说过让嘉德罗斯收敛,而嘉德罗斯每次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最多也就是挥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所以格瑞在碰到这种突发式情况的时候,总是会习惯性地递个眼神过去,只是基本上都会被忽略而已。

       但这一次,他看到了嘉德罗斯看向他的眼神中,似乎有那么点认真。

      “那么,告辞。”格瑞收回视线,略一抬手,整个人就消失在了空气里。

        安迷修看着梅林的身影消失,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向着他突然消失的方向走了几步,最终在梅林消失前站的地方站住了脚步。

      “嘉德罗斯。”雷狮看到了安迷修的动作,也没有多发评论,而是紧盯着嘉德罗斯,“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雷狮不相信嘉德罗斯对他会那么熟悉,能够仅凭着他说的几句话就判断出他的身份。毕竟先前在大赛中,他们两人也不过是见过一次面,还是雷狮借着他武器修复的空子前去偷袭。以嘉德罗斯的性格,这种事恐怕在他的脑子里连个深刻的印象都留不下,再加上他只对格瑞感兴趣,雷狮不信他会调查过自己。

      “我记仇。”嘉德罗斯耸了耸肩,抱臂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兰斯洛特,笑得一脸挑衅。

      “……”雷狮难得的感到了无言以对。

       安迷修内心突然跳出了一句“恶党你也有今天”,想着这个大赛第一还挺有意思的,但面上保持着淡漠:“我是安迷修。”

      “知道,大赛第五的渣渣。”

      “……”安迷修决定收回他之前对嘉德罗斯的定义。

       雷狮可不像安迷修,他直接放下了身为第一骑士应当保有的矜持,笑得毫无形象。而安迷修直接不忍直视的转过了视线,他甚至想把听觉也暂时封闭。

       这十年以来,安迷修一直处于偶像形象不断地被打破然后重塑的过程,让他几近幻灭。

      “有什么事要说?”嘉德罗斯看着这两个人,完全不想多做理会。

      “关于这次穿越,你知道些什么。”安迷修也不绕弯子,直接问道。

      “你是安迷修,那边那个是雷狮。”嘉德罗斯回答得一脸理所当然。

       安迷修第一反应居然是嘉德罗斯竟然好好叫人名字了,下一瞬间才反应过来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

      “其他的呢?”安迷修努力保持着和善的笑容。

      “不知道,我向来一个人行动。”

       明摆着就是不配合。

      “那你为什么去找梅林。”雷狮笑够了插嘴道,“还有,你母亲摩根夫人难道没有发现你不对吗?”

      “因为他我差点就死了,我不该找他报仇?”嘉德罗斯满脸都是不耐烦,“还有,我不是半路才穿越过来的,摩根能发现什么。”

       完美避开了所有套路。

      “那么,要不要加入我们这一边。”安迷修想了想,决定先暂时退让,如果嘉德罗斯是装傻,那他自信在之后的日子里总能找到他的破绽,“我们知道该怎么回去。”

      “说说看。”

      “只要让这个世界按照传说发展下去就可以了。”雷狮解释,“说起来,你对这个传说知道多少?”

      “没了解过。”嘉德罗斯无所谓地说,“我只知道我是摩根和亚瑟的儿子,其他的都不知道。”

      “……你没搞出大乱子还真是不容易啊。”安迷修忍不住吐槽了一句,“那我一会给你讲设定,之后的你只需要根据传说走就行了,我们也不用刻意多见面。”

       开玩笑,安迷修毫不怀疑自己如果再跟嘉德罗斯多见面,自己就先承受不了。

      “等等。”雷狮没等嘉德罗斯做出回应,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说道,“嘉德罗斯,你是刚刚才知道我和安迷修的身份的?”

      “怎么?”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向我挑战?”

       嘉德罗斯沉默了片刻,就在安迷修也转过头盯着他的时候,他突然笑了一下,三分轻视,七分嘲讽。

      “雷狮,你是不是以为,我是个只知道挑战最强的蠢货?”

       雷狮皱着眉,没有接话。

      “我对自己的实力有判断。”嘉德罗斯看着他,压低声音说,声音中隐隐有些怒意,“况且,你还没有让我挑战的资格。”

      “你们都安静点。”安迷修试图出来打圆场。

       雷狮没有管安迷修的话,而是重新审视了一番站在自己不远处的莫德雷德,最后跟嘉德罗斯对视着:“嘉德罗斯,你还挺有意思的。”

      “你可没有意思。”嘉德罗斯随口说。

       施了隐身早就悄悄挪到了角落的格瑞听着安迷修给嘉德罗斯讲传说,而嘉德罗斯虽说是一脸嫌麻烦,却还算是听着认真的模样,他这才松了口气,小心不露出破绽地离开了教堂。

 

       格瑞在回去的半路上遇到了一个他没想到会遇到的人。

      “薇薇安?”格瑞看着骑着马的女子,略微皱着眉头唤道。

      “梅林。”一身骑装的薇薇安面色稍冷,坐在马上俯视着格瑞,没有离开的动作,也没有继续挑起话头。

       格瑞有些头疼地想着怎么样才能找到个话题跟这个女人聊天,他知道按照设定他应该喜欢这个女人,并且最后被她封印。但是除了第一次他见到薇薇安,他成功地让这个女人当上了皇后的侍女之外,每次他和薇薇安的交流总是会出现障碍。

      “有事吗?”格瑞憋了半天只憋出来这么三个字。

      “找你有事。”薇薇安指了指自己的身后。

       格瑞这才看到,在薇薇安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骑士,而那个骑士手上还牵着一匹雪白的马。

       格瑞不想纠结那个骑士是怎么做到骑着一匹马还牵着一匹马还不会摔下去,但当他认出那个骑士是谁的时候,他却没办法不在意起薇薇安的身份。

       骑士之花,高文。

       或者也可以叫他雷德。

      “格瑞,我都已经告诉她了。”高文原本温和的声线硬生生被雷德的说话方式弄得有些轻佻,“她想和我们聊聊。”

      “不是你们,是我跟格瑞。”薇薇安的声音平稳。

      “哇祖玛你别这么冷淡啊!”

      “小声点。”

       格瑞看着后面被薇薇安一句话堵得真的就不说话了的雷德,叹了口气。

       蒙特祖玛。

TBC


评论(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