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全职高手】静默

&小事情生贺

&虽然是生贺结果是all肖倾向×

&ooc注意

肖时钦站在自家别墅的二楼俯身向下看,盛夏的热浪让他的鼻翼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这让他的眼镜随着他的动作下滑到了鼻尖。

“小肖,看什么呢?”

闻声回眸,肖时钦的面上带着一贯的温和笑意,他抬手推了推眼镜,开口道:“什么都没看,只是在想件事。”

“嗯?”叶修斜靠在柔软的沙发上,一只手自然地搭在皮质的扶手上,懒懒地眯起眼睛。对于肖时钦的话语,他只是从鼻腔中随意的发出这么一个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音节,而后便没了下文。

“只是在想,你是来这里做什么的这件事而已。”肖时钦随口接道,“你现在的身份是书店的掌柜,两手空空而来,只怕不合身份。”

“你怕我被人跟踪?”叶修没接着肖时钦的话说下去,而是突然这样来了一句。

“算是吧。”肖时钦点点头,几步走过来,步伐缓慢却有力。

“想知道我为什么来?”叶修看着他坐下,突然开口。

“想。”肖时钦也不掩饰,抬手拿茶壶到自己面前,微微倾斜,茶水划出一道有一点点弧度的曲线落入他面前的杯子,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不带丝毫的停顿。

“那就想吧。”叶修笑了笑,戏谑道。

“……”肖时钦的手微微一震,佯作平静地放下茶壶,拿起面前装着茶水的茶杯对到唇边,努力遮掩住面上的尴尬,“如果只是为了说这种话,你可以走了。”

“这么记着赶我走?”叶修挑眉看着对面的人,“你之后有约会吗?”

“约会没有,约定有一个。”肖时钦略微偏转过视线,避开与叶修的对视,“快到约定的时间了。”

“那我作为你的上线,有旁听的权力。”听着这清楚的逐客令,叶修却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反而是又向沙发里靠了靠,让自己完全陷在皮质沙发中,左顾右盼。

“你对于我与敌人之间的胡言乱语很感兴趣吗?”肖时钦嘴上说是快到了约定的时间了,看起来却一点也不急,只是耸耸肩,将一杯茶水喝下。

“跟你有关的,我都感兴趣。”叶修随口说。

“那你就等着吧。”说着,肖时钦却是站起了身,款步向门口走去。

“你干什么去?”叶修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但他的手却是以极快的速度伸出,一把抓住了肖时钦的手腕。

“去会客厅。”肖时钦挣了挣,见对方没有放开的意思也就不再动作,“如果因为你的个人问题让我暴露了,上头不会放过你。”

“别拿上头来威胁我,有意思吗你?”叶修抬眼看向肖时钦,“再说了,我的个人问题不也就是你的个人问题吗?”

“石不转。”肖时钦也不接话,突然说出了这样三个字。

而就是这简单的三个字,却是产生了比他先前的威胁更好的效果。

“……是他啊。”叶修说着,松开一直抓着肖时钦的手,而后站起了身,几步走过肖时钦的身旁。他走到门边,拿了房间门口柜子上放着的宽沿帽带上后,毫不犹豫地开门走了出去。

总算送走了叶修的肖时钦松了口气,而后就听到管家轻轻敲了敲门,说道:“张先生到了。”

“知道了,请他在会客厅等我。”肖时钦整整衣襟,正要擦拭一下眼镜时却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把拉开了门,吓了就站在门口的管家一跳,“叶先生呢?”

“刚出去了,与张先生走的不是一个门。”管家到底是久经世事,立刻理解了肖时钦的意思答道。

“那就好。”肖时钦点头,抬手擦去额角渗出的冷汗,冲着管家笑了笑,“你先下去吧。”

“是。”管家也不多问,转身就离开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

“张部,抱歉我来晚了,有些私事耽搁了时间。”肖时钦带着平常的笑容走入会客厅,恰好看见正在观察着整个房间的张新杰。

“你只是迟到了半分钟,无妨。”张新杰站起身,与肖时钦伸过来的手相握,手上的劲道礼貌而又克制,礼节性的一握后便放开了手,“在这里住的可还习惯?”

