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狗子川】粢醍

cp狗子川

现代paro,ooc注意





2.

荒川听着外面的敲门声,第一个三次敲门时,他只是看似无动于衷地坐在桌边,一手撑着头,另一手捻着书的一页边缘,他的目光落在铅印的文字上,桌上的台灯光线柔和,莫名的就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气场。

但说到底也不过是“看似”罢了。

第二遍的敲门声刚响了第一下,荒川之主就感觉到了外面那原本淡薄的妖气骤然浓了不止一个层级。那对他来说十分熟悉的,独属于大天狗的妖气中,却又有一丝不和谐。

而那一丝的不和谐,他却是更为熟悉,或者换句话说——

出于同源。

荒川有些坐不住了。

门外的大妖明显是故意的。他第一次的敲门不过是礼节,如果荒川愿意见他,第一次敲门后荒川就会给他开门,但如果荒川不愿意见他,他当然也不打算放弃,所以就用了这样一种堪称强硬的挑衅来要求见面。

“门没锁。”荒川合上书站了起来,扬声说道。

荒川的声音不大,原本是不可能穿过两道门中间的空间传递到来客的耳中的。

但里屋的门外很快就有了脚步声。

脚步声并不急促,而是每一步都走得很实,一步又一步地接近里屋。荒川并没有出声提醒来人换鞋,也没有打开里门的意思。他就冷漠地站在桌前。

荒川只是穿着一身再普通不过的T恤牛仔裤,但在有意识的妖力的逐渐释放中,他整个人的气质陡然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众妖口中的,荒川的暴君。

“大天狗。”荒川沉声,肃雅的古音从他的口中发出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汝来此作甚?”

“此地并非荒川,吾莫非来不得?”门外的人的声音更年轻,却是带着不亚于荒川的气势,“荒川,汝不许我入门,可不符合待客之道。”

“汝有何事,不如直说。”荒川之主只是侧了脸,看着桌上的台灯。

“青行灯临行前曾让吾来寻你。”

青行灯。荒川皱了眉,这个女人一直以来就是个最大的变数,说他荒川性格喜怒无常不可捉摸,青行灯却只会比他更胜。

门外的人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等待着荒川的答复。而就在这时,荒川突然听到了水珠落地的声音。

“你没有打伞?”荒川额角的青筋突地一跳,也顾不上什么古语今言,声音中甚至有了些关心则乱的味道。

“没有。”门外的人依旧是平平淡淡地回话,“我没找到伞。”

荒川气结,几步走到门边将门狠狠拉开。面前那比他稍高的大妖只是睁着那双碧蓝色的眸子,却是正正地对上了荒川的眼睛。

大天狗的淡金色头发与他那一身白色和服上满是雨水,他脚下的地面上已经是积上了一小滩水,那些水正顺着木质地板的文理向下渗去,渗入土地中,或许在某一天甚至会渗到地下暗河当中去。

如果光是大天狗把他这弄脏了这件事,荒川是根本不会在乎的,大不了就明天早上他自己收拾一下。他真正在意的只有一件事:

“你掉色了。”荒川之主如是说。


————————————————————————————

这章略少,但我真的特别想停在这里×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