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瑞嘉】纠葛

 @墨·垃圾想写刀了·砚 的百fo点文还债w无限轮回梗的he

因为作者懒就把百粉和生贺放一起了bu

一发完,字数多

预警:文中多次有be倾向但是请相信最后是he

有微量金凯,注意避雷

ooc慎










嘉德罗斯选择参加凹凸大赛的理由很简单。

他厌烦了在圣空星上的平凡日子,那里的人没有一个能与他匹敌,作为嘉德罗斯而言,他更追求的是一种令人血脉贲张的、每日都不同的热血日子。

毕竟,他“出生”到现在,才只有九年。

 

刚开始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嘉德罗斯根本没有在意过组队这件事。

因为他够强。

嘉德罗斯甚至没有隐瞒过自己的行踪,导致几乎所有的参赛者都见过一个金色头发,带着发箍,扛着一根黄黑相间的棍子的,不可一世的小孩子。

也因为嘉德罗斯小孩子的形象,当时有不少参赛者觉得他柔善可欺。虽然嘉德罗斯的积分一直处于排行榜第一的位置,也有很多不长眼的人觉得他的排名不过是因为他的运气很好,或者他足够努力,再加上嘉德罗斯的性格导致不少人看他不顺眼,有些胆大的就在嘉德罗斯经常出现的几个地方蹲守,想要和他一决高下。

但无一例外的,这些挑战者都败在了嘉德罗斯的大罗神通棍下。

然后被嘉德罗斯轻蔑地叫做“渣渣”。

挑战的人数逐渐减少,但后来的人却是用上了不怎么光彩的手段。比如试图多对一,甚至不惜埋下陷阱。

之后,那些前来挑战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去的。

嘉德罗斯不讨厌不自量力前来挑战的人——虽然确实弄得他很烦——他最厌恶的,是下作的手段。

所以他下手也就不再刻意留有余地,他将那些前来挑战的人一一杀死,掠夺他们身上的积分。嘉德罗斯的排名越发稳固,也几乎没有人再敢来挑衅他的权威。

大约过了半个多月,所有参赛者都知道,排名第一的那个嘉德罗斯,和排名前十的另外两个人组成了小队。

这下更难以超越了。所有的参赛者都这样想着。

“老大。”雷德随意地叫了嘉德罗斯一声,“你听说过那个第二名吗?”

“没听说过。”嘉德罗斯回答,坐在赤焰山上盯着熔岩看得出神。

他从来不去大厅看什么榜单,也对那些排名在自己下面的人没什么兴趣。

“听说,那个第二名几乎不出现在其他参赛者面前,甚至很少去掠夺其他人的积分。”雷德无视了嘉德罗斯直写着“没兴趣”的语调,“但他跟老大你的积分差不多诶。”

嘉德罗斯听到最后一句侧过头看了雷德一眼。

“他叫什么?”

“好像是叫什么格……”雷德有些苦恼地皱眉,想了半天突变笑脸转头向蒙特祖玛求助,“祖玛他叫什么来着?”

蒙特祖玛依旧是面无表情:“格瑞。”

“对对对是叫格瑞!”雷德说着,“老大我们去会会他?”

“好。”嘉德罗斯站起来,“他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根据雷德和蒙特祖玛打听到的情报,格瑞最常出没的地方是寒冰湖。

嘉德罗斯拒绝了雷德和蒙特祖玛的跟随,一个人来到寒冰湖蹲守。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银色头发,扛着一把绿色大剑的人向寒冰湖的方向走来。

“喂,你就是格瑞吧!”嘉德罗斯伸出神通棍阻挡住人的步伐,完全不给人拒绝机会地直接上手进攻。

格瑞虽说是吃了一惊,但明显是实力极强。几十上百个回合转瞬即过,格瑞只是挥着那把绿到扎眼的大剑防御,嘉德罗斯一时之间竟也没有办法打败格瑞。

很快,嘉德罗斯注意到了对手的心不在焉,心中怒火大盛,棍上的力道也明显加重了许多。而格瑞只是看了嘉德罗斯一眼,顺着嘉德罗斯的举动继续防御。

不知道第多少次的棍剑交击之后,嘉德罗斯先收了手。而格瑞依旧是和开打前一样的一张扑克脸,眼神中更多的是无奈。

“你这么做有意思吗?”嘉德罗斯质问,“你看不起我所以不用全力?”