“这里很好。”肖时钦说。

这个房子便是由张新杰交给他的,当初他刚刚入住这里的时候,整个房间的布置极其简易,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外什么也没有,展现出一种拒人于千里的冰冷气息。

肖时钦曾经私下打听过,这才知道这个房子原来的主人就是张新杰。

这个年轻的长官对于时间极其苛刻,守时,严谨,对于任何一个细节都不放过的性格让许多人感到难以接受。但也是因为这种性格,才让他在诸多干部中脱颖而出,成为了这整个Q市明面上的掌控者。

当初接下这个潜入的任务时,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如张新杰那样严谨而冷酷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接受一个背叛了原来的队友的人进入他所管辖的部门中枢呢?

当初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所以在听说了肖时钦成功潜入的事情后,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说真的,在肖时钦看来,张新杰只是一个把自己的一切都规划的如产自瑞士的钟表一般精准的普通人而已,剥去那层令人畏惧的身份,张新杰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罢了。

“今天来找你主要是两件事,首先是工作上的事。”张新杰在肖时钦坐下后也跟着坐下,抬手推了推眼镜后说,“现在行动科还有一个科长的位置,明天你就上任。”

“行动科?”肖时钦一怔,“可是我不擅长进攻性的任务。”

“我知道你以前是做侦查的,体术成绩不高。”张新杰的语调平稳,“但我也知道,你的射击成绩相当优秀,谋划能力更是比常人高出一筹。作为科长,没有必要去冲锋陷阵。”

肖时钦明白,张新杰这么一说,他就根本没有回绝的余地了。他也只好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第二件事,你与叶修掌柜的联系很密切吗?”

肖时钦一惊,心想张新杰怎么回无缘无故的提起这个人,脑内刹那间如同炸了窝一般,无数种的可能性充斥其中,但还没等他理出个所以然来,他突然看到了张新杰探寻的眼神。

“抱歉,我有些走神了。”肖时钦笑着,没有太过于刻意的隐瞒,“我与叶前辈算是故交,相互之间十分熟悉。张部对他感兴趣?”

“没什么,只是方才见他从你的房间出来,有些好奇罢了。”张新杰也不多说,双手十指交叉,随意地放在腿上,“按理说,我不该插手部下的私人生活,但我不希望部下在工作时三心二意。”

“明白。”肖时钦答道。他当然清楚张新杰的特点,先前组织给他的那厚厚的一叠资料,他完完全全的记了下来,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对方的喜好与厌恶。

“那我先走了。”张新杰站起身,抬手推推眼镜,“愿我们合作愉快。”

“张部慢走。”肖时钦将张新杰送出门外,而后就反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快速地关上门。

在他踏入门的一瞬间,这个他亲自布置的房间突然让他感觉到了浓浓的不安感。

在张新杰到来之前,肖时钦可以完全确认,在这个房间的一切,是有着绝对的秘密性的。也正因为这样,他才敢与叶修那样说话。

但现在……

“肖先生。”就在这时,管家的声音从门的另一边传来,“该去抓药了。”

“知道了。”肖时钦闭起双眼,深深地吸了口气,再缓缓的吐出。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有多危险,也正因如此,他必须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

“怎么了?”

一家不起眼的中药铺子的背面,是一个郁郁葱葱的小花园。此时,肖时钦正坐在花园中的一把藤条椅上,抬眼望着天空。

“石不转安排我去了行动科。”肖时钦说,“但我不参加直接行动,基本应该是谋划一类的工作。”

“级别呢?”与肖时钦所坐的位置隔了一张圆形小桌的另一把椅子上,王杰希一副医者打扮,他年纪不大,却硬生生给人一种老成感。他将包着中药的纸包向肖时钦那边推了推,抬头看着对方。

“行动科科长。”肖时钦被那双比例有些奇特的双眼盯着,有些别扭的偏了偏视线,口中的话语却是不停,“石不转让我明天就上任。”

“明天?”王杰希皱起了眉,“那你可就有的忙了。”

“怎么讲?”

“首先跟你说明下情况。”王杰希认真的说,“现在,除了组织内部的高层和我们这条线上的人,都已经得到了你已经叛变的消息。”

“这不挺好?”

“你还记得以前你带过的那个叫孙翔的后辈吗?”

