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叶橙】陪伴,告白

2017叶修生贺!

兴欣时期的小甜饼, @赤梓 妹子的点梗√

cp叶橙

ooc慎




5月28日的晚上,叶修坐在上林苑的他和魏琛的房间里,照常在网游里带队抢boss。

他这次随手拿的是个气功师的号,装备还说的过去,外观上来看也比君莫笑那一身花花绿绿的好看些,但那一张再普通不过的系统脸上却是带着一股子叶修独有的,闲散和认真混合的奇奇怪怪的气质,让其他公会的人看着就牙痒痒。

像他这种能稳稳地拉着几个公会的仇恨还不怕OT,他不敢说是后无来者,却一定是前无古人的头一个。

兴欣在他手下不过一年,虽然已经有了些底子,但对于支撑起一个战队来讲,这些底子依旧是远远不够。所以他们兴欣的职业选手依旧是在忙里偷闲的抢boss,美其名曰是联赛中的放松,给队里选手的训练,实际上就是因为仓库空了,什么都不是。

“哎我说老叶,你这么个做法弄的网游里乌烟瘴气的真的好吗!你看看这附近多少职业选手被你搅弄的都忍不住出现了,就抢个boss都让那些小粉丝激动的连操作都快赶不及了!”

伴随着语音和文字泡双重的打击,极具个人风格的剑圣操作着小剑客,一个弧光闪凑近叶修,刚准备放个大招带走已经近乎残血的气功师,却一下子消失了踪影。

“方锐大大这波猥琐发育的不错啊!”叶修转了转视线,看着被方锐一个捉云手捉到兴欣公会的人堆里的黄少天,吐了口烟说。

“卧槽叶修你个不要脸的,有本事单挑啊!”远处黄少天的文字泡依旧不断的往外冒,叶修也没理,那些文字泡没一会就完全消失了。

叶修操作着的气功师与方锐的相比还够的上“正气凛然”四个字,就看他在队内枪炮师的火力掩护之下,一指点出,戳到蓝晶骑士身上,气功爆破用出,将蓝晶骑士最后的一丝血条清零。

叶修看都不看屏幕上的世界公告,他相比起来更关心这个boss有没有爆出他需要的东西。

“哎老叶出蓝白晶了!”魏琛操作的术士跑得比叶修还快,风卷残云一般收拾了战场,清点了一番之后冲叶修说道。

“知道了。”叶修看了看周围原本气势汹汹,此时站在兴欣公会的人周围无语凝噎的众公会的人员,“我先下了。”

说完叶修就干脆利落地摘了耳机退了账号,他半阖上眼,同时双手手指交叉,做着手操。

他缓了缓睁眼瞅瞅电脑屏幕右下角,时间算不上太晚,刚11:50。

成立战队之后陈果要求他们就算是抢boss也不能睡得太晚,战队到底是要以比赛成绩为重,不能在网游里付出太多精力。

叶修想着,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

苏沐橙今天早早就去休息了,说是身体有些不舒服。最近h市的天气热的要命,又时不常地下起大雨来,中暑感冒的人数自然是噌噌地往上涨。他出于关心,问过她要不要去医院却被苏沐橙异常坚定地拒绝了。

“我可是土生土长的h市人,40度的高温都经历过,没事的。”苏沐橙当时冲他眨了眨眼,脸色虽说有些苍白,眼底也沉了些疲惫,但整体来说似乎是没什么大问题,叶修也就随着她去了。

烟灰越积越长,明灭的火点也向着他的手指烧去,烟雾从燃烧的地方飘出,逐渐扩散到整个房间。

他突然想试试能不能像电影里那样,让烟灰一直累积到整支烟抽完,他就真的一直没有弹过烟灰。

叶修的手很稳,用手指夹着烟,将烟递到唇边再稍稍离远,这一系列的动作甚至没有让烟灰有丝毫的掉落的趋势。

但是,就在他快要完成伟业的时候,突然有人把他的房间门敲得震天响,而且大有他不来开门就要一直敲下去的架势。叶修一个激灵,第一反应就是老板娘来查烟了,手一抖,烟灰就掉了一地,扫都来不及扫。

“谁啊?”叶修小心地用脚将一地的烟灰往椅子下的阴影里拢了拢,在确定从门口那个角度看不到的时候才起身去开门。

叶修按下门把手,刚把门打开就被一声巨响打的有点懵了,下意识就想躲,结果迎接他的依旧是扑面而来的各种颜色的纸礼花。那些纸礼花没有方向地乱飞,一大部分直接打到了他的脸上,还有一些落在了他的头上,让他整个人都显得狼狈不堪。

他一瞬间就意识到了门那边的人是谁,或者说,策划了这一切的人是谁。

“叶修,生日快乐!”是一群人的声音。

叶修将脸上的纸礼花抹掉,这才看清楚了站在门外的这一群人。

站在最前面的,正是拿着自制纸烟花的苏沐橙。

“生日快乐。”苏沐橙看着他笑,指了指拴在门的外把手上的一根丝线,“战术升级了。”

叶修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那大概是从街边小商铺里买来的拉炮,这才有了第一下的巨响,而苏沐橙就守株待兔,看叶修往哪里跑就往哪放纸礼花,完全没有放空的可能。

“谢谢,不过,”叶修看了看门外的人,感情是全战队的集体行动,他又想起了屋里那堆被掩饰起来的烟灰,“我屋里装不下这么多人,不如去一楼大厅?”

