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狗子川】War and Love(上)

cp狗子川

二战paro,大概两三章完结

有h隐性描写,ooc注意

“上校,元首的命令到了。”

那个穿着Nazi军服的男人转过身来,他的长相并不是非常典型的日耳曼人的模样,却能让面前的拥有所谓优等的纯粹血统的下属明确的感受到不得忽视的,逼人的英俊和足够凌厉的气势。

属于上等者的气势。

这个上校从来不谈起自己的过去和名字,只是在刚来的时候说过他的代号是大天狗。

当时所有的下属都不明白他的代号是什么意思,这些来参军的年轻人大多对神话没有兴趣,他们血气方刚,只为了完完全全的创造一个没有劣等人种的完美世界。

他们认为自己就是神,所以不屑于阅读神话。

后世所读的神话会是由他们所书写!他们这样坚信着。

“考文垂。”大天狗念出了这个城市的名字,同时转过身看着挂起的全英国的地图。

他走过去,在整个地图上扫视了一圈,最终将目光定格在用漂亮的德语字母书写的“考文垂”上。

“还有其他的机密,需要上校亲自过目。”下属小心翼翼地补充,这是隐藏在“哑谜”密码中的内容的一部分,他忠实于保密条例,不让他看的地方他不会看。所以他只要看到“以下机密”,他就会将这些东西交给上校。

而那些翻译密文的人也是这样,最多翻译到以下机密,就不会再进行翻译,只会将密文诚实地豢抄下来。

更有意思的是,机密的部分的加密方法并不是“哑谜”,而是一种见所未见的密码。而大天狗连密码对照本都不需要,只要看一遍就能直接翻译出来,明显是对这种密码极其熟稔。

他们的上校与元首的关系似乎很不错。这件事几乎是大天狗手下向其他飞行部队的炫耀的资本,在泡漂亮的脂粉气极重的酒吧妓//女时他们也偶尔会用这些来让那些女人更容易上钩。

虽然那些婊子看到男人就满鼻孔都是雄性荷尔蒙的味道了。

大天狗接过那份两页的译文,对于第一页的内容他只是扫视了一遍,就翻开了第二页。

他身边的兵士突然发现大天狗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

变得让人恐惧。

“上校?”有胆大的年轻军士出声叫了大天狗一下。

“没事。”大天狗放下文件,看上去与看文件之前没有什么区别,但那就站在他身边的军士一眼就看到了那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握紧的拳。再仔细一看,就看到那裁剪的极为合身的军装的覆盖着上臂的部分被撑了起来,充斥着极度的爆发力,弄的那出声的人忍不住小小得退了一步。

“14日,轰炸考文垂。”

大天狗在说的时候转身在地图前的桌子上拿了一支红笔,将标示着考文垂的地方画了一个漂亮的椭圆。他的手略微顿了一下,才又将笔尖落在地图上。

用上了几乎能穿透地图的力道,狠狠地,打了一个叉。

荒川是在半个月前到达考文垂的,他很喜欢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

古旧的教堂,中世纪的建筑,高大的树木,无一不在体现着这座城市的底蕴。

他是一名日/本籍的画家,战争开始后他眼看着Nazi党在本土上疯狂地增长起来,就像是古代书籍中记载的沾水就能长到覆盖整个世界大小的不知名的奇异藤蔓,最终将触手延伸到了他居住的地方。