“记得。”肖时钦听到这个名字,心中莫名的涌起了一阵不安感,“他怎么了?”

“你先放松点,不然一会你要是死在了这里我可就说不清了。”王杰希摆摆手,“别忘了你的心脏病。”

“说正事。”肖时钦看王杰希摆出这么一个态度,内心一点都没有放松,反而是更添加了一分不安。

“他原话说是要来会会你。”王杰希沉默了片刻,才又说道,“孙翔不相信你的叛变。”

“如果我让他相信我真的叛变了呢?”肖时钦知道王杰希的话只说了一半,也只好追问。

“策反你,或者杀了你。”

“……”肖时钦一下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许久才说出一句,“真像他能干出来的事。”

“所以你明天小心点。孙翔说是明天会去找你,然而组织因为没有正当的理由,也只能由得他胡闹。”王杰希担心的看着肖时钦,“我明天会找几个人暗中保护你。”

“别。”肖时钦这次回答的坚决果断,“关心则乱。”

“别误会,毕竟如果你死了,大家都会很困扰。”

“……说到你所谓的大家,”肖时钦见说不通,只好转移话题,“跟叶修说,他被石不转看见了。”

“他知道。”

“啊?”

“他知道他被石不转看见了。”王杰希慢悠悠的说,“他现在就在。”

王杰希话音刚落,肖时钦还没来得及反应时,就听他身后的灌木丛后面传来了人声:“喂喂喂王大眼,有你这么暴露人的吗?”

“叶修?!”肖时钦惊得差点跳起来,“你怎么在这?”

“值得这么惊讶么?”叶修懒洋洋的回答,还冲着肖时钦吐出一个烟圈,弄得肖时钦有些无所适从。

“叶修。”结果肖时钦还没说什么,反而是王杰希先开了口,“我这不许抽烟。”

“成吧,反正你这块一堆破草弄得我抽的也不舒服。”叶修随手将口中叼着的,那只抽了一半的雪茄取了出来,在肖时钦与王杰希之间的那张玻璃桌面上一辗。

肖时钦看王杰希又想说什么,连忙插嘴道:“叶修你怎么在这?”

“怎么,就许你赶我走,不许我到大眼这唠嗑啊?”叶修耸耸肩,“大眼是你的上线,同时也是我的同级,我过来是交换情报的。”

“对于孙翔的事,你打算怎么办?”王杰希看了叶修一眼,同样将话题转了回来,“先说好,上级的要求是必须保证你的安全。”

“我知道。”肖时钦沉默片刻,说道,“如果要保证我的安全,那你们两个绝对不能出手,就算是你们安排手下也不行。”

“不行。”“好啊。”

两个声音同时传入肖时钦的耳中,让他一瞬间甚至没分清是谁说的哪一句话。而后,他就看见说话的那两个人转头对视了一眼。

“你们必须同意。”肖时钦少有的强硬了些,目光在两人之间扫过,“我不希望因为我的情况让敌人将我们这一条线连锅端了。”

“那也不行。”王杰希皱眉道,“你可是组织内唯一一个取得了石不转信任的人,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

“我能保护好自己。”肖时钦丝毫不退让,反而更加强硬,“能有一个人就能有两个人,但这一条地下线路不能没有。”

“大眼。”叶修慢悠悠的开口,“就相信小肖一次。”

“不行。”

“啧。”叶修撇撇嘴,“就算你不相信小肖能保护好自己,但你应该相信石不转的实力。”

“……”王杰希莫名的沉默了,那双大小眼里渗出的神色让肖时钦都看不懂。

“王杰希?”肖时钦试探着开了口。

“我同意。”王杰希突然回了这么一句,而后就站起了身,“但别想有下一次。”

“嘛,这也算是轻松解决了。”叶修看着王杰希离开的背影,笑道,“我也就不多说了,加油吧。”

加油什么啊加油……肖时钦在内心吐槽,却没有说出来,而只是看着叶修随着王杰希离开的身影,好不容易松了口气。

——————————————————————

肖时钦这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他第一次睁开眼睛时,正巧赶上家里那只大钟的报时。一下,两下,而后就消去了声音。

