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DEATH GAME

&大逃杀设定,暴力描写有&
&ooc注意&
&多cp向,主太中,其他cp无数&
&这章没放太宰出来玩……&

DAY1   8:10AM

中原中也此时正仰面躺在一人多高的草地上,以手臂做枕,惬意地嚼着一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草叶,而他的身侧,大剌剌的摆着一张半张开的地图。

这张地图中描绘的正是这座小岛的布局图,各个区域被区分的极其细致,唯一的不足就是除了地形和区域划分之外,就再没有任何的提示。

不过,话说回来了,如果真要是标注得那么清楚,那不就成了个巨大的bug了吗?

中原中也躺着躺着,突然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与往常不一样了。他习惯性的伸手去摸自己的帽子,却是摸了个空,眼神在一瞬间竟是有些落寞。

他那顶被无数人吐槽过的帽子,在他的万千不舍中被他舍弃了。

为了活命。中原中也这样安慰着自己。

不过,他也不是真的就不在乎那顶帽子了,他将帽子埋在了小屋旁就是这一想法的实际操作。

万一这片区域最终被保留了下来,万一他是最后的赢家,为了这一点点的万一,他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在做完了这一切后,中原中也就战略性的转移到了这一片被森林环绕着的草坪上。他可不傻,通过广播,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如果想要获得食物,就必须找到房子,这也就让任何一个地区的房子都变成了战略要地。他中原中也虽然凭借着不俗的运气,对于食物和地图简直就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但既然是战略要地,每一个人,不,该说是每一个敌人,都会想要追寻房屋的所在地,为了安全,他当然是做出了战略性退避的决定。

是的,敌人。

规则里说得很清楚,能够结束这场游戏的唯一方法,就是成为活下来的人,而且必须要能站到最后。

因此,中也并不打算找任何人同盟,即使是黑手党的同僚也是一样的。

他可不想去尝试什么在友谊与生命之间的选择,这种选择实在是让中也觉得真他妈麻烦。

所以,这也注定了他在这场游戏里几乎不可能有盟友。

中原中也在那次广播之后便开始思考之后应该先干什么,就目前情况来看,与他同样身处B区的,除了他全是侦探社成员。而他曾经的搭档,太宰治,却巧合地身处于即将要爆炸的C区。

那个混蛋如果能被炸死那就太好了。中原中也这样想着,本是无神论者的他,此时竟然想要想那些被吹嘘得无所不能的神做个祈祷,让他们实现这个并不忠诚的信徒的小小心愿。

不过可惜的是,中原中也很清楚,太宰治那个家伙一定不会因为这种原因去死的,毕竟这种死法实在是难看到了极致啊!

这也就让中原中也不得不考虑起了种种可能性。

如果见到了太宰治,他会怎么做?

抢先杀死太宰?

与太宰结成暂时的同盟,最后再反叛?反正如果被反叛的家伙是太宰治的话,中原中也可不会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负罪感。

“啧。”中原中也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居然又被太宰治填满了,狠狠地吐掉口中那已经没有丝毫甜味的草就想要站起身来,却在这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和低低的谈话声。

一个,两个,三个,居然有三个人。

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暗中将左轮握在了手心。他怕麻烦是没错,但有的是不怕麻烦的家伙。

尤其是侦探社的那一群人。

他所在的这一区的所有人算是到齐了,而根据方才的广播,到现在为止也不过过去了不到半个小时,这倒还真是致力于寻人的侦探社会做的事。

“等一下。”一个张扬的声音传入了中也的耳中,让他忍不住一个激灵,转瞬间竟然就已经是满手的冷汗,“有人在这里。”

“黑手党的人。”年长一些的声音传来,语速虽慢却有一种天成的威压感,根据先前的了解,这个人大约就是侦探社的社长了。

“这个黑手党的家伙也没什么胆量嘛。”第三个声音是一位女性,“好像是以前还和太宰一起被称作双黑的那位?”

啧。中原中也差点就想要跳起来破口大骂了,但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环境更大的激起了中原中也的警惕心吧,他在跳起来之前还是考虑到了一些事情的,譬如,这会不会是那群人给自己下的激将法。与之类似的想法在暴怒燃起的两秒之内迅速浇灭了那团火。当然,这也让中也郁闷了片刻,毕竟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可不是中也所喜欢的。

那三人之后似乎又压低了声音交谈了几句,而后就是一阵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细细辨别之下,中原中也颇为讶异的察觉到那三个人似乎是故意挑了跟他所在地完全相反的方向离开的。这是想要警告他,他们已经发现了他的藏身之处,只是不想有牺牲才避免了战斗吗?

说实话,中原中也有些难以理解这里面的逻辑,那边明明有三个人,也就是说有三种武器,与他这边的的孤身一人比较,明明胜算很大才是,为什么不乘着自己落单的时候来清除障碍呢?

那个叫江户川乱步的小鬼,不是说具有堪比异能力的天赋的吗,难道连他是独自一人在这里都看不出来吗?

