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全职】暗伏

&民国paro,间谍设定
&all肖倾向,本章王肖张肖,之后还有其他cp
&oooooooooooc
&存文tag暗伏

0.

“你的任务,是以叛逃为名潜入敌军,并取得石不转的信任。”以开药铺为生的年轻人坐在放置了上百种中药的高柜前,看着他说道。

“知道了,关于石不转的情报呢?”

“在这。”年轻人弯下腰去,取出一本《安娜·卡列尼娜》递给他,“你是以叛逃为名,因此整个组织内部,除了少数高层和与你直接联系的我这一线外,都会将你视为叛徒,你没有回头的可能。”

“哪次任务不是这样?”他笑了笑,伸手接过书籍,随意翻了翻,“你到底不能帮我把所有东西都承担下来,如今,该是我上场的时候了。”

年轻人微一蹙眉,那双不太对称的眼睛莫名的让人有一种威压感:“我会帮你。”

“我知道啊。”他一贯温和的笑着,平静道,“叛逃的时间呢?”

“后天下午。”年轻人沉默了片刻,又说,“记得穿防弹衣,那天所有的追击者都是真枪实弹。”

“要是一点伤也不受,怎么能争取到信任?”他否定道,“你也别急,我会掌握好分寸。”

他见对方没什么要说的了,便站起身:“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小心些。”

“知道了。”

1.

肖时钦从梦中醒来,抬手擦拭掉额上细密的水汽。

初夏的气候不算炎热,但在这沿海的城市里,伴随着晨起的雾气而来的,便是那黏潮的触感与容易让人变得懒散的温热气流。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起床这件事情变得困难许多。

肖时钦摸索着寻找自己昨晚放在床头的眼镜,将它推在鼻梁上后,毫不犹豫的翻身下了床。

他从来不会恋床,只因为这有可能成为他的弱点,而后被敌人狠狠地击溃。

一番梳洗过后,肖时钦边系上衣领最上方的那一颗纽扣,边偏过头去看家中的那一座落地式的古旧钟表。

表盘上那精致的两根铜色指针此时正一个指上一个指下,比出一个近乎于平角的角度。

5点58分。

还有两分钟。

肖时钦计算着时间,转身下楼。皮鞋的鞋底轻轻踏上木质楼梯时发出的声响有些沉闷,二十余步之后他走到了门口,而恰在此时,楼上的钟表敲响了报时的第一下。

但肖时钦根本没有注意楼上的声音,而是走到门前,按下木质的手柄。

“早,肖先生。”门外是一位带着眼镜的年轻人,手中拿着个蓝色的文件夹,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容,“很准时啊。”

“早上好,张部。”肖时钦侧身将张新杰让进了门,“我不过是个新人,张副会亲自过来是我的荣幸,哪能迟呢。”

两人走到会客厅,窗外晨光初现,半开的窗迎入湿润的空气,充斥着整个空间。肖时钦示意张新杰坐上座,而后才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并分别倒了两杯茶水,一杯放至张新杰面前,一杯放在自己面前。

“多余的话就不说了。”张新杰没去看茶水,只将手中的文件夹放在桌上,并向肖时钦推了推,“现在行动科有一个科长的位置,你明天上任。这是行动科的人员资料以及以前所做的任务资料,你必须熟知。”

肖时钦一怔,看看桌上的文件夹,再看看张新杰,迟疑道:“张部,我以前从未做过行动方面的工作,这样安排,是否有些不妥?”

“你虽未做过行动方面的工作,但对于谋划,你可是名声远扬。”张新杰平静地说,“作为科长,并不需要你赤膊上阵。”

肖时钦沉默了片刻,望着张新杰那双平静无波的双眼,心下明了此事并无回旋余地,只好开口应了下来。

见肖时钦答应,张新杰也不再看他,目光在房间中巡梭,询问道:“肖科长没有用早饭的习惯吗?”

“适当的饥饿感能够保证思考的准确性,因此没有这个习惯。”肖时钦有些惊讶,却还是下意识地回答出来。

先前他所得到的情报,每一条情报都清楚地指出都指出张新杰是一个很少干涉别人生活的人,因此他万万没想到这时张新杰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肖时钦想了想问道,“张部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只是奇怪而已。”张新杰看着肖时钦说,“听闻你以前经常与部下一同用三餐,本以为你是个作息规律的人。”

“那只是拉拢人心的手段罢了。”肖时钦微笑道,“张部不是一样?”

“我周围最多只有三个人一起用餐。”张新杰认真的答道,“因此没有拉拢人心这一说,恐怕我的部下都更希望我不在。”

张新杰这话倒也没错,他的严于律己是出了名的,食不言寝不语于他而言再正常不过。而他的部下却都是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自然是忍不得。

但每次张新杰出现在食堂,所有人都会瞬间安静下来,因为害怕这位精密的部长指名道姓的给出惩罚。

所以,如果说部下们都不喜欢他,倒也是情理之中。

“收服人心也是有多条渠道的。”肖时钦只好这么说,他可不想一上来就惹到了自己未来的上司。

“伤怎么样了?”张新杰只点了点头,似是没有将肖时钦的话放在心上。

“已经无事了,不会影响到明日的工作。”

“那好,你且休息,明日六点准时到位就好。”张新杰站起身,阻止了肖时钦起身的动作,“留步。”

听着关门声响起,肖时钦这才送了口气,拿起放在自己面前的那杯茶水饮下。

茶水尚且微烫,肖时钦却没什么不适感,托着瓷杯,眼神却是不知飘到了哪里。

收服人心的手段……吗?

就当是吧。

TBC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