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四季折之羽〖中篇〗

&cp:金时&
&ooc注意&
&歌曲《四季折之羽》衍生文&




Chapter2
伴随着第一道晨光,远坂时臣蓦地睁开眼。

远坂时臣那仍有些迷蒙的双眼中却是掩不住的警惕,面无表情的环顾四周,在意识到这房间中只有自己一个人时,他才稍稍放下了戒备。

没想到他倒是个勤奋的人。

他起身整理床铺,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将一切做到最为完美。或许可以被称为神经质的行为,在远坂时臣看来,却是再正常不过。

在整理完被褥后,远坂时臣走出屋门。刚睡醒时的迷茫早已一扫而空,眼底满是清醒和被掩藏到深处的少许温柔。

雪积得很厚,篱笆口有一串脚印一直延伸到山中。大概是吉尔伽美什留下的吧,远坂时臣想。

昨晚才下过那样大的雪,此刻的天空却蓝得透亮。除去远处模糊的几朵白云外,简直可以用万里无云来形容这样美丽的天气。

不过无论如何到底还是冬日,轻微的风携着寒气钻入衣物与肌肤的间隙,远坂时臣下意识地拉紧领口和袖口,仔细打量了一番身处的庭院,动了动被白雪包围而有些僵了的脚来到角落拿起倒在地上的扫帚便开始打扫过厚的雪。

于远坂时臣而言,这一天他的心情很好,而这一切全部被他的哼歌声所诠释。

那是一首曲调平淡的曲子,但在哼到某些句子的时候,远坂时臣的音调会不自觉的上扬,轻薄的雾气从他的鼻尖飘扬而起,而后迅速消散。


暗红色和红色摆在一起还真是适合。

吉尔伽美什不知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望着远坂时臣缓缓向自己这边踱过来,就像是没有感受到双足双腿的冰凉一般,仅仅是安静的站在雪中观察,毫无出声打扰的打算。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和服,耸了耸肩。没关系,等过一段时间,再换一件带颜色的好了。

不过,这个不速之客倒也不算是一无是处。他侧耳倾听着那人的哼唱声,咧嘴微笑。

那一边,略弯着腰将雪一点点扫到边缘处的远坂时臣仍是维持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向后退着。他的手心出了些汗,湿漉漉的感觉让他皱了皱眉,暂时停住了动作——同样,哼唱的曲子也暂时停住。

他这一停倒不要紧,反而是给观察的人打了个措手不及。吉尔伽美什沉吟片刻,决定终结这场观察与被观察的游戏。

“怎么停了?”吉尔伽美什的声音中带了些许戏谑,“不想扫了?”

只看远坂时臣身子一僵,下意识的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后才带上礼貌的笑容转过身:“你回来了。”

“啊啊,说的好像我们很熟一样。”话虽这么说,吉尔伽美什的声音中却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怎么,没想到我会回来的这么早?”

“原本以为你要等到晚上才回来,毕竟猎人都是早出晚归的。”

“啧。”吉尔伽美什以一种莫名的眼神盯着远坂时臣,直把他盯到浑身发毛,“如果我不回来,你打算自己出去找食吗?”

“啊?”远坂时臣勉强从喉咙中挤出一个毫无意义的音节,之后就只是以稍显涣散的眼眸看着对方。

“瞧你这无趣的样子。”看着对方的反应吉尔伽美什顿时没了继续这个话题的兴趣,“一会你和我一起上山去吧。”

吉尔伽美什原以为远坂时臣会犹豫,于是就以好整以暇的神色望着他。但出乎他意料的,远坂时臣只是回了一句“好。”

“……”这样直接的回答搞了吉尔伽美什一个措手不及,他沉默片刻,抬起手中的猎物在远坂时臣面前挥了挥,“这算是早饭,你扫完之后就进来。”之后他径直转身回屋,还将门摔的巨响。

也正因如此,他并没有看到远坂时臣的神情。

远坂时臣的视线落在空处,似乎还在看那就连血液都凝固了的死物。静如止水的青蓝色眼眸中,少有的流露出强烈的情感,而那情感,名为“慈悲”。

呆立片刻,最终远坂时臣只是叹了口气。扫帚与雪接触,一点点将雪扫向篱笆旁。房顶上昨晚积下的雪被风一刮,就围绕着他缓缓降落。

炊烟袅袅,伴随着肉类所独有的香味扩散开来。远坂时臣脸上神情不变,可他那握着扫帚的指节却泛着不正常的青白色。雪堆逐渐增高,将近把篱笆都完全覆盖。屋前的积雪扫尽,他又穿越整个院子将扫帚放回原处。整了整衣服,回身看向远方的天空。

后悔了吗?他的右手按上心口,询问着自己。

恰好在这一刻,吉尔伽美什偏过头,从半开的窗口看向远坂时臣的背影,手下的动作都是一滞。

他,是在想些什么?会选择离开吗?

