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狗子川】War and Love(中)

cp:狗子川

三章完结,前文戳头像

ooc注意

1940年11月14日,下午7时48分

荒川来到一个酒吧,他看着遍及整个狭小的空间的扰眼的各色灯光,听着各个方向传来的嘈杂声音。

他随意地晃着酒杯,里面的蓝色玛格丽特的色彩漂亮,冰块碰撞着发出清亮的声音,将周围的嘈杂稍稍压下去了一些。

荒川最喜欢的鸡尾酒就是蓝色玛格丽特,他偏爱着这酒中犹如身处海边的清凉舒爽,这酒的色泽也总让他想起在太平洋沿岸的不知名小岛上与大天狗的度假时光。

每天一睁眼就能看到蔚蓝色的大海,翱翔的海鸥的鸣叫声伴随着波涛从不知名的远方飘到荒川的耳畔,整个世界仿佛都缩小到了这座小岛上,而他与大天狗,就是这个世界上仅剩的两个人。

没有纷争,也没有人气。

“嘿美人,你叫什么名字?”

有个男人晃着杯子,携着浓郁的酒气撞破了荒川的回忆。荒川皱着眉看了他一眼,用比那个被酒液完全麻痹了舌头的人正宗百倍的英语回答:“同性恋是违法的。”

“去他娘的同性恋违法,老子是军队的人,要什么没有!”

“愚蠢。”

一阵杯子椅子落地的声响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正站在离荒川的座位不远处的一名调酒师甚至失手打碎了一瓶颇为昂贵的伏特加。激烈的酒气瞬间弥漫开来,惹得刚好在附近待着的酒吧老板对他一顿臭骂——这可是战时,不论是什么酒可都是奢侈品。

“这位先生,出了什么事吗?”老板好不容易止住了骂声,看向了罪魁祸首。

荒川站在糜烂的灯光下,一束蓝色的光线打在他英俊的,毫无表情的脸上,让他整个人恍若神明。

“遇到同性恋之后的正当防卫。”荒川勾了勾唇,冲着那被他一招撂倒在地的所谓军人啐了一口,又转头看向那因为摔了酒而处于被炒鱿鱼的边缘的调酒师,却是对那有些气急败坏的老板说道,“别着急,我会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说着,荒川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张支票,支票上有瑞士银行的图标。他又拿出一支万宝龙的Meisterstuck钢笔,笔盖上的小白星上光华流转,直直刺入酒吧老板的双眼。

荒川极快地在支票上填入一个六位数,又用极漂亮的花体在下面签上了名字。

“可以了吗?”荒川的声线一如往常的冷淡,将支票向酒吧老板的方向推了过去,合上笔盖将笔重新放进包里,一整衣领就准备向外走。

防空警报的声音破空而来,所有在场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突然听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了第一声爆炸。

那爆炸的地点大概离这个酒吧不远,荒川脚下一个不稳险些跌在那英/国军人身上。他下意识地一胳膊打向吧台。坚硬冰冷的石头的触感透过衣物直传到有些麻疼的肉体上,让他忍不住爆出了一句粗口。

但还没等到他再说什么,一声更加近的爆炸声几乎是炸裂了他的耳膜。荒川也顾不得拿包里的东西,连忙护住双耳向吧台下蹲去。

在酒吧里的人似乎这时才反应过来,靠近门口的人想也不想拔腿就向外跑,还没怎么着就把门给堵上了。

“喂你!”荒川忍不住了,冲着吓傻了的酒吧老板喊了一句。

荒川想那个老板估计是被炸聋了,要不然不可能就那么呆呆得看着混乱的现场无动于衷。他从暂时藏身的地方站了出来,迈开大长腿几步冲到那人身边一把揪住他的领口,也顾不得什么礼节大声吼道:“防空洞在哪!”

老板眨了眨眼,然后如梦初醒地大叫了一声吓了近在咫尺的荒川一跳,一把没抓住就让他往外跑去挤在了人群中看不见了。

荒川简直是恨得牙痒,但这个时候生气也没用,他正打算去问那个调酒师,却突然失语。

他听到了世界崩塌的声响。

大天狗坐在Fw190战斗机的驾驶座上,操纵着战斗机在考文垂的上空低空飞行,十分娴熟地按下投放炸弹的按键。

之前那份密文中的绝密部分中提到,英国方面据说是破译了“哑谜”,甚至做出了解密机器。元首这一次的出征,实际上的目的中试探的意味大于进攻。

在他驾驶飞机来到毫无防备的考文垂上空时,心中一直绷着的那跟弦突然就松了下来,这至少证明他所效忠的国家暂时没有任何问题,他们的铁蹄依旧能够踏平整个世界!给这个世界带来完完全全的新的秩序!

大天狗俯视着下面各个时代遗留下来的古典建筑,突然想到了远在日/本的情人荒川。

他记得那个人对这些建筑颇为感兴趣,以前也曾多次提到过想要来考文垂看看,但可惜的是大天狗军务繁杂,很少有时间陪着荒川四处看看。

荒川是个天赋极高的画家,一张画纸,一支画笔,一盒颜料,就能画出一整个世界。

他也记得荒川不爱描画人物,他们两人你侬我侬之时他也提出过让荒川为自己画一副画像,却被荒川无情拒绝。

“你是打算在你上阵的时候让我像个女人一样看着你的画像思念你吗?”荒川当时满面的嘲讽,“我可学不来这一招。”

大天狗也忘记了自己当时是怎么回应的了,当时的事情早就已经被时间模糊了轮廓,但荒川的模样和语调都像是刻入骨髓一般将要与他同生同死,让他无论如何都忘不了。

他在上阵之前给荒川写了一封信,他说他的大义正在一路高歌前进,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能解决这场该死的战争,创造一个新的世界秩序了。

结果他还没来得及收到荒川的回信就被拉上了战场。

每一次的任务大天狗都是抱着必胜的决心去的,他一点也不怕死,反而认为为了大义而死是极为光荣的一件事情。

但他的心里,依旧留着一块地方给荒川。

虽然荒川永远比不上大义在他心里的地位。

大天狗只是晃了晃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荒川,但荒川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毕竟日/本那座小岛目前来讲还算得上安宁。

十个小时的轰炸过去后,整个考文垂——

化为一片无人的废墟。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