结果魏琛一秒拆台:“老叶你不让我们进去,不会是又抽烟了吧,我闻着你身上有烟味啊!”

“叶,修!”陈果的表情一瞬间就变了,语气恶狠狠的。

“老魏你属狗的啊!”叶修忍不住吼了一句。

“屁!我属兔的!”魏琛骂骂咧咧地吼了回来。

“看在你今天生日的份上放你一马,赶紧去一楼。”陈果明显是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又瞪了叶修一眼就率先转身下楼了。队里的几个小辈也跟了下去,只有包荣兴缠在魏琛身边问个不停:“魏老大你几几年的啊!”

魏琛明显不想提到年龄这个事,打个哈哈就跟着下楼去了。到了最后,整个二楼就只剩了叶修和苏沐橙。苏沐橙一脸的忍俊不禁,似乎还没有从刚刚那小小的闹剧里缓过神来。叶修也不说话,就只是看着她,等着她缓过神。

“你也很久没这么过过生日了吧?”苏沐橙在魏琛和包荣兴的脚步声从楼梯上离开后才缓过来,略微歪了歪头问道。

“是啊,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叶修想了想,回答道。

在嘉世还是刚刚起步的时候,那时的条件根本比不上现在的兴欣。但也只有那个时候,嘉世的人们一定会憋一个大惊喜出来给叶修。

比如第一赛季的时候,嘉世一举攻入季后赛,叶修操作的一叶之秋被冠以“斗神”的称号,一时风头无两。那一年的生日,叶修收到了一个一叶之秋模样的蛋糕——虽然那个蛋糕的样子让叶修真的不想承认那个是一叶之秋——然后全队人都表示要让他吃掉一叶之秋的头。

“这样就合二为一了嘛!”当时吴雪峰笑得一脸奸邪,还亲手把一叶之秋的头整整齐齐地切了下来递给了叶修,“要全吃掉啊!”

然后叶修当晚就做了个关于一叶之秋的噩梦,至于噩梦的具体内容,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不过全嘉世的人都知道,叶修后来捉着吴雪峰打了无数把竞技场,打的吴雪峰只有告饶的份。

第二赛季的时候,已经拿了一个冠军的嘉世风头正盛,俨然已经是第二赛季的夺冠热门队伍。那时的生日叶修没有大办的打算,至于原因,所有队员都暗搓搓得在想是不是因为第一年的生日实在是过得太过凶狠。

陶轩想了想不行,这个生日还是得好好过,就大笔一挥,一边拦下了想要放飞自我的队员们,一边挑了个h市内颇为有名的馆子,大中午的就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开向了吃饭的地点。

第三赛季,外界都在说,叶修和他的一叶之秋将开创一个王朝。叶修对于这件事似乎是没有太放在心上,结果当年的生日上,全队的人竟是让他体验了一把当王的感觉。

叶修到现在都记得,那些特别擅长作妖的伙伴们不知道从哪给他搞了一身金黄的龙袍,还非要给他披上一件正红色的披风,这种中西的混搭风让他无所适从。

那时的照片到现在还被他留着。

第四赛季,吴雪峰退役了,苏沐橙出道了,嘉世内部有了些不安的的因子。

那一年,苏沐橙在他面前放了纸礼花,把叶修弄得有些狼狈。

“生日快乐,叶修。”苏沐橙拿着放过的纸礼花,笑得灿烂。

第五赛季一直到第七赛季,叶修对于生日的印象,就只剩下了苏沐橙的笑容,和不变的“生日快乐,叶修。”

第八赛季,还没有兴欣战队,苏沐橙也在嘉世脱不开身。那一年的生日,叶修过得有些寂寞,伴随着他的只有qq上众职业选手例行的祝福。

那里面,有苏沐橙的祝福。

第九赛季,挑战赛胜过嘉世,兴欣正式进入联赛,他的生日就在兴欣战队的建设中度过。充实,但总是缺少了些什么。

第十赛季……

“你们赶紧下来啊!”是陈果的声音,“蜡烛都快烧到蛋糕上了!”

“马上来!”苏沐橙回答了一句,在有些晃神的叶修眼前晃了两下手,“别想啦。”

她知道叶修在想什么。

“现在更重要。”苏沐橙说着就向楼下走去,却被叶修一把握住了手腕。

“一起吧。”叶修也没解释,只是微微笑着说。

“好。”

——————————————
叶神生日快乐,愿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十年荣光,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叶神,二十岁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