格瑞沉默了很久,久到嘉德罗斯甚至以为他不会理他的时候,格瑞开口了:

“你是谁?”

嘉德罗斯愣了一下,突然大笑起来。他对格瑞的反应感到有趣,而且意外地不怎么反感。笑了半天,他拉住想要离开的格瑞的手,难得认认真真地自我介绍:“我是嘉德罗斯。”

“大赛第一。”格瑞只是看着他,“初次见面。”

“无趣的家伙。”嘉德罗斯将神通棍扛在肩上,嗤笑一声,“你的实力还算不错,下次见面,你最好拿出你的实力来。”

“否则,我下次就会取了你的人头!”

格瑞没有说话。

嘉德罗斯看了格瑞一眼,转身离开。

 

当天晚上,嘉德罗斯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还在圣空星,他走在花园里,花园里的花开得娇艳美好,但没有一朵,能入得了嘉德罗斯的眼。

不是因为花的模样不合嘉德罗斯的心意,而是他不爱没有灵魂的东西。

嘉德罗斯是人造的伪神,现世不到十年。他拥有的知识比任何人都多,肉体也比任何人都强。作为代价,嘉德罗斯没有自己成长的权力,也没有成长的经历。

虽然他不说,但九年里总有那么一次,他对那些普通人家的小孩,心存了些羡慕。

那天似乎是什么重要的日子,但嘉德罗斯避开了。他在这个花园里散步,不过是想要避开那些明明愚蠢,却装作聪明的成年人。

嘉德罗斯不明白他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就在他以为这个梦将会在无尽的花园里终结时,他突然间听到花丛间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躲在花丛中。嘉德罗斯心生好奇,就循着声音的来向走去。

然后嘉德罗斯看见了一只除了头上有一撮白毛,全身都是灰色的小奶狗。

那只小奶狗看到嘉德罗斯,一瞬间浑身的筋肉紧绷,紫色的眼瞳中生出了些畏惧。嘉德罗斯看着它,忍不住笑了一下。他蹲下身子,试图与这只小奶狗平视,而小奶狗却在不住地后退,喉间吐出些满是威胁意味的呼噜声。

“真可爱。”嘉德罗斯低声说,伸出手示意小奶狗过来。

小奶狗停住了后退的动作,但也没有丝毫前进的意思。

“我是嘉德罗斯,圣空星的王。”嘉德罗斯说,声音难得的轻柔,却不容拒绝,“还从来没有什么东西敢忤逆我,你是第一个。”

小奶狗盯着他,像是在努力理解嘉德罗斯话里的意思。

“要不要跟我走。”嘉德罗斯用肯定的语调说着疑问句,又像是怕这个小家伙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追加了一句,“别想着拒绝。”

一人一狗对峙了许久,嘉德罗斯难得的表现出了极佳的耐心,就那么伸着手,一双灿金色的眸子纯净的好似初生者——

将自己的欲望明明白白地展露人前,将自己的喜怒完完全全地展露出来,毫不掩饰。

明净地仿若晶石。

小奶狗犹豫了一小会,迟疑地向前走了一步。嘉德罗斯也不急,就看着它迈着小小的步伐一点点地靠近自己。

最后被他一把抱起。

“以后,就叫你Gray。”嘉德罗斯将小奶狗的头靠在自己的肩头,在它的耳边轻声说。

 

