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狗子川】秶醍

cp狗子川,本章灯刀出没

手游前提下的现代paro,私设成山

前文戳头像√

ooc注意



7.

大天狗在那个雨夜离开了。

荒川对他的离去没有任何的阻拦,他只是沉默地看着略低着头,低声说着:“吾去意已决”的大天狗,将那个箱子复原,放到原本的地方。

“不送。”荒川的声音冷定,说不上失望与否。他的语调与敷衍着偶尔会来的人类客人时一般无二,说着就转身下了楼,再也没有看大天狗一眼。

荒川在下楼之后径直回了书房,却完全没有了看书的心思。他用手撑着额头,双目紧闭,似是在努力平定着翻涌的心绪。

又过了许久,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那脚步声的主人十分的谨慎,他尽量不发出声响的从门前经过,却又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在经过那算不得宽敞的门前的时候,脚步蓦地变得急促,又像是突然意识到这样会发出声响那般收了收心思,脚步也随之变得轻了起来。在完全经过这扇门时,那人的脚步略微一顿,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荒川小幅度地偏了偏头,他的目光宛若实质,仿佛他与门外那人并没有隔着一道门的距离,而是面对着面,他的每一寸神情都能够被对方探查到那样,将能调动的全副精神都用在了应对上。

大天狗在门外,他用背对着那扇门,背后的一双羽翼不知何时已经收了起来。他仍旧是略低着头,稍有些长的刘海半遮住了他冰蓝色的眼眸,给他此刻的慌乱带来了些许的遮掩。

他藏在宽大的袖子中的手握成了拳,汹涌的妖力在他的体内沸腾,又被他尽力抚平。

就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他究竟是在想什么。

“荒川之主。”

许久,大天狗的声音穿过了门,传到了荒川的耳中。

“何事?”

“无事,”大天狗的喉间滚出一声低哑的笑来,听得荒川心下一震,“只是突然想起,很久没有这么唤汝了。”

没有等荒川的回话,大天狗径直走过了那条走廊。他刚推开门正准备走的时候,却听到了荒川的声音。

“左边的最上面的抽屉里有伞。”

大天狗的目光一动,他想转过身,却又被理智硬生生地制止。他只是向左边的柜子走去,拉开最上面的一层抽屉,就看到一把三折的深蓝色雨伞正正的躺在那里。

“不必还了。”

大天狗淡淡应了一声,就走出了门。

门外的雨很大。他一走出门,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轰然的雨声。

到处都是水啊。

大天狗勾起唇,嘲笑着自己的这个念头。他转身打算将门关上,却是看到那书房的门正在合上。书房门内透出的光亮一点点地减少,最终完全消失。

他愣怔地看着那门关上,半晌才回过神来,将手边的门紧紧关上。又转过身去,撑起雨伞,看着那伞的伞骨舒展开来,发出“咔”的一声响。

大天狗离开了。

他有那么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无处可去,他抬起了自己没有撑伞的那只手,无意识地展开又收拢。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是一个真正“活着”的妖。
但他依旧是感觉到了一种违和感,在知道真相之前,他从来没有感受到的一种违和感。

像这样的一副躯体,能做些什么呢?

追逐大义?

大天狗突然间对这个想法感到了可笑。他所追寻的大义太过于虚无,才导致了自己千年前的失败。他想,在真正找到他的大义的所在之前,他不会再随意地让自己的力量为他人所用。

但同样的,在这个他从诞生之初就开始追求的东西被自己否认之后,他完全的丧失了方向。

要不要去荒川看看?

去了又有什么意义?大天狗向着东方看去,却只看到了遮天蔽日的高楼大厦。再说,他也无比相信,如果他不张开翅膀从那些高大的建筑物上面飞过去的话,走不了多久就会完全迷失在这片毫无生机的森林之中。

他漫无目的地在空无一人的路上走着。之前青行灯带他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晃荡的时候曾经告诉过他人类社会中的种种规则,他虽然不大愿意将每一条都好好遵守,但为了不引人注意还是将那些条例一一记了下来。

他现在正站在十字路口,抬眼看向那持续地亮着的红灯,思索着何去何从。

大天狗又站了一会,那红灯突然间变成了绿色。他就撑着伞踏上了斑马线,脚边水花溅起,却丝毫没有染上他的身子——他其实早就用妖力将周身护了个严实,但他依旧是撑着荒川让他拿走的那把伞,为自己撑出一小方天地。

“大天狗。”

他刚走到街对面,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叫他。他定了定神,循声望去,就看到了一个穿着黄色和服的,神情淡漠的女子。她那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和那把几乎和她一样高的暗色长刀,勾起了他尘封已久的记忆。

伞檐略略抬高,大天狗毫不意外的看到了站在妖刀姬身后,撑着伞,身穿青绿色和服的青行灯。

“何事?”大天狗本想问她们不是出国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件事与自己毫无关系,没有丝毫问的必要,就只是这么问了一句。

“你知道了。”青行灯一点都不惊讶。

“是。”

“你现在打算做什么?”

“与汝无关。”

大天狗突然有些烦闷,转身正准备往另一个方向走的时候,却突然看见妖刀姬正站在自己面前。

“汝等一定要挡路吗?”他半眯起眼,转头看向站在原地的青行灯,压低声音说道。

“怎么会呢?”青行灯抬手拨了一下头发,就像是没有感受到大天狗的威胁一般,轻笑了一声道:“我这里有你想要的一样东西。”

“什么?”

“请跟我来。”青行灯没有回答,只是这样说了一句之后就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妖刀姬看了大天狗一眼,几步跟上青行灯的步伐。她们像是根本不担心大天狗不跟上来那样,没有丝毫停顿的就向着她们的目的地走去。大天狗也不怕她们要做什么,就只是稍一思索就跟着她们走。

青行灯带着两人熟门熟路的穿过几条街道,走进了一个小区。大天狗左右打量了一番,意识到这就是之前青行灯与他居住的地方。

三人一言不发地走进了一个单元上了电梯,在电梯一震开门之后,青行灯拿钥匙开门,将两人引入室内。

大天狗刚一进门,就感到了一股极其熟悉的气息。

“你残缺的妖元。”青行灯看出了他的疑惑,“妖刀姬找到的,就给你带回来了。”

“毕竟我答应过荒川,要让你完完整整地回来。”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