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雷安/瑞嘉】穿越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预警:基本全员穿越亚瑟王时代预警,只是魂穿被穿人物长相依旧是原本那样

历史bug肯定有,不过这个文不按照常规出牌,私设成山

前文戳文章tag“穿越了怎么办在线等”

ooc预警







第七章

嘉德罗斯在下马的时候就看到了有两匹马被拴在树边打着响鼻,看到他的到来,还甩了甩马尾,也不知是威胁还是欢迎。

格瑞在没有事的时候从来不会离开那片湖,同时也不会选择骑马。据他自己说是慢慢摸索到了魔法的使用方法,可以随时去想去的地方,也就用不着骑马。

所以,这两匹马只能是其他人的。

两个人吗。

嘉德罗斯根本没有把这点变数放在心里,但还是没有像往常一样喊格瑞的名字,只是大踏步地走进了教堂的门。

“莫德雷德?”

他看到三个人正站在一排排陈旧的长椅前,站在带有破痕,两人多高的十字架之下回身看他,阳光透过彩色的窗直直投下,正巧覆盖了三人所站的地方,竟是让嘉德罗斯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三个人带上了一层神性。

“父王。”但再怎么想,面对亚瑟王他不得不摆出身为儿子的态度,即便他早就知道亚瑟王其实是安迷修。

“你怎么到这来了?”亚瑟审视着他,“来找梅林?”

安迷修之前听说过莫德雷德经常在晚上去找梅林,原本他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当是小孩子对于之前梅林对他下的预言的报复心理。但在现在,他怀疑梅林也是穿越过来的一员,那经常去找梅林的莫德雷德就很可疑了。

需要试探。安迷修想。

“我为什么要找梅林。”嘉德罗斯只是扫了一眼其他两人,“这个教堂人少,我常来。”

格瑞面色略微缓和,嘉德罗斯的随机应变还算是不错。

“没事我就先进去了。”他看到格瑞看过来的眼神,略微笑了一下,手下一动暗中比了个手势。他相信格瑞看到了。

亚瑟和兰斯洛特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他的动作。嘉德罗斯就迈步向里面的忏悔室走去。

教堂里的四个人一时间没有一个人说话,整个教堂中只能听到嘉德罗斯一个人的脚步声回荡。

“莫德雷德。”兰斯洛特在嘉德罗斯即将打开一间忏悔室的门的时候突然出声叫他。

“有事?”

“接下来我们要和梅林说的话,你或许也有兴趣。”兰斯洛特似乎笑了一下,“要听吗?”

嘉德罗斯的动作一滞,他向后退了几步走回了先前的主殿,盯着兰斯洛特的眼睛看。

安迷修明显也是没想到雷狮会突然说出这句话,眉头一动,又想起梅林还看着自己,迅速恢复了之前的状态。

格瑞注意到了亚瑟的失态,但他也没弄懂兰斯洛特突然这么说是有什么用意。不过就算是他不知道话里的含义,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嘉德罗斯不能留下。

他不能保证嘉德罗斯会做出什么事。

嘉德罗斯向来只追随本心行动,纯粹得可怕,这也让他的行动完全无迹可寻。

而兰斯洛特只是略微颔首,远远地看着比自己矮小的,十岁的孩子,笑得张扬。

“没兴趣。”

“哦?你可别后悔。”

嘉德罗斯哼了一声看着兰斯洛特:“我为什么要对父王和梅林的对话感兴趣?”

“第一骑士。”雷狮从莫德雷德的语调中捕捉到了一丝不屑,莫德雷德还刻意加重了“第一”这两个字的读音,“也不过如此。”

“莫德雷德。”亚瑟出声制止,“兰斯,别说了。”

但兰斯洛特明显是没有停止下来的想法,直接无视了亚瑟暗中扯住他的手的动作,还向前走了一步。

安迷修一怔,他根本不知道雷狮打算要做什么。

格瑞的内心几近崩溃,他知道雷狮察觉到了些什么。他在心里暗骂嘉德罗斯实在是太沉不住气,表现得也太过明显,却也无力制止。

他清楚嘉德罗斯对于“第一骑士”一直有些执念,似乎一直想要重新夺回“第一”的名号。要不是凯莉和他制止住了,或许现在被缠着打架的就该是兰斯洛特了。

嘉德罗斯看着兰斯洛特原本的笑容突然加大了许多,直扯出了一个让他感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的笑。

“大赛第一,这算是第一次见面吧。”

什么?

“你说什么?”嘉德罗斯挑眉,心想着既然已经瞒不住了那还不如直接挑明,“怎么,大赛第四你是第一次见我?”

麻烦了。格瑞现在只想直接把嘉德罗斯拉出去。

不过,原来雷狮是兰斯洛特啊。

说实话,雷狮也没想到他只是盲压了一把结果直接就压准了,他原本只是知道这个人应该是穿越过来的,再加上刚刚莫德雷德的语气中的细节让他感觉应该是嘉德罗斯,就随便出口试探看一下。他原本都已经想好了如果莫德雷德否认他要怎么解释,结果没想到人家直接就没打算隐瞒,弄得他反倒是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们在说什么?”格瑞冷着脸装傻问。

“没什么。”安迷修温和地笑着回应,“老师,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格瑞没说话,瞟了一眼僵持中的两人,而后转回视线看着他。

“我曾经发现莫德雷德晚上的时候经常去找你,不知道他有没有为难过老师?”

“他是来找过我。”格瑞叹了口气,“但我没见他。”

这倒也不算是完全的假话,嘉德罗斯第一次来找格瑞的时候格瑞确实是避而不见。他可不想再被嘉德罗斯缠住要跟他打架,现在两个人的武力值不比曾经倒是次要,他也不怎么在乎在这里的输赢。但万一被其他人看到,那可就是一件麻烦事了。

问题是避而不见根本解决不了事情,他没办法只能应战了一次,结果用不怎么熟练的魔法直接轻松地取胜。在那之后,或许是凯莉也有刻意地限制,又或许是嘉德罗斯意识到了用普通孩子的身体确实也打不过现在的格瑞,来找他的次数也就少了下来。但每一次找到他要跟他打架的时候,他每次都能意识到嘉德罗斯的变强。

该说不愧是嘉德罗斯吗。当时的格瑞这么想。

安迷修察觉到了梅林刹那间的走神,却也没有点破。他知道如果他的判断没错,他很难强行从这个人的口中探知到什么。

但如果是换个角度,他觉得他或许可以从嘉德罗斯的口中知道梅林的身份。

TBC

————————————————————

这一章莫名难产otz

就算是复健吧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