才两点啊。肖时钦想着,伸手拉开了床头的小灯。光线虽说昏暗,但那橘黄色的灯光依旧足以给人希望。

床头的那个木头小柜子上摆着昨天没有看完的书籍,那是一本有关于心理学的书,虽说因原理性的知识颇多显得有些无趣,但对于现在的肖时钦而言,却是最好的药剂。

钟表的指针一刻不停的走着,但时间的流逝在肖时钦的身上仿佛失去了作用,除去不时翻动的书页和他抬手去推眼镜的动作,他的状态几乎是凝固的。

三点,四点,五点……时间飞速而逝,就在钟表那象征着五点的钟声敲响了最后一次时,肖时钦收起了手中的书,关掉了床头灯,就像是刚刚醒来一般,迅速的完成了该做的事情后坐车去向工作的地点。

五点半。肖时钦看着手中的怀表,没有迟到。

“肖科长。”为他开门的年轻人向他打了个招呼,肖时钦温和的笑着回应。

像这种虚伪的礼节,对于肖时钦来说,已经深深刻入了他的骨血,不论是面对敌人,还是面对自己人。

只是不知道,当他今天突然遇见了孙翔之后,他是否能够以理智强压感性。

肖时钦不清楚,他真的不知道。

走一步算一步吧。

肖时钦站在张新杰的办公室前,深深的呼吸了几次,在确保自己没有什么奇怪的表现后,敲了敲门并把门推开。

“肖科长很准时。”张新杰抬眼看向走进来的肖时钦,手中的怀表还张着盖子,明显是刚看过时间。

“张部,今天有什么吩咐吗?”肖时钦带着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走到张新杰的办公桌前,询问道。

“我们的暗线递回来了一条情报。”张新杰从抽屉中拿出一个文件,“你先看看。”

肖时钦接过文件,刚翻开文件夹,他就是一愣。

孙翔。

“据说是你的后辈。”张新杰观察着肖时钦的表情,直接说道,“他前些天大张旗鼓的说要来找你。”

“……确实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

“你需要保护吗?”

肖时钦一怔,他没想到张新杰首先问出来的居然是这么一句话。

“你毕竟是背叛者。”张新杰面无表情的说着,“需要保护。”

“是。”肖时钦抿紧了唇。

方才张新杰所说的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竟是直直打入了肖时钦心里最为脆弱的那一点。就像他此刻冷漠的面容与眼神一样,肖时钦只能拼命地防守着,尽量不做出不该有的动作。

“你还在观察期。”张新杰也不避讳,“你去忙吧。”

“……是。”

至于之后的事情,就算是身处事件中心的肖时钦都不清楚。

他只知道在下午1点整的时候,无数嘈杂的脚步声透过他那扇门传了进来。

他想要出去看,但是不行。

肖时钦佯装低头处理着事情,他的目光却是在房间门口站着的两个男人身上转了几个来回。

不行,不能做出格的事情。

脚步声越来越少,大约是人们都已经到了现场吧。肖时钦想着,握着钢笔的手都指节已是青白。

他应该做些什么,但他不能做。

作为张新杰来说,做出这样的决断可以说是毫不奇怪。

毕竟,这是唯一可以完全护得肖时钦周全的做法。而作为张新杰来说,他可不希望因为一个肖时钦出的意外,而让他的名声扫地。

说到底,肖时钦的到来也不过是一个试验品罢了。

他肖时钦只是一个让敌对组织中有叛心的人效仿的榜样。

因此,他不能出事。

礼貌的敲门声。

“肖科长。”张新杰打开门进来,肖时钦也只能压下心中的不安站起身来:“张部有什么事吗?”

“你安全了。”张新杰挥了挥手,让那两个男人退了下去,“想说什么就说吧。”

“谢谢张部。”肖时钦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上下牙齿狠狠地合起来,一瞬间咬破了舌尖。

血腥味充斥了整个口腔,痛楚感让肖时钦一下子清醒许多。他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意,平静的说:“需要我去审讯孙翔吗?”

“不需要。”张新杰的眼中闪过一瞬间的惊讶,但口中的话依旧是说了出来,“他死了。”

“挺好的。”肖时钦随口接道。

“你的状态很不错。”张新杰没来由的笑了笑,抬手拍了拍肖时钦的肩膀,“好好干。”

“是,张部。”

THE END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