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四季折之羽『中篇』

&cp:金时&

&ooc注意&

&歌曲《四季折之羽》衍生文&

&之前因为考试拖了好久实在不好意思= ̄ω ̄=&

&如果这样也没关系的话&


Chapter3

昨日才下过雪的森林,表面上是一片宁静。


或许是因为天气过于寒冷,森林中连鸟类扑棱翅膀的声音都听不到。冷硬干枯的树枝交错连结,远坂时臣仰头试图看到被树枝遮掩的天空,却只看到一个个蓝色的小格。


“别光顾着看天。”吉尔伽美什忽然开口,他仍旧在一步不停的走在前面,却像是头后长了眼睛般出声提醒。远坂时臣一惊,连忙停下步伐,就在他脚尖前不到一寸处的雪地中有一个异常的凸起。他的内心没来由的生出一股寒气,退后一步,手指无意识的向前伸出,想要去触碰那被埋在雪中的物件。


但他却在指尖碰到白雪的刹那间停住。


远坂时臣的目光落在那抓着自己的手上,半停滞的头脑甚至不能告诉他这只手的主人是谁——即使这地方只有他们两个人。


“怎么,想丢掉你的这根指头?”


那极其漠然的声线终于拉回了远坂时臣的神智,他抬起头,正正对上吉尔伽美什的一双红眸。


他从那红眸之中清楚的看到自己茫然的眼睛,青蓝色溶在赤红中,在刺眼之余又微妙的显得美艳。


“抱歉。”远坂时臣低下头,“我只想知道这是什么。”


吉尔伽美什没说话,他依旧强硬地抓着对方的手,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远坂时臣倒也不慌乱,稍显瘦削的肩膀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他既不说话,也不动。他看着那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脑中思绪混乱。


“好奇害死猫。”吉尔伽美什最终还是放开了手,丢下这样一句话就站起来,绕开那捕兽夹继续向前走去。


远坂时臣深深吸了口气,收回一直伸着的手。他在迈步的一瞬间突然感觉到裤脚异常沉重,他望着已经走得有些远了的吉尔伽美什,定定神才快步赶上。


越往森林里面走,树木便越多,雪也积的越厚。远坂时臣小心地踏着吉尔伽美什的脚印,一步不差的沿着向前走。每每有不正常的拐弯时,他总会看向那雪中的凸起,眉梢不经意的挑起,眼底泛着厌恶的色彩。


走了很久,吉尔伽美什蓦地停下步伐,跟在他身后的远坂时臣虽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但也是及时停下。他想要走到吉尔伽美什身侧,却在刚迈了一步时被拦下。


“躲开。”吉尔伽美什低声说,那声音犹如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令远坂时臣一惊。


“不要问任何问题。”说着,吉尔伽美什将阻拦的手收回,“回去。”


“哈?”远坂时臣完全没弄明白这是个什么状况于是他试图绕过吉尔伽美什看到前面的情况,可他与吉尔伽美什个头差不多,而且吉尔伽美什就像是知道他要从哪一边向前看一般,不动声色的稍稍挪动步子,就让远坂时臣无从下手。


“啧,你怎么这么多事?”吉尔伽美什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他转过头,血色蛇瞳中私有鲜红的信子在一吐一收,“走!”


“……是。”


远坂时臣在遇见吉尔伽美什之前,从没有过比现在更狼狈的时候。


在吉尔伽美什吼出“走”那个字的时候,他就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一般转身就向回奔跑,他甚至只能靠本能沿着原路返回。陈雪被他踢起,身后就像是又飘起细雪一般浮起一层雾。鞋和衣服都已经被雪弄湿了,脚就如同不属于他一般都没了知觉。


他只知道,这场对抗不是他所能参与的。


远坂时臣对于危险的敏感程度远超过普通人,之前他停下不仅仅是为了去观察那个捕兽夹,更是因为他察觉到了远处所蕴含的危机。


他相信吉尔伽美什也感受到了,所以既然吉尔伽美什对这件事无动于衷,那也就意味着这件事凭他一个人就能解决。


但……为什么他不让我看到发生了什么?


远坂时臣弄不明白。


正因为他处在这样一个状态下,他没有发现,就在他的身后,随着他的离开,两侧的树枝不断颤动。昨夜所留下的积雪落下,掩盖掉了他来过的痕迹。


在回到屋中后,远坂时臣就一直坐在桌子那抬眼就能从半开的窗子看到屋外情况的位置。


尽管他此刻的手脚都已经冷到没了知觉。白衣上的雪仍然凝结在他身上,而他就像是没有察觉到一般,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屋外的温度与屋内几乎没有区别,在不时吹入的风的降温下,远坂时臣却依旧坐的端正而优雅。


与他一动不动的坐姿不同,他青蓝色的眼眸看似是盯着桌面,但每当屋外有了哪怕一丝动静,那不懂得隐藏的瞳孔就是骤然一缩,当动静消逝后才会逐渐恢复原状。


他一定不会有事。


远坂时臣告诉自己这个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来强迫自己坐定,而不是在某个时刻忍不住去打扰吉尔伽美什。


毕竟去了也不过是累赘。


即使远坂时臣此刻所想的事情是这样的让人悲哀,他的心中却没有一丝波澜——或者应该说,是自认为没有波澜——那样多的年月过去,时间早已经将这名为“远坂时臣”的“人”的感情消磨光了。


『不对。』


远坂时臣的脑中突然跳出了另一个声音。


『如果你真的没有身为“远坂时臣”的“人”的感情,又怎么会对“吉尔伽美什”这个“虚假”的存在这么上心。』


他不是虚假的存在。远坂时臣对这一点却是异常的坚持。他是“真实”存在的“人”。


『何必自欺欺人?如果你这么坚信“吉尔伽美什”只是个“人”,不如把你这个“人”的真相告诉他,看看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不行!只有这件事……绝对不行。


“都给本王安静!”


