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亮瑜】今夜的滋味(上)


预警:

亮瑜特工设定,有参考史密斯夫妇

虽然是这个题目但没有车

我流亮瑜,有ooc注意

两章或三章完结

 

诸葛亮开车回到位于郊区的独栋别墅的时候是深夜十二点,按理说他应该回到家中休息,但他却并没有从前门直接回家。他停下车后的第一个动作是将车停在别墅门口,打开远光灯直直照射着家门。

而他本人,则在拿下了今天才隐藏在驾驶座座位下方的左轮和子弹后,借着远光灯的庇护绕路,最后从颇高的栅栏上轻盈越过,悄无声息地安全落在疏于打理的草丛中。但他脑海中丝毫没有出现要辞掉那明显是偷懒了的园丁的念头。

或许该说,他现在没有想这些事的余裕。

按照组织之前给自己的情报,周瑜早就已经回到了家里。而自己专门调后了两个小时回家,虽说是给自己留下了时间准备,但对于周瑜来说,他同样有时间进行准备,而且肯定是比自己准备得更加充分。

甚至可以说,这整个别墅,都是周瑜的主场。

而诸葛亮,则要在这个主场中找到破绽,并且将破绽迅速扩大化成自己的优势。

诸葛亮明知道自己现在正处于劣势,却并不怎么紧张,反而唇边还带着些游刃有余的笑。

西蜀集团的卧龙先生,从无败绩。

 

周瑜早就看见了家门口突然亮起的远光灯,他只看了一眼,就将加厚的窗帘放了下来。

视线的遮挡对两方都有影响,周瑜此刻看不到诸葛亮的动作,同样的,诸葛亮也看不到周瑜的一切安排。

周瑜的表现要比诸葛亮轻松得多了,他走到酒柜边取出一瓶82年的拉菲,用启瓶器将木塞拔出,单单是木塞子上沾染的红酒的芳香就足以让人迷醉。

他一点都不着急,拔出软木塞后他就将那瓶昂贵的红酒放在一边让它自己进行化学反应。周瑜的目光扫过一片昏暗的家中的装潢,眼中闪过一丝遗憾。

那酒柜中的酒,即便是不如他现在正在醒酒中的那瓶昂贵,却也都身价颇高,寻常就连他自己都不怎么去喝,而今天过后,这些酒也只能是遭到暴殄天物的结果了。

不远处的墙上是他和诸葛亮两人的照片,有单人的,也有两个人一起照的。屋内没有开灯,并不是为了让诸葛亮觉得他不在家从而放松警惕,甚至都不是专门用来对付诸葛亮的,让诸葛亮失去视野只是顺带,最主要的原因只是为了之后的对决中,让他不会为了这些俗事分心。

周瑜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弱点。

相对于诸葛亮的果断决绝,他稍有些优柔寡断。这并不是说他不够冷酷,或是妇人之仁,只是因为他对于与自己相处时间长了的东西有些依恋感。

包括诸葛亮这个人在内。

但是他依旧会毫不犹豫地一枪打穿诸葛亮的脑壳。

这不是他和诸葛亮两人间的第一场对决,但却是两人之间第一次陷入了不得不面对面搏斗的境地。

当初周瑜和诸葛亮在一起的事情弄得西蜀、东吴两大集团上层惴惴不安了许久。就算是信他如孙策,都曾经私下问过他以后要不要回避开与西蜀之间的争斗,而周瑜只是笑笑,说了一句:

“我公私分明。”

时间过得也是快得过分,转眼间他与诸葛亮都从台前转向了幕后辅佐,除了些过于棘手的事情,甚至不需要两人在背后指挥。

或许,唯一能将两人逼入绝境的,就只有对方。

宿敌这个词,几乎就是为两人量身定制的。

周瑜抬起手,手上那块表还是在一起两年后他过生日的时候诸葛亮送给他的,茶色的玻璃后,是样式大气的一块表盘,看不见的地方,则是产自瑞士的机芯,低调至极,又奢华至极。

15分钟到了,他的耳边依旧什么声音都没有传来。他不相信诸葛亮会没有任何的动作,唯一的解释,就是诸葛亮小心得过分。

周瑜一点也不着急,他拿起醒好的酒,将酒液倾倒入杯。

好酒。周瑜闭眼将酒杯递至鼻下,轻轻嗅了一口。

下一秒,就在他要将酒液送入咽喉的瞬间,整个地面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天花板上的吊灯发出呻吟声,带下了些许积灰。

周瑜依旧是无动于衷,只是他皱起了眉,喉间滚出一声低笑。

 

诸葛亮半分钟前正站在车库口,等着车库的门缓缓打开。

车库的一个角落有只有诸葛亮一个人知道的地下室入口,那里面是完完全全的一个火药库。

他相信,只要他完完全全掌控住火药库,这一场争斗中,他就不会处于下风。

就在车库门即将打开的瞬间,诸葛亮的鼻间突然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味。

诸葛亮整个人几乎是下意识地,在不到十秒内就斜着跑出了车库门的范围,他整个人的身影就像是一头夜间奔跑的猎豹,迅捷而危险。

可惜,很快就变成了一头狼狈的猎豹。

轰然的爆炸声充斥了他的鼓膜,甚至让他一瞬间觉得自己可能是失聪了。

他被冲击波的残余掀得站不稳,整个人都扑倒在了柔软的草地上。

半分钟后,诸葛亮站在被炸得直接成了一片废墟的车库口,笑得嘴都咧到了耳根。但他紧握的双手,紧皱的眉,都将这个游刃有余的人全部暴露。

很好,周公瑾,很好。

TBC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