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all肖】封刀不为峥嵘(中)

预警:

虽然是all肖,但是本文主喻肖孙肖,就不打单个cptag了

古风paro,ooc预警







“我们对孙翔的了解是从他接过前辈你手中的却邪开始的。”喻文州补充,“至于那之前的事情,虽然知道他曾经做过杀手,但具体的事情却一概不知。”

“杀手?”叶修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小肖你跟孙翔打过照面了,你觉得他能做杀手吗?”

肖时钦回想了一下,又想象了一下孙翔隐匿在暗处准备出击杀人的模样,没来由地笑了一声。

“他要是能做杀手就奇怪了。”叶修也笑,“他使用战矛算是半路出家,重剑才是他最擅长使用的武器。”

“这一次嘉王似乎有大动作。”肖时钦说,“先前学才带来的消息说,在离我碰到刺客不远的地方见到不少辎重车的残骸。而且这些日子以来,嘉王那些暗地里的门客几乎都不在府里,至于是去做什么了,到现在都没有查清楚。”

“说到嘉王。”喻文州突然压低了声音,“孙翔近日,似乎也投到嘉王门下了。”

肖时钦一愣,手指不自觉地捏紧了手中的杯子。

“时钦?”喻文州看着肖时钦捏杯子捏到骨节隐隐泛起青白,侧过头与叶修对视一眼,开口唤道。

“啊,”肖时钦一下子缓过神,掩饰地笑了笑,“没事,继续说吧。”

“……”喻文州见他这个模样,心知是问不出什么来了,也就继续说了下去,“这是这几天才出的事情,他在嘉王手下究竟是什么样的地位暂时不好说,还需要打听。不过,孙翔这次出手用重剑,可能就是嘉王的主意。”

三人间突然陷入沉默。肖时钦略低着头,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我记得,嘉王是个异姓王。”叶修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是的。”喻文州回应,“嘉王战功赫赫,却是个聪明人,之前夺嫡时便站在如今皇上这一边,立功不少。后来又送了女儿入宫,儿子也当了皇上的贴身侍卫,他的地位也越加稳固。”

“嘉王,姓什么来着。”叶修自言自语。他是这三个人之中对朝廷了解最多的人了,这种事情他也知道喻、肖二人从未打听过,“想不起来了,不过也没什么关系。”

“功高震主。”肖时钦说了这四个字后,抬手揉了揉眉心,“他原本就不服气吧。”

“庙堂江湖互不干涉,就算是要改朝换代,也与我们无关。”喻文州看了肖时钦一眼,语调放缓,“时钦,你不如先去休息。其他的事情我会再与前辈商讨。”

肖时钦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时却腿一软险些摔倒。

“不了,我还有事。”反倒是叶修先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扶了肖时钦一把让他站稳,“小肖你也该去休息了,我送你回房间?”

“不麻烦叶神了。”肖时钦深吸了一口气提住精神,“文州你也不必管我,我自己回房间就好。”

“别逞强。”喻文州听了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走过来拍了拍肖时钦的肩膀,“有事随时说,这里的掌柜会帮你的。”

“多谢。”说完,肖时钦就一个人走上了二层的房间。而喻、叶二人则都目送着他,直到进了门才收回视线。

“你追人这么长时间,他不会还不知道吧。”叶修转过头问喻文州,一脸戏谑。

“日子还长。”喻文州回答,而后不着痕迹地扯开话题,“那么,就劳烦前辈了。”

“这种场面话不说也罢。”叶修拿起桌上的千机伞,转身摆了摆手离去,“先走了。”

“前辈走好。”

肖时钦勉强走到桌前坐下。今日的一番激斗说不消耗人是不可能的,再加上他擅长使些暗器,内力心力双重消耗,就算是他也有些吃不消。

但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肖时钦从袖中拿出一个小小地信筒,拔开后将一卷信拿出,细细又看了一遍。

“肖先生大名,本王早已听闻,惜无由相见。今日闻肖先生对朝局不满许久,愿闻其详。若先生愿与本王商讨,二日后午时初刻,本王于长亭,敬候先生。”

落款处只有一方小印,印上无字,只有一蛟,正是嘉王的象征。

这封信是一天前送到肖时钦手上的,字里行间全是招揽之意。肖时钦也确实对朝局不满,但他一直不愿出世。究其原因,也是因为怕落得一个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结局。