而他,十分的讨厌被打扰到什么都做不了的日子。

所以荒川选择了去英/国逛逛,因为在那看上去与世隔绝的小岛上,有他非常喜欢的中世纪般的物和精神。

他先选择了去德/国,因为日/本已经参战,而与日/本站在一起的大国只有德/国和意/大/利。

他不大喜欢意/大/利,就像他不喜欢黏黏腻腻的意大利面,说不上什么理由,只是单纯的不喜欢。

到了德/国之后,荒川就直奔黑码头。凭借着他情人留给他的德/国空军的牌子十分顺利地找到了一条还不错的船,当天晚上就漂洋过海到了英/国。

他先在剑桥待了几天。澄澈的蓝天,悠哉的白鸽,古典的剑桥大学,让他在无比平静的同时很快就感到了厌倦。

太过于一成不变了。

在剑桥郡看不到半分战争的烟火气,仿佛这场毁天灭地的战争和这里没有半分关系。荒川骨子里也是个热血青年,他热爱战争,想要去参加战争的欲望曾经完整地占据了他的头脑。

但他不能参军。

这不光是因为荒川很讨厌被束缚住的生活,也不只是因为他觉得那到处飘着的“卐”字旗实在是碍眼,而是因为他那个情人不同意。

荒川是个同性恋,他爱上了一个德/国的空军军官。

那个军官没有告诉过荒川他的名字,荒川也明白这大概是军队繁缛的条例中的某一条,于是他给他取了一个代号——

大天狗。

荒川不是一个专门学习艺术的人,他的主要的研究方向是神话传说和符号学。至于他为什么给他的情人取“大天狗”这个代号,是因为那个家伙总是习惯于把“大义”挂在嘴边。

甚至是刚做完爱,他的情人刚把他的老二从荒川的后面拔出来,荒川还处于高//潮的余韵的时候也是。

“跟我一起去追求大义,建立新的秩序吧!”

然后他就被荒川一把搂住脖子,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把他按在床上。

“亲爱的,别在这时候说这些煞风景的话。”荒川似笑非笑,“或者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

“什么?”军官也一点都不恼怒,饶有兴味地看着荒川。

“你自己滚出去或者我把你打出去。”荒川冷冷地说。

然后那人就身体力行的让他没有了打他出去的力气。

荒川不讨厌大天狗——除去他总喜欢说他所谓的“大义”还试图拉他入伙的话——所以他还是希望能活得长一点,能跟大天狗多待一段时间。

所以荒川最终没有参军。

当然了他内心里觉得大天狗选择的路不对,他认为大天狗认定的元首只不过是一个看重种族的疯子。但他不会说出来。

因为他讨厌干涉别人的选择。

同样的,他也讨厌别人过多得干涉他的生活,哪怕是大天狗也一样。

于是他就在连续一年每半个月都收到大天狗的信件时实在忍不住了。那个家伙给他写的信的内容基本就是你等我得胜归来之类的文字,千篇一律到让他觉得这简直就像是远隔千里的大天狗监控他的一种方法,为了确定他还在他大天狗的控制之下。

荒川后来就雇了个人专门帮他收信件,然后把早就写好的信件当做回信偶尔回一封过去。他给了那个人不少钱,只为了买一段时间的安宁罢了。

之后他就跑到了英/国,这个反Nazi的国家换了个叫丘吉尔的首相,颇为雷厉风行的作风很得他的好感。他跑到英/国来不仅仅因为英国的人文底蕴很深,更是因为大天狗的手还没长到能伸到英国来。

荒川在英国过得很舒服,他先是在伦敦逛了两天,又在剑桥待了一阵子,最后到了考文垂。

不过,因为战时的资源萎缩,他已经很长时间喝不到高浓度的苦咖啡和色泽如血的红酒这件事还是让他挺烦心的。

不过这么点事他还是能忍受的,荒川如果喜欢一个地方就不会因为物质上的问题降低对这个地方的好感,幸运的是,考文垂就是这么一个地方。

荒川偶尔会背着画板到外面去描绘风景和建筑,他看着那些中世纪的建筑总是会不住的想那里面曾经住着什么样的人,然后整个建筑在他眼里就鲜活了起来。他甚至偶尔能听到那些人在用标准漂亮的英文说着庄园里的琐碎事情,红茶的色泽一看就知道是上好的从中国买来的茶叶泡出来的,那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能让他暂时性地忘记现在还在战争的这个残酷的事实。

——————————————————
灰塔笔记看完之后深深陷入二战坑出不来了•﹏•

评论(1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