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DEATH GAME

&大逃杀设定,暴力描写有&

&ooc注意&

&多cp向,主太中,其他cp无数&

&高考之后的回归,之后的更新大概会快一些,顺便这章没中也『doge』&

DAY1    8:45AM
“事情有些麻烦了啊。”太宰治耸了耸肩,嘴上虽然说着麻烦,脸上却仍旧是挂着笑意。
至于谷崎兄妹,此时已经有些无语凝噎了。
就在他们即将逃出C区的时候,他们尴尬的碰上了对手。
尾井基次郎。那个最擅长利用炸弹的家伙,居然会拥有炸弹,还不只是一个炸弹,而是有五个。
“哈哈哈哈哈哈哈,既然知道要输,又何必垂死挣扎呢!”尾井基次郎明显也是对自己的实力极其有信心,爆发出的狂笑让人由衷的感到不爽。
“垂死挣扎?这是什么奇怪的形容啊?”太宰治无奈的叹了口气,回头就对谷崎润一郎吐槽道,“知道森欧外对黑手党成员的素质不关心,但连这种低级错误都犯是不是有点,那个啥。”
谷崎润一郎有点懵逼,说实话他没听清楚太宰治说了些什么,但他见太宰治暗中递来的眼神,也就重重地点了下头。
然而就连这种浮夸的演技对方都没有看透,尾井基次郎推了推神色的镜片,也不打算再和他们多说,手中已经拿上了一个炸弹,道:“死是科学的极致,感谢我吧,让你们感受到了这极致的美!”
“走!”太宰治眼见对方即将将炸弹扔出,也来不及去拉谷崎兄妹,转身就跑。谷崎润一郎则是一拽直美,就择了个与太宰治完全相反的方向不顾一切地跑出,但还没跑出几步,就看见脚下骨碌碌地滚出来了个什么东西,还未等他多想,身体本能的反应就让他快速地一手搂过直美,向右测就是一滚,在这短短的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润一郎仿佛是听到了来自于死神的轻笑——
轻蔑,又戏谑。
谷崎下意识地就想要回头去看看那是什么,而这一瞬间,却是直美拉住了他,唇瓣微张,一开一合间似是要说些什么,近在咫尺的谷崎却是听不清楚。
轰然的爆炸声伴随着极其灼人的热浪转瞬间淹没了谷崎,让他什么都听不清楚。而这,不仅仅因为那足以让人失去听觉的爆炸声,更是因为那灼热的浪潮,让他在短短的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哥哥!”直美的声音在这一瞬间才真正传到了谷崎的耳畔,谷崎想要说些什么来安抚直美,入眼的景象却让他根本说不出话。
明显是因为极度的高温和突如其来的倒地,让直美那原本白净的面庞瞬间粘上了不知是尘土还是碳的黑色物质,但她的那一对眼睛仍然明亮如平日。不过……似乎有一些看不清楚的神色。
是什么呢?谷崎润一郎这样想着。为什么看不清呢?
两行清泪。
为什么呢?谷崎有些茫然的的想着,想要开口,却发现喉咙干涩到可怕,微微侧头,视野中却是一片模糊,也不知是浓烟还是自己已经看不清东西了。
呃,难不成是要死了吗?谷崎后知后觉的想着,疲惫的大脑却明显已经不能快速处理这样的复杂问题,他思索了进三秒种后、还没想清楚时,心脏就是没来由的一揪。
无边无际的悲伤弥漫开来,从谷崎的心脏一路延伸下来,让他只感觉到恐惧。
而这恐惧,却也不是为了他自己,更多的、还是为了他的那个妹妹。
没有了他的存在,他妹妹,会不会就此放弃活下去的念头呢?
不,不会的。谷崎笃定。
但是,直美一定不会像之前那般的惜命了,甚至就为了为他报仇,从而孤注一掷的冲上前去,不顾生死。
这可不行,谷崎想到这里,突然微微挣扎了起来。目前看来,唯一可以托付的人,竟是只有太宰先生了。
只是,他如何不知,他,抑或   是直美,所有参加这场游戏的人,都是太宰的敌人。
左不过,是病急乱投医吧,不管怎么说,直美也是极有利用价值的,至少那把散弹枪确实如此。谷崎微微张口,强忍着干涩的痛楚出声:“太宰先生。” 
谷崎听着自己细若蚊蚋的声音,正想扯出一抹苦笑,却被一声尚在远处的爆炸声给惊了一跳他还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可惜,死神不愿意再施舍给他哪怕一分的怜悯,甚至不给她一秒钟让他再仔细地看看那被他视若生命的妹妹。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瞬,传入他耳畔的,却不是直美的声音,这让他难免的有些遗憾。
要努力活下去啊,直美。谷崎润一郎这样想着,缓缓闭上了眼睛。
“哥哥……” 谷崎直美喃喃自语,看起来既没有过度伤心,也没有过度激动。
但这一切,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直美摇摇晃晃地站起了身,只看那边的尾井基次郎尚在那边站着,手中拿着一枚炸弹,背对着自己这边,仔细查看着方才爆炸的那一片区域,完全不看向自己这边。
可怜的人啊,以为自己的背后,只剩下死人了吗?
直美蹲身拾起静静躺在地上的散弹枪,缓缓走到尾井基次郎的背后50步左右的位置,抬起枪口,也不去精密的对准,只是指着尾井基次郎的身躯,安安静静的对准。
这一刹那,谷崎直美的眼中,竟是只有平静,完全没有即将杀人的恐惧。
“啊啦啊啦,尾井你似乎没扔准啊!”太宰治的声音自浓烟后穿出,自信而又戏谑。
“啧。”尾井只是这样回答,他还没有乐观到以为这样就可以轻易地解决掉这个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准确来说,是曾经的干部。
而后回应他的,是轰鸣的枪声。
尾井一惊,来不及多想就是一个蹲身,但明显是子弹的速度更快,他的身上刹那间就爆出了无数的血花,伴随着这有些人一生都不得见一次的艳丽花海,他的生命之火,顿时就被熄灭。
浓烟中的太宰治一怔,他看着自己手中的那支步枪尚且微热的枪口,而后突然意识到,那轰鸣的枪声,是散弹枪才会有的暴力。
是直美……吗?太宰治沉默了片刻,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拿着步枪的手的手指微微一紧。
“太宰先生?”直美的声音穿过虚无的烟雾传来,平静如往常,“我不想杀你。”
不想……吗?
“那你想暂时结盟吗?”太宰治的声音中的戏谑完全收起,认认真真地问道。
“好。”谷崎直美的声音又近了些,“既然是暂时结盟,太宰先生能不能先把对着我的枪口放下呢?”
太宰治挑眉看向声音的来处,不意外地看到直美的身影出现在了逐渐落定的尘埃之中。
“那,就这样决定了。”太宰治在看清直美手中的散弹枪的枪口没有对向他后,才将手中的步枪枪口指向地面。他扯出一抹笑容,说:“走吧。”
再见了,谷崎润一郎。
【谷崎润一郎,尾井基次郎,确认死亡】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