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四季折之羽『中篇』

四季折之羽『中篇』
&cp:金时&
&ooc注意&
&歌曲《四季折之羽》衍生文&
&第一次写中篇,写的不好还请见谅&





Chapter1

一年中的最后一天,山下热闹至极,而在这座仅有一所人家的山上,却是安静到令人害怕。

从窗口投出橘红色的光线,映在白雪之上。原本是最为温暖的颜色,然而,在那光明之中,鹅毛大雪依旧没有一丝停的意思,反而是在狂风的支持下,跳着疯狂的舞蹈。

一道人影同样被投射在地上,修长的人形在跳跃的火光的掩映下,犹如鬼影。

此刻正坐在桌前,凝视着桌上的烛焰,以左手食指规律的敲击着桌面的男子即是那黑影的主人,金色的短发散射着黯淡的烛光,使他整个人都带上的一层柔和的光,恍如天神。

窗外的风声并没有被木墙削弱半分,传到男子耳中,仍然如同鬼魂的尖叫。

这房子极为破旧也极为狭小,房子的西侧摆着一套被褥,被褥旁有一个储物柜,东侧是一个灶台一类的东西,旁边就是基本上挡不住风的房门。而房屋正中,就是这一张桌子。桌上的摆设也就是一盏红烛,再无其他东西。

很明显,男子并不适应这样的风声,他不自觉的蹙眉,红瞳中尽是不满的情绪。

没过一会,大概是实在无法忍受,他站起身几步走到门前,拿起灶台边都一根较宽的木板就顶在了门上。

风声终是小了些。

男子转过身,准备走回桌边时,门的那一侧突然传来了一阵礼貌的敲门声。

他的动作一顿,修长的手指握上木板。打开门的前一瞬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略低下头,阴影笼罩上他大半张脸,看不出他此刻的表情。

下一刹那,门被毫不犹豫的拉开。

冷风猛地倒灌入房间,烛焰跳跃得极其剧烈,光
芒一隐一亮,像是要熄灭了一般。他忍不住拉紧了有些松垮的和服领口和袖口,之后一把就将门外那人拉进了房间:“有什么话进来再说。”

门再一次被紧紧关上。

他这才有时间仔细打量了一次这个不速之客。
那人大概是有些冻僵了,在刚刚进门的那一会儿竟是连动都没动一下,暗红色的和服上落满白色的雪,明灭的烛火在他身后,使得他整个人就是一个黑影,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这个人给予金发青年的感觉,竟像是一团火焰。

虽然微弱,但依旧足够温暖的火焰。

“先坐。”青年开口,径直跪坐在桌边。刚刚进来的那人在一愣之后也一同跪坐下来,两人面对着面,眼神中带着探究。

“打扰了,在下远坂时臣。”许久之后,那人终于开口,“这场雪实在来的太过突然,能否让在下在这里暂时叨扰一晚?”

“看样子你是第一次上山吧。”金发青年侧了侧头,“这里在下了第一场雪后,要等到来年春天才可以下山。”

“这……”远坂时臣沉默了,青蓝色的眼眸中满是无奈。

真是对漂亮的眸子。

“顺便,这里只有我这一户人家。”青年看似无意的说道。

之后便是更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两人眼中都是思索的神色,只是所思考的东西完全不同。

“嘛算了,你就在这里住到来年春天到来吧。”金发青年率先打破了沉默。

“那真是,太感谢了。”远坂时臣按照礼节行礼表示感谢。

啊啊,怎么会是这么个无趣的男人。

“那么,你就将就点睡在那里吧。”青年抬手指了指被褥,“我看你是个养尊处优的人,为什么会跑来这里?”

“在下只是来这里观赏雪景,却碰到了这样的麻烦事。真是打扰您了。”

……这算什么理由。

“别对我用敬称。”青年的声音不易被察觉的变得低沉,“我又不是什么贵族。”

不是贵族?远坂时臣在内心摇头苦笑。他见过的贵族不少,也因此并不是以貌取人的那种人。即便眼前人穿着破旧的素色和服,但气质这种东西可不是想要掩饰就能掩饰的了的。

“那您……”话音刚出口就被对方一个瞪视就憋了回去,远坂时臣只好改了话语,“你今晚睡在哪里呢?”

“像这种大风的晚上怎么可能睡得着——你听外面那声音。况且这里也不过是个容身的地方门窗响得更让人睡不着了。”

“……”远坂时臣感到无比的疲惫,这人究竟是想要暴露出自己养尊处优的习惯,还是想要掩饰自己的身份啊。他沉默一会,再度开口,“啊真是失礼,这么长时间还不清楚该怎样称呼你。”

“吉尔伽美什,如果记不住就叫我吉尔。”

这个名字……不像是日本人的名字。远坂时臣又看了看对方的金发和红瞳,疑惑越来越大,但识趣的没有追问。

“叫吉尔有些太失礼了,还是称你为吉尔伽美什吧。”

“无所谓。”吉尔伽美什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得转移了话题,“如果你明天早上起来发现我不在,不用太惊慌。毕竟我是个樵夫,也还算是个猎人,必须要早些上山。”

远坂时臣的瞳孔蓦地紧缩,连忙低下头掩饰住自己的慌张,但他那宽袖下的手仍是不自觉的握紧:“是个,猎人?”

“毕竟在冬天我是不可能冒险下山的,得自给自足。”像是没有发现对方的异常般,吉尔伽美什站起来走到墙边,伸手抚摸着冰凉的木头,手指沿着毫无规律的纹路游走,“所以,我也会狩猎。”

“那么,有遇到过什么有趣的猎物吗?”远坂时臣轻声问,不知为何声音中带着一丝恐惧。

“我哪有那么好的命。”吉尔伽美什回过头笑着,妖冶的红瞳中却没有丝毫暖意,“不过,倒是看到过别人的捕兽夹捕到过漂亮的猎物。”

“别看这山荒成这样,可是有仙鹤在这里栖息呢。”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