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郎骑竹马来

cp妖狐x妖琴师
文不对题系列×
私设成山×
短打
复健中,ooc慎

妖狐与妖琴师的初识,说不上多么可歌可泣,也不如何地令人心向往之。

那时的他们都还不是拥有无尽生命的妖,而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不过是在一座不知名的山上,一位琴师为寻一块优木不慎摔下山崖磕破额头陷入昏迷。清明再度到来时,他就看到了一只毛茸茸的狐狸,用它那温软的舌舔舐着他流血的伤口。

刚清醒时琴师的头脑尚处于混沌之中,他怔怔地转了转眼,迷茫的视线中只看到有一个雪白的团子,几乎融入了他一片雾色的视线当中。五感尚未完全恢复,琴师试探着伸出手去,想要触碰那个团子,触手处却是一片冰凉。

“你是?”琴师开了口,发出稍显嘶哑的声音。

回应他的却是意义不明的兽鸣。

世间沉浮,往往容易让人陷入迷惘,惊惧等等的情绪之中。一念之间,决定神魔之辨。

琴师的性情极凉薄,待人接物谦逊而冷淡,不羡富贵,不慕名权,这般的性情之下却掩藏着奔涌的熔岩。重压之下,终至一念成魔。

皇宫内一直以来都传着一个秘闻——百年前的天皇陛下骄奢淫逸,有断袖之癖,又偏爱乐理,曾请一布衣琴师入宫。那琴师生的一副好皮囊,天皇邪意突起,邀琴师在宫内留宿。琴师聪颖,又性情凉薄,自是严词拒绝。天皇命禁卫强留,那琴师竟是摔了琴,以琴弦绕颈自尽。第二日有人入宫,却是看到了一宫血迹,而不见那琴师与他的琴的踪迹。

世人皆传,那琴师在濒死时因怨怼堕了妖,以琴弦为武器,琴音为武功,杀了一宫之人。

妖琴师后来还是回了为人时常住的无名山,以身感物,对水抚琴,活的与曾经并无什么不同,只是多出无数的光阴以供消遣罢了。

那一日在抚琴之前,妖琴师明显地感到在某棵树后藏了个不速之客。但他也不愿多管,只要那人不打扰他抚琴便无事。

一曲终了,妖琴师十指轻搭在琴弦之上消去余音,他就听到有颇为轻佻的鼓掌声从树后传来。妖琴师稍稍抬了眼,就看见有一狐妖自树后走出,人模人样的以扇击掌心,轻笑着看他。

“虫子。”妖琴师略扬了眉,冷凉的嗓音只吐出了这两个字。

“琴师通礼,自是胜过小生许多。”妖狐面上笑意不减,扇骨敲到掌心后停顿下来,语带笑意,“以小生之浅显学识,也知这不是待友之礼。”

“初次见面,哪能称友?”妖琴师仍是冷淡,垂眸看琴,手指按上琴弦,暗藏杀意。

妖狐也不恼,只笑着问了一句,便让琴师的面色就是一变:

“琴师额上的伤可还疼吗?”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