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狗子川】粢醍

cp狗子川,其他cp自由心证

手游前提下的现代paro,私设成山

前文戳头像√

ooc注意

8.

数十年后,荒川所开的那家人偶店依旧是待在那不起眼的转角,他却是换了一副更年轻的模样守在那里。

“那家店主把店铺转让给我了。”荒川微笑着对偶尔出现的老顾客解释说,“我是他的侄子。”

“啊呀您性格真好,比您的叔叔平易近人得多了。”老顾客明显是之前被荒川那副冷若冰霜的表象弄得不大舒服,就跟他吐槽了起来,“不过,荒川先生制偶的手艺当真是没的说,之前在他那买了一尊小型人偶,摆在家里有时候都能让我吓一跳哈哈哈 。”

荒川应和着笑了两声:“我跟叔叔学到了不少手艺,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比叔叔做得更好。”

之后就是那人的一番鼓励,又让他在这里看了看,他买了尊人偶回去送人,荒川又帮他包装好送他出门之后,脸上的微笑控制不住地变成了仰天大笑。

他一点都不在乎这些人类怎么评价他,同样的,他也根本不在乎那些与他没有什么关系的妖怎么说他。也就是因为这样的性格,才让所谓的“暴君”之名在他的身上安了那么久。

大天狗的行踪他没有去刻意打听,但关于大天狗的消息却是源源不断地被送到了他这里。

青行灯每个星期都给他传一份e-mail,有图有文字,把大天狗这一段时间在哪待着在干什么全部报告给他。弄得他荒川就像是大天狗唯一的监护人,身负了解大天狗的一言一行是不是符合法律规定,并随时教导他的义务一样。

荒川以前是不用邮件的,直到有一天他心血来潮地打开收件箱,被里面将近两百条的未读邮件弄得还以为这个世界发生什么大变故了要召集散落各地的妖怪去守护世界了。

他发现这些邮件全部都是同一个账号发来的,好奇之下他打开了日期最近的一封邮件,就被满屏幕的“大天狗”三个字洗了脑,差点都认不得这三个字了。

之后,荒川为了不让自己的收件箱不堪重负全面崩盘,就每个月的最后一天上来看看。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会对青行灯这敬业的态度表示一下无奈,还给青行灯发去一条内容是“不用这么麻烦”的信息,结果青行灯只是给他回了一句“不麻烦”,弄得他自己尴尬。到了后面他连这么想的兴趣都没了,就只是抱着清理邮件的态度飞快得将四封未读邮件扫视了一遍。

荒川原本是想要顺其自然,等时机到了,他与大天狗之间的事情也就该宣布结束了。不管那结局是他找回大天狗属于多管闲事,还是两个人能在人类创造出的浮华社会中长相厮守,他都已经做好了全盘接受的准备。

大妖之间的感情都是淡薄的,他们都背负着属于他们各自的使命,而他们的骄傲让他们永远都做不出将自己的秘密和盘托出的事情。荒川之主与大天狗也是一样。曾经的荒川之主做不出远离荒川流域,用近乎无尽的生命追随大天狗去帮助他完成他的所谓大义的事情,千年后的他依旧做不出。

守一方水土,就是一个“咒”,一个要用荒川之主的一生去描绘的“咒”。

大天狗也是一样,传说是天皇的化身的大妖以正义为己任,试图给整个世界带去全新的秩序。为此他必须游历四方,手刃破坏秩序的众多恶鬼。

大天狗永远都不会为了一个人或者一段情停下脚步,除非他放弃他的理想。

结果,青行灯当起了调和两人的中间人,还用这种方法半强迫地让荒川接受着大天狗离开后的点点滴滴。

荒川也不否认自己确实希望大天狗能过得好一些,能些微地停下脚步,去思考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荒川打开了桌上的笔电,点开收件箱,从发信时间较早的那一封看起。

一眼扫过文字,基本上就是说青行灯、妖刀姬和大天狗三个妖跑去了大江山,意外又不意外地碰上了酒吞童子,然后青行灯一醉醉了三天。

荒川面无表情地看过文字,鼠标移向了最下方的附件。

那里面有一张照片。

那照片上的大天狗背冲着镜头,他拿着古老的玉杯同坐在对面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对饮。他的旁边是醉倒在酒桌上的青行灯,妖刀姬则和她坐在一起,不知有意无意地让青行灯的头枕在了她的肩上。

荒川将这张照片另存到了桌面上的一个没有特别命名的文件夹中。

他刚要去看剩下的三封邮件,控制鼠标的手微微一震。

“荒川之主。”

熟悉的声音不受丝毫影响地传入他的耳中。荒川的表情未变,连多余的动作都没有,鼠标点上了那封最新的邮件。

那封邮件与其他的邮件惯有的长篇大论不同,那里面只有一行字:

“我答应过你的事,已经完成了。”

落款是青行灯。

荒川之主习惯性地将鼠标定格在了附件上,这一次的附件不是图片,而是一个文档。

“是妖刀找到的他的最后一部分妖元,有兴趣的话不如猜猜那最后一块妖元在哪?”

标准的青行灯的语气。

荒川之主听到了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他站起身,缓步走到门前,将书房的门打开。

“我需要一段时间来考虑大义究竟是什么。”门外的大天狗看着他说,“这里很适合思考。”

“哦。”荒川答应了一声。

“作为答谢,我带来了一坛酒。”大天狗指了指放在地上的泥封酒坛,“这酒名为粢醍,色泽浅红,算是难得的佳酿。”

荒川看着他,大笑几声走回桌旁。他将桌上的书籍之类全数搬下桌面,又从一旁柜中取来两只玉杯搁置在桌上。

“许久未见。”荒川看着大天狗在对面坐下,没来由的说出了这四个字。

大天狗没回答,只是将坛子启封,略微倾斜坛身将斟满两杯。

不求一生一世,只求一双人罢了。

THE END

————————————————
写在后面:

本来这个结尾是打算下周放出来的2333结果一看快月底了,想了想还是写完放出来了(◉ ω ◉`)

给狗子川这一对写的第一篇文历经两个月,1w3k字完结。

其实我很少写he来着×…这篇文原本预定是偏be的结尾,但在第6次更新之前突然看到了新剧情,然后就改变了想法。

荒川已经承受了那么多,该有一个真正明白他的人来与他相伴相守ヘ( ̄ω ̄ヘ)[明明就是不舍得虐好吗]

大妖之间的恋情应该就是这样,不求长长久久,只求偶尔想起时相互抚慰。因为他们都是那样固执的妖,为了自己的目标可以抛下一切。

我文力不怎么样,之前有一段时间还停笔了很久,现在再次写东西总有些力不从心,希望我想要表达的东西能够传给读这篇文的各位√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