嘉德罗斯从梦中醒来,躺在床上却没有半分想要起来的念头。

昨天的梦境,真实得像是他的回忆。但嘉德罗斯清楚地记得,他从来没有养过宠物。

在嘉德罗斯的生命里,他明明一直都是一个人。直到遇见了雷德和蒙特祖玛。

那究竟为什么……

“老大你怎么还没起来啊。”门外雷德的声音传来,嘉德罗斯还没说话,就听见了蒙特祖玛的一句“小声点”。

说不定还加上了一记爆栗,嘉德罗斯想。不然雷德怎么可能真的什么声音都不发出来了。

嘉德罗斯一边想着,腰部一用力就坐了起来。

同时屋门打开了,雷德和蒙特祖玛走了进来。

“老大今天去干什么?”雷德一如往常的跃跃欲试。而蒙特祖玛依旧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看着嘉德罗斯。

“去刷积分。”嘉德罗斯回答,抓过床头的围巾就围在了脖子上,“走吧。”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半月过去,嘉德罗斯再没有做过那个奇怪的梦,他也就将那个梦藏在了心底,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件事。

三个人组队刷积分刷的速度确实比他以前单刷要快得多,他们的积分排名也越来越稳固。嘉德罗斯偶尔会跟雷德打上一场,雷德他说自己是作为杀戮武器被改造的,所以肉体的强度极高,再加上自己的元力技能完全不用带武器超——帅的!说的时候一双眼睛简直像是会发光。

嘉德罗斯第一次听说的时候颇有兴趣地跟雷德打了一场,蒙特祖玛就在一边看着,直到雷德一着不慎被嘉德罗斯一棍子从天上重重地击到地面,砸出了一个人形的坑,她才向着那坑走了过去,伸手将雷德从坑里面拽了出来。

“你被改造的时候,”嘉德罗斯看着雷德像是没有痛感一样一出来就跟在蒙特祖玛身边的样子,突然开口,“不痛吗?”

雷德突然间就停下了动作。

“痛啊。”雷德的表情难得的严肃,“所以那之后我再也不会感到痛了。”

三个人同时沉默了。

“但是心痛还是能感觉到的!”雷德一瞬间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就想往蒙特祖玛身上扑,“祖玛你不理我我就会心痛的!”

然后被祖玛日常拒绝。

嘉德罗斯看着他们两个人,嗤笑一声,抱着大罗神通棍坐在了地上。

创世神真是混账啊。嘉德罗斯想。

 

“格瑞!在干什么呢!”

又是一个多月过去,这一天嘉德罗斯小队偶遇了格瑞。嘉德罗斯突然想起自己上次跟格瑞间的战斗的憋屈,就高声叫道。

“……”格瑞停下了脚步,扛着烈斩,转过身看着嘉德罗斯,“你想做什么?”

“来打一架吧格瑞!”

“没兴趣。”说完格瑞转身就要走。

嘉德罗斯哪里肯让格瑞这么轻松就走,神通棍被他一用力插入泥土,体内元力催动,下一瞬间格瑞的面前就竖了一道黄黑相间的墙。

“你……”格瑞皱着眉转身,正看到嘉德罗斯手握神通棍从天而降,一棍迎头向他砸来。

格瑞将烈斩迅速举过头顶,右腿后撤半步,硬生生接下了嘉德罗斯的这一招。

“我这次可不会像上次那样轻易放过你。”嘉德罗斯臂上用力,直往下压着神通棍,“不想死就认真点格瑞!”