“切,麻烦死了。”等到那三个人都已经离开后,中原中也才小心地抓着地图站起身来,低骂道。像这种想不通的事情,他也懒得再想,事不关己也就罢了,生存下去才是王道。

中也无声地奔跑者,没几步就跑到一棵两人合抱粗细的老树后,确定暂时安全后才展开地图来看。

整个岛屿并不是特别大,却是被分做了整整二十四个区域,分别用字母A到字母X进行命名。

目前来看,C区域即将被炸毁,也就是说,C区域内的一切,包括土地都将永远消失。先前教官也提醒过,爆炸并不是每天真的要每两个小时炸一次,一天爆炸12次这种几乎毫无间断的情况,而是在晚上23点开始,持续到第二天早晨9点都不会有爆炸的情况发生。也就是说,在今天接下来的时间里,将会有8个区域迎来毁灭。

中原中也所处的B区处在很不错的一个位置,这片区域可以说是整座小岛的正中央,与C区虽是相隔不远,但要说那边的爆炸会波及到这里却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虽说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但中也出于不能再被发现的念头,最终还是盯着地图思索了许久,准备挑个或许会没人的区域暂时休整。

————————————————————

DAY1  8:30AM

就算是在这种随时会丧命的情况下,梦野久作却是毫无紧张感。他就像是不知道在那令人畏惧的异能力已经没有用了后,他自己就只是一个几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了一般,唇边仍然是挂着标志性的狂傲的笑容,手上则是握着属于他的“武器”。

说是“武器”,他拥有的这两件物品可不能用来杀人,就算是用来伤人都会略显不足。

他在教官那里拿到的东西,是一个扩音器,和一个小小的录音装备。

他对于这两样东西异常的满意。

作为最擅长于控制人的意识的他,自然是明白语言的力量是有多么巨大。因此他不仅没有抱怨于这套装备的无用,反而是异常的满意。

很可惜,暂时看来,是不能亲手杀人了呢。梦野久作撇了撇嘴,无声地站在了房屋的阴影之中。

他是搭乘飞机到达这里的众人中的一员,背着降落伞落地时发生了一些小意外,他的降落伞被树叉挑了个正着,而他也就因此被挂在树叉上挂了不短的一段时间。

落地后的梦野久作险些被摔了个七荤八素,他撑着头站起来后,就在连东南西北都没分清的情况下一通乱走,结果却是撞了个大运。

他在进屋后立刻认识到,这个房间没有任何的战略意义之后,随便拿了点补给,就转而躲藏到了这个不容易被发现的房屋阴影处。

作为被黑手党长期保存的秘密武器,梦野久作对于战术布局自然也是有他的一套想法。他所处的D区,三个派别的人都有,除了组合有两人在数量上稍占优势之外,黑手党与侦探社的人则各有一名,说不上势弱,却也没有压倒性的实力。

看起来,似乎同盟是摆脱这种尴尬局面的唯一方法。只可惜,梦野久作并不这么想。

他可没有与之前还是他的目标之一的中岛敦合作的意向,但他也懒得去寻找大队伍。习惯于独来独往的杀手,自然是更喜欢躲藏在暗处,随时给予对手致命一击的战术方针了。

终于,在游戏正式开始的半个小时之后,猎物到场了。

中岛敦此时忍受着浓浓的空腹感,这种感受让他莫名的熟悉。

简直和当年刚刚到横滨时的感觉太过相似了。

没有友人,没有依靠,甚至沦落到了要依靠犯罪为生的地步。与现在的自己何其相似。

“啊,有房子啊。”中岛敦看到眼前的房屋时,兴奋之情简直就是要满溢而出了。要不是因为他还有在参加大逃杀的自觉,恐怕就是要高喊出声了。

而就在中岛敦自以为躲藏的完美到没有人能够发现时,梦野久作却已经观察了他不短的一段时间了。

武器,长鞭。梦野久作暗中盘算着。根据那并不算熟练的握鞭手法来看,明显是对于这件武器极其生疏。因此,中岛敦至少不会对他造成致命伤。

不过,令梦野久作稍有些吃惊的是,中岛敦看起来居然对这个明显有不少藏身埋伏地点的这个地方没有丝毫防备。

明明是猫科动物,感觉怎么会这么迟钝啊。梦野久作忍不住冷笑。

不过梦野久作大概怎么也想象不到,中岛敦的感觉,居然是因为饥饿而退化了。

在进屋前,中岛敦象征性的转了转头观察了一下四周,而后就连忙冲进了房间,死死的关上了门。

至于梦野久作,他并没有立即跟上去,而是以一种便于进攻的姿态,蜷缩在了房屋的一角。

“啧。”梦野久作听到了那颇大的关门声后实在忍不住咂嘴。他方才看到中岛敦突然观察起了四周,还以为是自己的动作被发现了,让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做出了这样一个动作,目前看来简直就是个滑稽表演。

好在他也不是那么注重这种细节的人,短暂的无语后,他就以最快的速度无声地奔跑到了门边,只等着中岛敦出来时给他一记攻击。

没错,梦野久作准备用硬抢这种看似粗暴,却是最实用的方法,夺走中岛敦的武器。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