而如今嘉王送信言辞恳切,也确实让肖时钦动心,他暗中打探过,知道嘉王一直寻觅不到一得力干将。嘉王此次找到他,恐怕正是想要他肖时钦帮他取得天下。

肖时钦说到底,也还是个读书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仍旧是他终身所愿。

如今孙翔的到来,肖时钦倒也不算意外。

孙翔少年成名,功夫深厚天赋极高,多次向号称江湖第一高手的叶修讨教,在一年前与叶修战了个平局,自此名扬天下。与此同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叶修将自己的战矛却邪交给了孙翔,又放出退隐的消息。一时间传言四起,叶修与孙翔二人却都三缄其口,任谁也打探不出半点消息来。

论起名声武功,肖时钦自忖皆不如孙翔。但在谋划上,他自信高出孙翔不止一点。

只是,那孙翔似乎并不是好相与之人。肖时钦揉了揉眉心,只觉得自己之后的路,恐怕不会好走。但同时,也证明了嘉王的野心。

走一步看一步吧。肖时钦想。


翌日巳时三刻,肖时钦独自来到长亭。

长亭一直是送别之处,人群熙攘。肖时钦看了看日头,想着时候未到,便先在路旁找了个人少的茶摊要了壶茶。

“肖时钦!”

彼时他刚倒了一碗茶出来,刚递到唇边饮了一口,那温茶尚未入喉,就被惊得一口全喷了出来。

“被吓到了?”

肖时钦抬头,却正对上了一对有神的眸子。

“孙翔?”

“吓到你了?”孙翔大咧咧地在他对面坐下,“我爹他被皇上叫进宫了,就让我来找你。”

肖时钦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这么睁着眼愣愣地盯着孙翔看。孙翔也没什么感觉,就自顾自拿起肖时钦用的那个茶碗将茶尽数喝下,又皱了皱眉嘟囔了句“真难喝”又没了下文。

“……令尊是?”肖时钦勉强开口问道。他虽然有了想法,却不敢相信。

“嘉王啊。”孙翔满不在乎地回答。

还真是,吃惊啊。肖时钦觉得自己的头又痛了,紧皱着眉正准备揉却看到孙翔突然放大的手,下一瞬间那手指就按在了自己的眉间。

“别苦着脸啊,那么不想见我?”

等等???

“不,你误会了。”肖时钦觉得还是得解释一下,“我只是没想到……”

“无所谓了。”孙翔将手收回来,打断他的话,“我爹说让我带你从地道回府,入口就在这附近了,我带你去。”

肖时钦就这么任由孙翔把他带到了一个偏远的地方,然后就看孙翔一掌拍在一棵枯树的树干上,那力道让肖时钦不禁怀疑这树会不会被孙翔一掌拍断。

最后那树也没有被拍断,脚下土地在一阵震动后露出来了一个向下的阶梯,两旁插着火把,但依旧昏暗得看不到究竟有多深。

“走吧。”说着孙翔就率先向下走去,肖时钦也只能跟着一起走。

“听说你很强啊。”孙翔脚步不停,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还说你是最不能惹的四个人之一?”

“都是谬赞罢了。”肖时钦连忙说。孙翔的好战他可是听说过的,他也并不想跟这位少爷比试,能避则避。

“上次看你功夫确实不错,就是太柔了。”孙翔继续说,“你没打算换个武器试试?”

“软剑用惯了,再想精通一个武器困难重重,便不做他想。”肖时钦心想能同时精通几种武器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哪是能说换就换的。

安静了一段时间,肖时钦也不知道该挑起什么话题,索性考虑着一会见到嘉王该说些什么,却没想到孙翔突然停下脚步,幸而两人距离不算近,猝不及防之下肖时钦连忙止步,倒也没撞上人。

“爹说你要当个谋士。”

肖时钦感觉这句话来得有些莫名:“有什么问题吗?”

“你最好安分些。”孙翔的语气不善。

肖时钦难得的没有接话。

看起来,孙翔很不喜欢谋士,或者说……

“在下并不是阴诡之士。”肖时钦放缓了声音,认认真真地说,袖中的手指紧握成拳,“也绝不会背叛。”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