回应他的是格瑞刀刃上突然加大的力道,一瞬间竟将嘉德罗斯推得退了几步。

“无聊。”格瑞说,挥动烈斩挡下嘉德罗斯愈加猛烈的进攻。

“诶祖玛你说格瑞能打得过我们老大吗?”一边的雷德微微斜着身子跟蒙特祖玛咬耳朵。

“不能。”蒙特祖玛想也不想地回答。

“也对,老大是第一啊。”雷德顺着蒙特祖玛的话说。

那一次的战斗波及了周边的不少人和怪物,基本所有人都看到了一黄一绿两道光不时闪现,还伴随着不定时的地动山摇,甚至那周边的高等怪物都被吓得瑟瑟发抖。

嘉德罗斯和格瑞的战斗也就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结果很多人回忆起来却都觉得跟过了半个世纪一样。

“不赖嘛。”嘉德罗斯说。

格瑞一言不发。

隔了一会,格瑞说:“再打下去,我们得去修武器了。”

“嗯,周围似乎聚集了不少渣渣,这次就先打到这吧。”嘉德罗斯盯着格瑞的眼睛看了一阵,突然想到了自己半月前做的那个梦。

紫色的,没什么特别情绪的眼眸。

“喂格瑞,”嘉德罗斯叫住准备离开的格瑞,“你见过一个叫Gary的灰色小狗吗?”

别说格瑞了,就是一旁围观的雷德和蒙特祖玛都愣住了。

“没见过就算了。”嘉德罗斯耸了下肩,就准备招呼雷德他们走。却听到格瑞在他身后低声问了一句:“是不是头上有一撮白毛?”

“你见过它?”嘉德罗斯没转身,背对着格瑞问。

回答嘉德罗斯的是格瑞离开的脚步声。

 

嘉德罗斯一连几天都睡得不安稳。

他总是在梦里梦到自己变成了各种不同的身份。

嘉德罗斯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他似乎是一个吸血鬼,还是特别强的那种,横行霸道几百年后碰到了一个灰袍的血猎,被他一枪击穿心脏。

他记得那个血猎在开枪前,对他说了一句话:

“这一世,轮到我来拯救你了。”

之后嘉德罗斯就惊醒了,醒来的他完全想不起来那个血猎的长相,只记得他那把银色的亮闪闪的手枪。

和那双紫色的眼睛。

嘉德罗斯直觉,这些事情都跟格瑞有关。

 

嘉德罗斯本来想挑个时间去问格瑞这些事情的,结果格瑞的身边经常跟着一个自称是他发小的人,嘉德罗斯就暂时按捺住想问的心思,顺便借着金的到来跟格瑞酣畅地打了一架。

“这是初次见面吧,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坐在赤焰山上,望着翻滚的岩浆,完全没有理会那个在背后说着什么的人。

他知道,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他赢不了这个大赛第三名。

最后,他翻身跃入岩浆,不给自己和对手一丝余地。

 

嘉德罗斯从梦中惊醒,满身上下都覆盖着一层薄汗。

怎么回事。嘉德罗斯低头看着握紧的拳头,痛苦地抱住了头。

他完全不记得梦中的自己经历了什么,只记得梦境中的自己浑身被火烧一般的痛苦。

“嘉德罗斯大人?”

是……蒙特祖玛吗?嘉德罗斯睁开眼,看着站在床边的蒙特祖玛,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今天去大厅。”嘉德罗斯闭了闭眼,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命令。

 

他与格瑞的战斗被一个乱入的金毛小子打断了,嘉德罗斯看不惯格瑞跟那个连元力技能都没有的渣渣混在一起,扛着神通棍就与雷德和蒙特祖玛就准备离开大厅。

而就在他们即将踏出大厅的时候,他们却被格瑞拦住了去路。

“怎么,不去照顾那个渣渣吗?”嘉德罗斯略微抬头,与格瑞对视。

而格瑞只是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地转身离开。

“老大,要拦住他吗?”雷德不嫌事大地凑在嘉德罗斯耳边问。

嘉德罗斯直接回应了他一记肘击。

他无视了雷德在一边喊痛的声音,望着格瑞离开的背影,直觉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嘉德罗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那个梦像是一个无尽的轮回,他的意识游移在人物之外,所以看得清楚。

