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嘉瑞嘉】情人(上)

预警

cp:嘉瑞嘉无差

现代paro,性格有所弱化,ooc注意

七夕挖坑,会尽量快地填上,两到三章完结











【壮年时挥手间金戈铁马,角声满天,终了时当马革裹尸,尸骨归天。事多坊间流传,史书寥寥数笔,是为永存。此乃本将终身所求,先生莫劝。】

嘉德罗斯正坐在电脑前。房间内没有开灯,他也没有拉上窗帘,外面的漆黑就这样一点不带掩饰地透入房间。

整个房间唯一的光源,就是他面前的电脑屏幕。

冰冷的光照在他的脸上,给他整个人都染上了些不属于人世的光彩。而嘉德罗斯自己却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时间一般,手指依旧在键盘上飞快地打击着。

00:00

嘉德罗斯的手机闹钟尽职尽责地响起,他并没有急着去关掉闹钟,颇为享受地听着那首歌——

沙耶の唄

那是他几年前接触到“沙耶之歌”那款游戏之后,就再也没有换过的手机铃声。

在沙耶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他敲下了最后一句话——

【那,将军您,想在什么时候,真正决定您的归宿呢?】

WORD文档左下的字数统计上,显示着10000的字样。

嘉德罗斯将文章发给了自己的编辑后就将对话窗口关上了。他并没有急着去睡觉,在关了电脑之后打开了手机刷微博。

他看着一排微博问答,兴致缺缺地翻了翻,随手回答了三个问题。

那三个问题概括起来就是:“最喜欢什么书”“最喜欢什么歌”“最喜欢什么游戏”。

嘉德罗斯的回答极其简略:“玛格丽特·杜拉斯《情人》”“《沙耶の唄》”“《沙耶之歌》”

在他回答完之后,他的微博在三秒钟之内就炸了锅。

嘉德罗斯稍微扫了一眼,发现大部分都是可以用一个表情包概括——

[吃鲸.jpg]

无趣。

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他将手机扔在电脑桌上,走到床上一头栽倒陷入轻软的床垫中陷入睡眠。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做的这个梦。

但当他醒过来之后,他清楚地记得梦中的一切——

一个面容枯槁的女子穿着一身简简单单的白裙,站在一个多为艳绝的女子穿着华丽的西方宫廷式繁复的布料来来往往,她们的手中或是香槟或是红酒,化着精致的妆容和一看便是精英的男子交谈的地方,却没有丝毫的不合适感。

嘉德罗斯一眼就看到了她。

或许其他人也看到了她,却没有人走过去跟她交流。

她的手上甚至没有高脚杯。

她被整个宴会孤立,却依旧从容,仿佛是她将整个世界孤立。

嘉德罗斯走到她面前,而她似乎也注意到了他,她的眼神深邃而平和,她用她那干涸的苍白的唇勾起一抹笑来。那笑容仿佛是一个导火索,将她的整个面容都点燃,而后迅速烧尽,只留下一节废墟。

他没有在意,走上前将手中的香槟递给她:

“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意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1]

嘉德罗斯翻过不知道多少次《情人》,对这一段的印象,比起后面所有的片段都要更强。

他的话音刚落,整个梦境就以摧枯拉朽的速度毁灭。

只留下了女人的那双见过无数风霜雨雪的眼眸。

他看着那双眸子,笑声从他的喉间滚了几道弯才发出,而后他毫不留恋地一拳击出,打碎了梦境。

10:05

嘉德罗斯打开手机,看到了来自他的编辑的两条消息。

“已改,望注意标点。”

时间1:00

“已发。”

时间6:00

嘉德罗斯的编辑叫格瑞,他虽然没见过,却在一段时间的交流中清楚地知道,那是一个严谨到分号的人。

他不讨厌这样的人,甚至还很喜欢这个人不多话的性格,至少不会让他感觉幼稚到不愿应付。

“知道了。”嘉德罗斯回复。

在解决午饭的时候,他把笔记本电脑搁在桌上,动了动鼠标翻着新书的榜单。

在一排明显就是为了迎合读者而起的看似很抓人眼球的书名中,嘉德罗斯看到了一本名为“志”的小说。

他将鼠标移到上面,看了看唯一的一章。

才看了开头,嘉德罗斯就被这个作者的大胆感到了惊讶。

虽说是白话,却是完全按照史书的写法走,开头先介绍人物,而后缓缓书写这个人的一生。

笔锋冰冷,完全的上帝视角,而笔下的人物和世界观却火热得犹如真实。

第一章不过3000字,却是完完全全勾起了嘉德罗斯的兴趣。

但他也知道,这样的小说,恐怕很难得到读者的注意。

快餐文学的当下,除非是经典名著,又有多少人有兴趣去钻研一本网络文学中的东西。

嘉德罗斯扫了一眼作者的笔名。

“斩”。

倒是意外的适合。

嘉德罗斯在空无一人的评论区里打了一个“不错”,又随手点了收藏,就关上了网页专心吃饭。


[1]出自玛格丽特·杜拉斯《情人》开头部分


TBC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