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镜花水月『太中』

&cp:太中&

&第一次写ooc严重注意&

&其实这个题目跟文基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太宰治此时正在一家不太起眼的酒吧中喝酒。

不,或许该说是泡女人更合适吧。

一杯电气白兰地入腹,太宰治看起来却是什么事都没有,漆黑如夜的眸子里连一点迷蒙都没有,还对着被他吸引而来的女人低声说着不为人知的情话。

但就连正与他对视着的女人也没有发现,太宰治微笑的面皮上,他的眸子虽然配合的轻弯出一个微妙的弧度,却是毫无感情。

"美丽的小姐,你可愿与我殉情吗?"

太宰治突然说道,手中新一杯的酒被他端至唇畔,此时,他的眼中倒是满是明媚的笑意。

只可惜,这对他而言的实话,反而被女人当做了戏言。

"您在开玩笑吧。"女人笑了笑,柔声道,"活着才能享受这乐趣啊不是吗?"

"……"太宰治有一瞬的愣神,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情场老手的架势,无声的笑笑道:"你觉得是就是吧。"
———————————————————————————
到了年底,就算是港口黑手党的成员也能得到那么一两天的假期。

中原中也虽然家里没有个柔软的女人在等他,却也需要个休息的间隙。毕竟即便他是重力使,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躲着地心引力不是,只要在这个地球上活一天就要克服重力一天,想想就够累的。

于是,在一次任务结束后,中原中也就去向森鸥外告假,森鸥外当时正陪着爱丽丝玩,便想也不想就大手一挥准了他的假期。

中原中也闲下来之后就先狠狠的睡了一觉,可惜周公不作美,让他在梦中又梦见了太宰那个混蛋。

梦中的太宰治如同一个黑色的影子,远远地站在那里,中原中也看不清他的面容,却诡异的知道那个人就是太宰治。

"呐,中也。"太宰治的声音如同他的人一般遥远到听不清晰,"我死了啊。"

"切,你没有死在我手上真是遗憾啊。"中原中也听到自己这样无所谓的回答,反正是个梦,"那你这个太宰的鬼魂跑来找我干什么?"

太宰治没有回答,只缓缓走上前来,趁着中原中也一个愣神就伸手摘下了他头上的那顶不合时代的可笑帽子。

"漆黑的小矮人中也。"太宰治弯眸笑道,看着中原中也气的跳脚,反而悠闲的将帽子扔起又接住,"我只是回来看你罢了。"

"我?"中原中也明知故问,稍稍偏过的视线里闪过一丝尴尬,"你不会是怕被女人们追着打才躲到我这了吧?"

"哎,真聪明。"太宰笑着,顺手揉了揉中原中也柔软的头发。

简直就像是揉宠物一样。

中原中也被自己的感想弄得一阵恶寒,他觉得太宰治如果真死了,绝对是死的时候撞着头了,才会如此不正常。

"中也。"太宰治随手将帽子扔回了中原中也手上,脖颈间的绷带随着他的动作若隐若现,"要醒了哦。"

"哈?!"中原中也还没反应过来,他就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正是自家房间的天花板。

"切,青花鱼混蛋。"中也啐了一口,翻身下床,走到门边时随手拿过外套和帽子,就径直向外走去。

鬼使神差的,中原中也在快入夜的时候转入了他与太宰治旧时常去的酒吧。

而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就是那个缠着绷带的人影,那个人依旧浅笑低语,他的身边亦永远不少女人。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被梦骗了,不爽之中又有些他自己也不愿承认的放松。

"太宰,没想到你还在这个地方玩女人。"中原中也随随便便的坐到了太宰治身边,又用眼神逼退了之前还缠在太宰治身边的女人。

"中也啊。"太宰治无奈的笑笑,做作的侧头看向那个女人离开的方向,"你还真是会坏人好事,那个小姐刚刚都快答应要和我一起殉情了,你就不合时宜的出来捣乱。"

"哈,这么说来还是我坏了你的好事?"中原中也大咧咧的坐下,让那人将自己曾经寄存在这里的,那贵到要死的八九年的帕图斯拿来,倒上一杯。

"中也什么时候对酒如此慷慨了?"太宰治自然知道这酒的价值,寻常时候,中也从不会要这种酒。

"仅限今夜。"中原中也回答,飞扬的眉眼间却有一丝掩饰不掉的尴尬,再配上微微发红的耳尖,太宰自然就明白了中也的想法。

太宰治随意的伸手一把摘下中也头上的帽子,站起身就是不让中也拿到。

出乎他意料的,中原中也没有像平时那样愤愤的跳起来,一边喊混蛋一边尝试着要将帽子取回。

太宰治看着微微愣神的中原中也,突然觉得这个老搭档今天不对劲的很。

"中也?"太宰治低声唤了一句。

中原中也回过神来,见太宰治一副见了鬼的认真表情,佯作炸了毛般的伸手去抓帽子,却被太宰治预判躲过。

"小矮人也有心事了?"太宰治眯眼笑道,细细的眼缝间闪着忧虑的光,嘴上调笑心中反有些担心。

"我梦见你死了。"中原中也挠了挠头,以略显低沉的语调道,"你应该很高兴吧,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不过。"中原中也语调一转,咬牙道:"如果你以后真的死了还敢来骚扰我,我一定让你后悔你已经死了这件事。"

太宰治一愣,他这个搭档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但刚刚的那句话中,他却听出了至少三种意思。

趁着太宰治些微的愣神,中原中也劈手夺过自己的帽子,仰头将那杯之前几乎没沾过的帕图斯一饮而尽,转过身扬声道:"你给老子好好活着,要不然死了之后就别来骚扰老子。"话音一落,没有给太宰治丝毫的反应时间,潇洒的走了出去。
———————————————————————————
"之后的事么?"太宰治对着一个棕色短发的女人轻松的笑着说。

"之后啊,我就再也没见过中也了。

"听说是在一次任务时死了,不过呢他可没有坟墓,就算有,也一定是小到让我看不见的小坟。毕竟他可是小矮人啊。"

"那,你爱他吗?"女人爽利的问到。

"我可不懂什么是爱啊美丽的女士。"太宰治摊了摊手,"不过与他待在一起,确实让我很舒服。"

"说起来,当时我也没有和他约定让他不要来找我呢,所以我也颇为烦恼。"太宰治眼神哀伤,面上的笑容却一如既往,"他老出现在我的梦里。"

"那你想要怎么办呢?"

"所以,愿意与我一起殉情吗?"太宰治轻声问道,玩世不恭的笑容让他的这句话如同一个特殊的情话。

"真是个风趣的先生。"女人笑道,眼神却一下子冷了下来,没说几句话就慌慌忙忙的离开了。

"嘛。"太宰治偏头看了看那女人离开的方向,轻声笑了笑,"果然不愿意啊。"

END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