他看到了一个穿着灰袍的人类和一个吸血鬼,在某一方死亡后,两人每次都带着上一次的记忆在同一个时间点复活,无数次的尝试着怎样跨越死亡,却无数次的失败。

直到最后一次,那个灰袍的人类亲手将银子弹,送入了吸血鬼的胸膛。

“早就该这么做了。”嘉德罗斯看着那个金发的吸血鬼靠在人类的身上,半阖着眸子低声说,“你还是太软弱。”

人类一句话也没有说。

“下一次,干脆一点。”吸血鬼露出獠牙,狠狠咬下。

人类毫无反抗,他的颈动脉被吸血鬼一口咬破,鲜血泼洒而出,染红了嘉德罗斯的视野。

 

“这是初次见面吧,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没有理会大赛第四名的话语,只是看着那灼热的岩浆。

雷神之锤从他身后呼啸而来,他轻身躲过,在赤焰山口的另一侧轻巧地落脚。

没有武器的他逐渐显出颓势,他偏了偏头看向岩浆,灿金色的眸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雷神之锤猛然出现在他眼前,嘉德罗斯后撤半步向外侧倒去,在稳住身形的瞬间抬腿踢去。而雷狮像是早有防范,底盘一沉,让嘉德罗斯险些自己跌入岩浆之中。

结束了吗。嘉德罗斯心想。

下一瞬间,一道绿色的光从他的视角之外凌冽地破空而来,直将雷狮逼得退了两步。

“格瑞?”雷狮挑了挑眉,看着深深插在他脚边的烈斩,转头看向站在嘉德罗斯背后的人,“那帮人还真是没用啊。”

格瑞没有接话。

雷狮摆了摆手,也不再多话,转身跳下赤焰山离开。

“你怎么……”

“顺路。”格瑞说,他深深地看了嘉德罗斯一眼,再没说什么就独自离开了。

“老大你没事吧!”“嘉德罗斯大人!”

“我没事。”嘉德罗斯没说什么,示意雷德和祖玛不必那么担心,“走吧。”

 

大概过了了一周多的时间,嘉德罗斯听说格瑞一个人在寒冰湖待着。

当天嘉德罗斯就没让雷德他们跟着,一个人去寒冰湖找格瑞。

格瑞当时正坐在寒冰湖边,看着那一湖结冰的湖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嘉德罗斯也没叫他,就这么走到格瑞身边坐下。

“我今天不是来打架的。”嘉德罗斯说。

格瑞没说话,甚至没有看他。

嘉德罗斯也没管格瑞的态度,就将自己最近的梦都讲了一遍。

讲述过程中格瑞一次都没有打断,只是默默听着。

直到嘉德罗斯讲到那只吸血鬼最后被一个灰袍的血猎杀死,格瑞才转头看着他,片刻后问:“你相不相信轮回?”

嘉德罗斯一怔,冷笑了一声:“怎么,你信这个东西?”

格瑞没说话,只是看着嘉德罗斯。

“我不信,因为我能打破轮回。”嘉德罗斯盯着格瑞,一字一句地说。

 

“这是第二次见面吧,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拦住了想要站到他前面的雷德和祖玛,略微抬头看着对面那扛着锤子的海盗头子。

雷狮有一双漂亮的紫色眸子,他半眯着眼,眼中透出一股子傲气。

“有事?”嘉德罗斯握着神通棍,冷淡地问。

其实这种事根本没有询问的必要。凹凸大赛已经快要进行到了最后阶段,排名靠前的人自然是都在试图往更高处爬。嘉德罗斯作为第一位,每天应付的挑战都不少。但这不代表他能无视排名前五的人的实力。

嘉德罗斯有时候会期待着格瑞主动向自己邀战,但最近他却连格瑞的影子都没见到。他能感觉到格瑞是在刻意地避开自己,嘉德罗斯想不通是因为什么。

“还能有什么事。”雷狮将雷神之锤指向嘉德罗斯,扬着唇角笑道,“你的积分,我就收下了!”