奇迹般的,远坂时臣脑中的那个声音随着这个声音突然就消失了。


这是,谁的声音?


远坂时臣蓦地抬起头来,满脸的不可置信:“什么?”


“我是说冷死了。”金发男子背对远坂时臣站着,说话的同时用力将窗子关上,“都这么晚了开什么窗。”


远坂时臣怔住。


刚刚是,听错了吗?


“你难道就这样坐了一天?”吉尔伽美什走到他面前,俯身与他平视,“冻傻了?”


“……没。”远坂时臣试图活动一下身子,意外的发现下半身都已经僵住了,“你刚刚说,坐了一天?”


“真是傻了。”吉尔伽美什撇嘴,眼中却溢着笑意,“已经晚上了啊,你居然都不饿?”说着他向旁边让了一步,示意时臣看看外面的天色。


虽然隔着窗子,但远坂时臣还是很明确的感受到了。


已经很晚了,外面连一丝光芒也没有。就连月亮都不出现了。


“抱歉,想了些事情。”


“看出来了。”吉尔伽美什耸耸肩,“嘛,我也没什么胃口,想休息了。”


“那……”


“我不打算跟你挤。”吉尔伽美什没打算让远坂时臣把话说完,走到柜前拿出一床被子,“我睡另一边。”


还没等远坂时臣舒一口气,吉尔伽美什接着说:“啊对了。”


远坂时臣一惊:“什么?”


“今天在森林里的事,永远别问也别说出去。”吉尔伽美什在墙边蹲下整理被褥,平静的说着满是警告意味的话,“否则你就离开。”


“是,我不会问的。”这种话完全在远坂时臣的预料之中。


“嗯,晚安。”吉尔伽美什拍了拍被子,再没打算说话。


啊啊,晚安。远坂时臣想,却不知是在对谁说。


吉尔伽美什究竟是谁。


我真的是在自欺欺人吗?


如果知道了他的秘密,我还会选择和他在一起吗?


等到春天……


远坂时臣躺下后脑中全是这样那样的疑虑,他面对着墙,眼睛半睁半闭,意识极其清醒。


但,思考却被打断了。


睡在对面的吉尔伽美什没有预兆的开始咳嗽,即便他尽力掩饰,却依旧让远坂时臣听得很清楚。


是受寒了吗?


远坂时臣不敢有什么动作,毕竟在吉尔伽美什看来他已经睡得很沉了。


“睡着了?”吉尔伽美什轻声问。远坂时臣听到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连忙闭上眼装作睡熟了的样子。


吉尔伽美什站在一旁,沉默地看着远坂时臣。


若是原本的吉尔伽美什,他肯定不会对是否要叫醒一个人这样的事情有犹豫。


但这个对象是远坂时臣。


远坂时臣感觉到了那视线,只感到浑身不舒服,他勉强维持着原本的睡姿,偶尔稍稍动一下肩膀。


吉尔伽美什坐了下来,他俯下身,以嘴唇触碰远坂时臣的耳廓。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样做,只是遵从了自己的直觉。


这或许不足以被称呼为亲吻的动作让两人都有些不适应,远坂时臣皱皱眉,假装自己还睡着般只是抬手在耳边一挥,却是挥了个空。吉尔伽美什在他抬手的一瞬间就坐直了,看着远坂时臣这样的反应突然笑出了声。


“这仿佛是在卧榻上散花的处女般的表情,我喜欢。”吉尔伽美什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了这么一句话,而这句话却很不幸的被远坂时臣听到了。


……哈?远坂时臣只感到一阵恶寒,这个家伙是把他当一个玩物了吗?


“嘛,你别介意。”吉尔伽美什戏谑的说,“不是针对你,只是顺口就说出来了。”


除了他还有有谁能顺口说出这种话。远坂时臣无奈,没有睁眼依旧背对着吉尔伽美什:“你,从什么时候察觉到的?”


“早就知道了,你一点都不会装啊。”吉尔伽美什在他身边躺下,远坂时臣也只好向墙的方向缩了缩,给他让出来个位置。


然而在吉尔伽美什躺下来的一瞬间,远坂时臣只感受到了一股寒气,没有一点人应该有的温暖。他转过身,直视着吉尔伽美什:“怎么这么凉?”


“一到冬天就这个样子。”吉尔伽美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嘴上这么说,身体却不自觉的朝远坂时臣的方向挤了挤。在远坂时臣想要再向后缩时他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腿也像蛇一样缠上时臣的腿,“所以,这个晚上就拜托了。”


远坂时臣看着吉尔伽美什的笑容,只是略微皱着眉,却没有再向后退。吉尔伽美什的身子就像是一块冰,抓住他的那只手也是冷的不像样,而那双赤瞳中的神色却像是一个纯良的孩子,完全想象不出他能说出方才那样的话语。


大概是因为有了人的温度,吉尔伽美什很快就进入了睡眠,并极平稳的呼吸着,金色的睫毛微颤,美得让人怀疑这是否只是个梦境。


与他相反的,远坂时臣是睡不着了,不管他怎么捂着,吉尔伽美什的身体却没有丝毫暖和起来的征兆。


这真的是人应该有的体温吗?远坂时臣抿紧嘴唇,尽量维持着不动,在吉尔伽美什腿搭上来的地方,已经变得和他的体温一样冰凉了。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远坂时臣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缩在自己那安全的壳内,观察着外面的一切。


————————————————————————

下章预计会有麻婆愉悦反应,闪闪时臣下山游玩什么的『哪里不对×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