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狗子川】粢醍

cp狗子川,前文戳头像√
手游背景下现代paro,荒川人偶师大天狗人偶设定
oocoocooc重说三





3.

大天狗安安静静地垂手坐在堆满了颜料和粗细不等的笔的桌案前,后背与椅背一点都不接触,背脊挺直,乖巧的像是一个刚被老师狠狠训斥过的孩子。

那个形容其实没有什么错——他确实是受到了训斥。

那个责骂他的“老师”就坐在他的对面,右手握笔,左手托着一盒半凝固的青蓝色颜料,表面上看上去极其平静。

荒川将笔尖沾满早已经调和好的颜料,然后将颜料盒放到一边。半凝固的颜料聚集在笔尖,将垂不垂。他看了对面就差把“乖巧”二字写在脸上的大天狗一眼,在大天狗想说什么之前平静地命令道:“把手给我。”

大天狗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听话的将手伸了过去。刚刚被荒川用吹风机吹得半干的衣袖还带着些潮气,但荒川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忽略了这些。他只是将大天狗的袖子铺平,完完全全摊在了自己的腿上。

潮气透过牛仔裤有些粗硬的布料渗透进荒川腿上的皮肉,荒川略微皱了下眉。他已经许多年未回过荒川了,这些年来的地上生活让他几乎忘记了水中的潮湿感受。但他到底还是当年那个有名的大妖,这一点小小的不舒服根本影响不到他的手的稳定。

大天狗的狩衣原本是白底上浮有蓝色花纹,但是在经过雨水的浸泡之后,那原本的蓝色花纹的色彩暗淡了许多,而那纯白色的底色却变成了浅蓝。虽说不会太过于影响整体的感官,但荒川还是觉得不大舒服。

他原本是打算重新给大天狗做一件狩衣的,但他手头并没有足够的料材。所以只能暂时在他这已经变成浅蓝色的布料上重新用带着妖力的颜料进行图画。

“你怎么不用妖力?”荒川说话时的语调十分的漫不经心,仿佛又回到了千百年前,在或阴或晴的夜里,两人畅快对饮时的时光。

“原本是用妖力避雨的。”大天狗的语气中带了些不知来路的委屈,“但是或许是因为这场雨,快走到的时候妖力就不足以维持了。”

荒川略微一怔,勾勒纹路的手却不停,流畅漂亮的线条跃然其上,与曾经的模样分毫不差。一笔终了,荒川将笔搁在笔架上,站起来就要离开,却被大天狗一把抓住了手。

“生气了?”大天狗站了起来,唇角微扬,声音却是带了些怯怯。

大天狗的手指本来就冰凉,这一握又是“恰巧”地握住了荒川裸露在外的手腕。

那冰凉的触感让荒川一惊,荒川的体温原本就低,而大天狗的手指上传来的触感却能让他都感觉到冰凉,那只能说明大天狗现在的身体状况恶劣到了一个他无法想象的程度。

荒川转过头来,并没有注意到大天狗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和得胜的欣喜。他只是又一次拿起了笔,沉默着将大天狗狩衣上的花纹一点点全部补全。

“低头。”荒川说道,看着大天狗乖乖地低下头就侧过身去拿另一盒淡金色的颜料。

荒川刚刚将颜料沾好,正准备上手给大天狗的头发补色时却听到了他极其平稳的呼吸声。

他睡着了。

荒川轻轻地将笔放下,看了坐着就睡着了的大天狗一眼。他大概是为了确认大天狗没有在装睡,还伸出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但刚挥了一下荒川突然觉得这个动作实在是太过于孩子气,就收回了手,站起来去收拾满桌的东西。

大天狗的睫毛微微颤了颤。

荒川在将大天狗弄到床上睡下后又一次回到了书房,他扯扯唇角露出个无奈的笑容,从一旁的书架上拿下一本活页的笔记本来。

那本笔记本显然是被翻了许多遍,时代也极其久远,里面有些夹着的纸张甚至都已经完全发黄,脆的似乎一碰就会化为飞灰。

荒川没有去翻阅那些只是夹在前面的古旧纸张,而是在后面的较新的纸页中翻出了一张不知是从哪一本古书上裁剪下来的残页。

那一张残页的中心,画的是一个人偶。那人偶的五官身材都不分明,但人偶旁边密密麻麻的字迹中多次出现了“妖怪”这个词语。

这是一种将妖的灵魂锁入无灵魂的,与妖怪的模样相似的人偶中,并且驱使妖怪为自己做事的恶毒方法。简单来讲就是需要阴阳师用灵气引妖气进入人偶躯体,最后再由阴阳师画上封印,在最大限度的保留了妖怪的妖力的同时,也给了人控制他们的能力。

荒川在机缘巧合之下拿到了那本记录了种种驱妖方法的书,又在与青行灯探讨后,对这个方法做出了一定的修改,让妖怪们重回世间成为可能。

他们并没有野心,只是希望能让以前的友人复活罢了。

所以荒川开了这样一家用来掩人耳目的人偶店,一点点的做出妖怪的人偶。

他的第一个作品,就是大天狗。

————————————————————
日常写的略多,这章之后终于要进入正题了233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