嘉德罗斯只是哼了一声,灿金色的眸子里满是不屑。

先动手的是雷狮,他看似随意地挥了一下那把白色的雷神之锤,就招来一道凌厉的闪电直击向嘉德罗斯。

与此同时,卡米尔三人直冲向雷德和蒙特祖玛,阻拦住他们试图与嘉德罗斯一同出手的动作。

下一秒,在场所有人的视网膜上都只留下了一道金色的痕迹。雷狮下意识地挥锤前拦,正正挡住了带着极大前冲力的大罗神通棍!

“排名第四,实力还算不错。”雷狮看着嘉德罗斯桀骜地笑着,眼中的战意满得几乎要溢出来,“可别输得太快了。”

两人对战的上空阴云密布,不时就有一道闪电狠狠劈下,直将地面打出一个看不到底的深坑。而嘉德罗斯更是完全不显败势,两人之间战局胶着,完全轮不上外人插手。


“到了这个时候了,该准备收取结果了。”

“也只有你一个人真心想要凑出第八个创世神吧!”

“你!”

“先不说这个,丹尼尔的叛变,是个变数。”

“如果不压制嘉德罗斯,我们很可能灰飞烟灭。”

“没错。” 

“嘉德罗斯必须被压制了。”

“那么,就帮雷狮一把吧。”

 

嘉德罗斯看着被无数根大罗神通棍包围住的雷狮,笑了一声:“你有遗言吗?”

“我可不会输,嘉德罗斯。”雷狮的声音带笑,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现在身处的状况。

嘉德罗斯大笑,飞速地催动元力。

下一刻,一根极粗的神通棍毫无预兆地从牢笼的地下直冲出来,将整个牢笼连带着里面的一切毁灭殆尽!

嘉德罗斯瞥了一眼自己创造出来的死局,冷哼一声转身就向着另一个战场走去。

“我还真是被小看了啊。”

嘉德罗斯迅速转身后跳,同时一棍自上而下挥下狠狠拦住了险些直接捅进他的身体的雷神之锤。

雷狮站在他十步之外,毫发无损。

“有意思。”嘉德罗斯眯起眼,右腿后撤半步,下一瞬间整个人向上跳起,一棍直向着雷狮的头下压。

雷狮的脚略微陷入了土地,但上挥的雷神之锤却游刃有余地阻挡住了嘉德罗斯的攻势。他握着雷神之锤的双臂甚至没有半点被震得无力的模样。

雷狮有些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而嘉德罗斯根本不会给他走神的时间,下一击转瞬即至,不得已之下雷狮只能继续格挡,并且试图寻找时机拉开与嘉德罗斯之间的距离,重整旗鼓进行攻击。

哪知他这一下,竟是一下砍进了嘉德罗斯的神通棍。

雷狮下意识地向前继续使力,完全出乎他的预料的,不怎么锋利的雷神之锤竟是将神通棍一劈两半。

两人都是一愣,最后还是雷狮先一秒回过神来,趁着嘉德罗斯失神的瞬间一锤横向撞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的身体无意识地后跳试图躲过这一击却是无济于事,他的身体直直倒飞出去,撞断五六棵树后才摔落在地。

“咳……”饶是嘉德罗斯伪神的身体再强悍,也一下子恢复不了这过大的创伤,嘉德罗斯无力地靠着树试图站起来,却先呕出了一口鲜血。

有些模糊的视线中,他看到了一个向着自己走来的身影。

真是耻辱。嘉德罗斯咬牙,依旧摆出一副傲然的模样。他的背后靠着粗糙的树干缓缓站起,扬着唇角笑。

他嘉德罗斯就算是输,也绝对不能失了气魄!

那个人影越走越近,嘉德罗斯睁着眼,努力地想要看清楚他的模样。

模糊成一团的武器断然挥下!

结束了。嘉德罗斯心想。

 

“格瑞?!”