如果他选择离开,那么……

下一秒,远坂时臣转过身,只看到那金色短发的发梢在微微晃动。

怎么会,既然自己做出的决定那就绝不会后悔。

敲门声传来,吉尔伽美什却像是没听到一般连头都没回。

与之相对的,敲门声也没有再响起。内外二人都有他们自己的坚持,等待着最后究竟是谁会先败下阵来。

最终,还是门外的人先服了软,晃荡的更加厉害的木门伴随着声响打开,远坂时臣缓步踏入屋内。

“先坐。”吉尔伽美什头也不回的说。

“是。”远坂时臣极正式的跪坐在桌前,轻闭上双眼,之后便是一动不动。

两人几乎是背靠着背,近到连呼吸都能听到的地步。

然而他们就像是位于两个平行世界一般,没有丝毫交流。


不一会,盛放着食物的物事被摆上木桌。吉尔伽美什坐在他的对面,以一种极无所谓的态度摆弄着手上的木筷。

远坂时臣睁开眼,那一瞬间他的眼中有不可掩饰的不安。而坐在对面的吉尔伽美什就像是没有注意到一般,说了句“我开动了”就动了筷子。

而远坂时臣的手,只是抚上筷子,却没有动筷的意思。

“怎么,你不吃肉食?”吉尔伽美什不经意的问,筷尖抵上碟沿,侧着头问。

“……是的。”

“你想饿死在这里我也不拦着,但你既然答应了我要陪我上山,最好不要食言。”以左手点着桌面,吉尔伽美什漠然的看着远坂时臣,“如果你在山上倒下了可没有人帮你收尸。”说着,吉尔伽美什就夹起一块肉放在对方面前的碗里,之后就只是安静的看着他,瞳孔随着呼吸一扩一缩,犹如蛇的信子。

“……我开动了。”远坂时臣最终还是屈服了,轻声说了这么一句,略低下头夹起碗中的食物放入口中,脸上几无表情。

事实上,吉尔伽美什做饭的手艺不错,远坂时臣所表现出的抗拒仅仅是因为他的内心作祟。

毕竟,他也是……

远坂时臣小心的隐藏起自己的眼神,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一点也不擅长隐瞒自己的内心,只是擅长于欺骗罢了。

欺骗别人,欺骗自己。

那一边,吉尔伽美什的视线似乎是不经意的经常扫过远坂时臣的面部,手上动作未停,眼中却全是探寻。

他不愿去直接询问,因为他不认为远坂时臣会如实告诉他,因此就只希望从细节处探知对方究竟在想些什么。

这一顿饭,满腹心事的两人都食之无味,满脑子都是自己的事情。

“吃完了?”

远坂时臣刚打算放下筷子,就听到吉尔伽美什的声音。他倒也不怎么惊讶,就只是点头:“嗯,我吃完了。”

“那么,先换件衣服吧,穿这么显眼可不行。”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吉尔伽美什站起身走到储物柜旁拿出件和服来,“你先换。”说完就将和服扔给远坂时臣,之后就径自离开房间。

吉尔伽美什故意站在门窗的死角处,仰头看着天空。

他讨厌这样晴朗的天气,这样的天空总会让他觉得在被那一群以世间为棋盘的神明所窥视。他无意识的伸出手去,对着天空虚握拳头。原本已经变暖了的和服下摆和脚底再一次渐渐冷却下来。啊啊,身子冷的简直不像话。吉尔伽美什蹲下身子,随手包了一个雪球。

听起来很是不可思议的,对于吉尔伽美什来说,雪是没有温度的。

他握着雪球,而雪球甚至没有一点点融化的迹象,赤红的眼瞳盯着那个雪球,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蓦地,他狠狠地将雪球扔了出去。

天神们啊,你们的愚蠢就让我吉尔伽美什来揭示。

我的生命,可不是你们所能掌控的。

木门打开,远坂时臣刚一踏上雪地,吉尔伽美什就转过身来,将他从头打量到脚。

白色一点都不适合他。

和服对于远坂时臣而言意外的合身,但白色却连他那如火焰般的特质都淹没。此刻的他,就只是一个普通的贵族罢了。

“你还需要些别的东西。”吉尔伽美什看着他,“用来防身。”

“我有带防身的东西。”远坂时臣指了指自己腰间的短匕。

昨晚竟然没有发现他带了这样的东西。

但吉尔伽美什没有询问下去的兴致,只是说:“那走吧。”便径自沿着自己回来时的道路向外走去,完全不在意远坂时臣是否会跟上。

还真是个任性的人啊。远坂时臣如是想,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
总感觉写了一章废话QAQ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