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狗子川】粢醍

cp:狗子川

私设成山,手游前提下的现代paro,本章灯姐出没

oocoocooc

前文戳头像






4.

荒川之主一般都睡的很沉,有时候甚至连梦的边界都不会靠近,就那样一觉睡到天亮。

他想,大概是因为自己足够强大,有随性而行的资本,自己又在这世间待了数千年,想做的事都做了个遍,根本没有只能在梦中实现愿望,也就没有了一定要做梦的理由。

但是在大天狗被青行灯带走的第二天开始,荒川的梦境中就经常会出现一个浅淡的背影,逆着光,只能辨认出那人有一双黑色的翅膀,遮天蔽日。

他知道那是大天狗,千年前与他交往密切的那个风妖。

但他们两人从来不说话,就只是看着对方。荒川十分的清醒,他知道,他们两人之间隔的,根本不是一个冥界那么简单。

妖怪死后,他的妖元就会带着他的记忆散落在这世间的某一个角落。若是大妖,那散落妖元对于小妖的影响力的巨大与那大江山的鬼王的神酒几乎等同,都足够引得他们神志混乱。

荒川曾拜托喜欢各地游走的青行灯帮他寻找大天狗的妖元,作为交换的条件就是要听大天狗亲自讲述故事。荒川一开始是不大愿意的,谁知道青行灯那个女人想要从大天狗那里套出些什么,再广而告之出去,那大天狗以后就不用出去混了。

“你在怕些什么?”青行灯当时就坐在他的对面,暖色的灯光落在她的脸上,她漫不经心的翻看着他找来的那本记录着秘术的书,手指划过那古旧的书页,头也不抬的问他,“是为了大天狗吗?”

荒川之主突然无法回答。

“先说好,我带回来的他是残缺的可能性会很大。”青行灯偏头看他,碧色的眼中毫无情绪波动。

荒川只是点了头。他知道,妖元的封印只能进行一次,如果不能一次性全部封印,就只能让大天狗残缺的活着。

“我答应你。”他最后还是妥协了,想了想又加上一句,“拜托了。”

青行灯只是笑着,又低下头去看那本古书。

青行灯出去游玩了将近三年,名义上是去找大天狗的妖元,实际上却是乘着这个机会好好勒索了荒川一顿,让他报销了全部的游玩费用,荒川拿她没办法也只能由着她去。最后的结果倒也不差,青行灯带回来的妖元还算完整,只差了一小块。荒川也看不出来那缺少的一小块究竟是什么,但考虑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进行注入,他可不想因为这个引来麻烦。

现在看来,大天狗那最后的一片妖元的缺失,似乎是影响到了他的——用现在的话来说——智商。

除了这个理由,荒川想不出来还有什么理由能让原来的那个颇为矜持的风妖,变成现在这种说谎都不带过脑子就说出来的家伙。

但可惜的是,荒川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大天狗。他甚至觉得对他的拒绝都可以说成是残忍。

————————————————————

大天狗在荒川走后没多久就睁开了眼,他只是扫了一圈周围,就确定了这个地方是荒川专门打扫出来的一间客房。

因为这里没有丝毫属于荒川的痕迹。

他走到一个透明柜门的柜子前,伸手将柜子打开取出一个枕头放在被子下,又在枕头中注入了些妖力,做出一个他还在睡觉的假象。大天狗尽量隐藏起来妖力,振了振翅膀,发现一根羽毛也没有掉时满意地笑了起来。他在门边听了一会,确定荒川不在门外才小心翼翼地开门飞了出去,全程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大天狗在门口稍作停顿,感受了一下荒川的气息,就向楼上飞去。

荒川的房间正是在二楼,从楼梯上去左手边是个客厅,右手边的墙上的半掩的那扇门,正是通向他的卧室。

大天狗又看了看自己来时的路,确定羽毛完全不会掉时才推开了那扇门,又按原样将门掩上,就观察起里面的环境来。

这里说是卧房,倒还不如说是制偶室。各色器械摆放在桌子上和柜子里,虽然摆放的井井有条,但仍旧改变不了其中压抑的气氛。床就只是缩在一角,床上的东西虽然齐全,但明显是荒川没有精心挑选过花样,几乎都是蓝色和咖啡色的大横线,跟主人的冷硬的脾气倒是意外的合得来。

大天狗坐到荒川的床上,左顾右盼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极其大的硬纸板箱子就摆放在器械旁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目光一下子就被这么个不起眼的东西吸引去了。

他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打开那个箱子一看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