金属交集的声音轰然响起,雷狮惊诧的声音被遮掩得几乎听不到。

但嘉德罗斯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个人名。

视野逐渐恢复,伪神的身体在飞速地自我恢复。嘉德罗斯看清了站在自己面前的身影。

“格瑞!”嘉德罗斯皱眉低吼,“你别插手!”

格瑞没回答,或者该说是没时间说话,他与雷狮迅速缠斗起来。

该死的。嘉德罗斯双手握拳,试图调动起身体加入战斗,却是无济于事。

他根本无从判断那两个人打了多久,甚至是看不出来格瑞和雷狮两个人究竟谁占了上风。但他心里一直是相信着格瑞的,相信着格瑞不会被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打倒。

“住手吧。”格瑞抬起烈斩抵挡住雷狮的一记进攻,“你应该也意识到了。”

“什么?”雷狮扬眉问道。

“你的元力技能的增强。”格瑞依旧是面无表情地说,“是有原因的。”

雷狮沉默着站正了身子,将雷神之锤重新扛在肩上:“什么原因。”

“创世神。”格瑞说道,“他们只是为了压制嘉德罗斯才帮了你一把。”

“你怎么知道的?”

“丹尼尔说的。”格瑞明显是不想多说,“不想最后被淘汰的话,就到大厅去,丹尼尔会详细告诉你。”

“还真是神通广大啊格瑞。”雷狮看着他,耸了耸肩膀。

雷狮心里也清楚,在与嘉德罗斯一战之后,他的元力根本不足以再应对一个格瑞,暂时撤退才是最好的选择。

格瑞没对他的话做出任何评价。

“下次再见吧。”雷狮从他身边走过,去找自己的小队。

格瑞看着他离开,这才走回了嘉德罗斯修整的地方。

嘉德罗斯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他站在树边,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格瑞。

“赢了。”嘉德罗斯随口说。

“……”格瑞没接话,只是过去搀了嘉德罗斯一把。嘉德罗斯正想推开,就听见格瑞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我有话对你说。”

嘉德罗斯一怔,略微侧过脸看格瑞:“有事?”

“关于你的梦。”格瑞说,他扶着嘉德罗斯靠着树坐下,之后他自己坐在了嘉德罗斯对面,“我该告诉你。”

嘉德罗斯难得严肃地看着格瑞,默许了格瑞的讲述。

格瑞蹙眉,盯着嘉德罗斯的眼睛神色认真,“有关于轮回。”

“你记不记得,除了第一个梦,你的梦里都有一个灰袍的人。”

“嗯。”嘉德罗斯当然记得,他的每一个梦境中除了他自己,永远都有一个灰袍人在附近。

“那是我。”格瑞说,而后又接着解释了一句,“我是说……”他叹了口气,斟酌了半天该用什么词语,“我的前世。”

“原本你也应该是有记忆的,但是这一世的你是人造神,你的记忆被人为清零了。”

“……”嘉德罗斯皱眉,“要是你只想跟我说这些无聊的事情,那我就走了。”

“你不相信?”

“这种事你觉得我应该相信?”

嘉德罗斯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不由得相信着格瑞说的话的真实性。

而且,他清楚地记得,自己重生过一次。

格瑞只是看着他,一言不发。

“算了,你接着说。”嘉德罗斯啧了一声,一手撑头看着格瑞。

“我们一同陷入轮回,但是每一世我们两个人都带有记忆,所以会刻意地寻找对方。”格瑞转了转视线,“然后一起寻找怎样离开轮回的方法。”

嘉德罗斯的耳边突然回响起那血猎贴在他耳边说的那一句话:

“这一世,轮到我来拯救你了。”

和那个吸血鬼靠在人类身上说的“早就该这么做了。你还是太软弱。”

“我们每一世的纠葛都太深,现在来不及讲。”格瑞说,“等事情结束了,我完完整整地讲给你听。”

“我们……是什么关系?”

格瑞一愣,盯着嘉德罗斯看了许久,久到嘉德罗斯忍不住想要重复一遍自己的问题的时候,格瑞缓缓开口:

“是爱人。”格瑞的声音平静,盯着嘉德罗斯的眼睛,缓慢而有力地说,“你没听错。”

嘉德罗斯沉默了。

“老大?”

嘉德罗斯略微侧了侧身子,看到了站在格瑞身后不远处的雷德和蒙特祖玛。

“我没事。”嘉德罗斯说着,稍有些摇晃地站起来,举步向着两人走去。

在经过格瑞身边的时候,嘉德罗斯顿住了脚步,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低声说:“为什么现在告诉我?”

“我怕我再不说就没机会了,”格瑞头也不抬地回答,“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创世神。如果这一次,我们能击败创世神,我们就都能解脱了。”

潜台词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下来。

嘉德罗斯突然大笑起来,直笑到身上尚未愈合的伤口沿着神经将痛感输送到他的大脑,向他提出抗议。

格瑞依旧是一言不发。

“格瑞,”嘉德罗斯蹲下身来,盯着格瑞一字一句地说,“你别给自己乱下定义,你是我的对手,怎么能输给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

“就算是创世神也一样。”

“还有,解脱之后,你也别想着摆脱我。”

 

没有人能用语言描述出最后那一战的盛况。

留在幸存者的脑海中的,只有那耀眼到几乎要不能被看清的元力爆炸的气浪,将原本用做比赛场地的整个星球几乎毁灭殆尽。

大赛排名越靠前的人伤得越重,包括裁判者丹尼尔,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看起来几乎不能痊愈的伤痕出现在了其他人的视野中。

有些心细的人突然发现,大赛第一的精神状态尤其不好。

“据说嘉德罗斯差点被控制了。”有好事者这么传说着。

但不论怎么样,他们最终带回了胜利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那个……”金欲言又止地看着一直扶着嘉德罗斯的格瑞,“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你跟你姐姐回去。”格瑞抬眼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秋和丹尼尔,“不用管我。”

“真是渣渣,这么明显的事还需要问吗?”刚刚还完全没有意识的嘉德罗斯忽然抬起头,嘲笑地看了金一眼。

“闭嘴吧嘉德罗斯。”格瑞皱眉低声说。

嘉德罗斯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但还是住了口,将全身力气都压在格瑞身上,弄得身上也带着颇重的伤的格瑞向另一侧倾了一下身子。

“我陪他回圣空星。”格瑞说,视线落在欲言又止的金身上,难得地笑了一下,“你不用担心我。”

“哦……”金扁了扁嘴,“你可别被嘉德欺负了啊。”

“我们老大才不会欺负他好吗?”雷德在格瑞的身后出声辩驳,虽然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虚弱。

“哇那他之前对格瑞那种态度难道不该提醒他啊!”金当然指的是嘉德罗斯一直缠着格瑞让他跟自己打架这件事。

“好了。”格瑞伸手去揉了揉金的头发,“你走吧,凯莉正等你呢。”

他身后的雷德也被蒙特祖玛一肘子捣到没音了。

“那……”金吞吞吐吐着,最后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走上前抱了格瑞和嘉德罗斯两人一下。还没等嘉德罗斯出声抗议就飞快地松开,转身向着秋的方向跑去,边跑还边侧过头向他们两人挥手,“再见啦!”

“我们也该走了。”格瑞看着金一行人坐着运输器离开,对嘉德罗斯说。

嘉德罗斯没有回应。

格瑞偏头看向他,却发现嘉德罗斯又陷入了昏迷。

也不知道创世神给他带来的创伤什么时候才能消除影响。格瑞心想,小心翼翼地在嘉德罗斯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未来会怎么样,谁又知道呢?

THE END

——————————————————

罗斯生日快乐,不论在什么境地,都要那么闪耀!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