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雷安/瑞嘉】穿越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预警:基本全员穿越亚瑟王时代预警,只是魂穿被穿人物长相依旧是原本那样

历史bug肯定有,不过这个文不按照常规出牌,私设成山

ooc预警

前篇戳文章tag“穿越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第六章

转眼间十年过去。

在臣民眼中,他们的王依旧是那样的品性高洁,引领着不列颠的人民走向光明的未来。

虽然有那么点神情冷淡,高高在上,沉默寡言,缺乏激情[1],但这都只是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

“莫德雷德。”

九岁的小孩子手中握剑,仰起头看着叫他的人。

“你以后想做什么?”亚瑟王低着头看他,眼神冷淡,语气也仿佛只是例行公事——尽管他面对的是他的儿子。

“这种事需要问吗?”莫德雷德皱着眉一脸的不耐烦,“当王。”

亚瑟王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靴子坚硬的鞋底磕在地面上,在空荡荡的宫殿中只显得寂寥。

莫德雷德看着只留给自己一个背影的亚瑟王,神情不动。直到自己的视野里再没有了他的痕迹后提着剑迈开步子就往王宫外跑。

“你干什么去?”在他的背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叫住了他。

“找格瑞去啊!”莫德雷德停住脚步,一脸的理所当然,“你可别拿这里的身份说事,凯莉。”

“我说过的吧,不要用凯莉来叫我。”女人抱臂靠在墙边,看着他笑的一脸戏谑,“万一被别人听见了会以为你失心疯了。”

“怕什么?”莫德雷德看了看自己手上并不怎么锋利的剑,抿着唇说,“反正我也用不着别人的认同。”

“噗哈哈哈,你还挺入戏的嘛嘉德罗斯。”凯莉忍不住笑,“这么正经还真是不像你。”

“随便你怎么想。”嘉德罗斯没理她,径自走了出去。

嘉德罗斯表面上看起来几乎是完全不在乎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地方。实际上也差不多,他可以说是接受情况接受得最好的几个人之一,到目前为止他只是会对于自己现在这个比起大赛中弱了不少的身体感到不爽。

收回“只是”,让他感到最不爽的是居然要叫凯莉叫“妈”,但问题是他对这件事完全无可奈何。

嘉德罗斯依旧是跟以前一样经常去找格瑞。这个世界唯一让他感到满意的就是格瑞几乎不怎么离开那一块地方,也就让他省去了寻找的麻烦。

还没等嘉德罗斯走到格瑞居住的那片湖边,半路上他就被一人一骑拦住了。

“怎么了?”嘉德罗斯看了拦住他的人一眼,皱眉问。

拦住他的人长相俊美,身材高挑,如果能忽略掉他四处张望的动作和跳下马后直接蹲下身子凑近嘉德罗斯的动作的话,还是能看出来他那个被喻为“骑士之花”的高文骑士的。

“诶老大我跟你说,格瑞现在不在。”高文环顾了一周,确定没人之后对嘉德罗斯说,“我刚去找过他,听说他是往我们之前发现的那座教堂那边走了。老大要不我陪你去找他?”

“教堂?”嘉德罗斯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那个看起来已经荒废了不少日子的教堂。嘉德罗斯想了想,接过他递过来的马缰就骑上了马,“你不用跟来了。”说完一踢马腹,一人一骑绝尘而去。

高文,或许该说是雷德,看着嘉德罗斯远去的身影,撑着下巴沉思了片刻,突然想起来什么正想大喊却发现嘉德罗斯骑着马已经跑得不见影子了。

“老大应该能应付吧。”雷德自言自语了一句,看了看手中已经不存在的缰绳,耸耸肩哼着小曲离开。

 

另一边,格瑞突然感觉到一阵恶寒。

下一秒,脑海中突然蹦出来一句话:“莫德雷德正在向这边来。”

格瑞沉默着,抬起头看看站在他面前的两个人。

站在他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亚瑟王和第一骑士兰斯洛特。

“怎么了,老师有急事?”亚瑟王看着格瑞,眼神中带着些关怀。而他身边的兰斯洛特只是看着他,脸上似笑非笑。

格瑞知道这两个人是穿越过来的,十年间他也观察得差不多,能确定亚瑟王就是安迷修,但对于兰斯洛特的身份,他一直有些迟疑。

说实话,格瑞一点都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他之前跟凯莉有过交流,也认同凯莉认为这可能是在凹凸大赛外的一场较量的说法,但没有人知道一旦输了这场较量会有什么后果。那么为了保证己方获胜,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探查他的对手的情况。

既然是较量,那么就一定是有至少两方的角逐,再根据凯莉的提示和这十年来在凯莉的有意引起的小骚乱下还能保持安稳的时局来看,不难猜出,与他们相对的另一方的任务,就是必须让历史按照正常情况发展。

但不管格瑞怎么试图从凯莉或者嘉德罗斯那获取更多的关于穿越者的信息,他们两个人都是闭口不谈。凯莉也明确地说过她不能主动参与进找同队的人这件事,这就苦了格瑞让他只能慢慢试探。

很明显的是,亚瑟王与兰斯洛特属于同一阵营,而且是正在与格瑞他们相抗衡。

格瑞心里清楚,十年的时间里,他的对手一定也发现了这场竞赛的规则。所以他每次面对亚瑟王的时候都得斟酌很久再说话,他自认为掩饰的还算不错,至少没有被亚瑟王当面戳穿过他的演技。

但今天……格瑞看了两人一眼,回答道;“是,还请王容我先离开。”

“等一下。”开口的是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爵士,有什么事?”格瑞略微抬起眼看着兰斯洛特,面容沉静。

“不知,老师是否预测到一件事。”亚瑟接口,“我近日发现,似乎有异族在王宫里,还颇为活跃。”

“异族?”格瑞皱眉,心中却是突然敲响了警钟,他沉默了片刻,回答道,“并无异族。”

这是试探。格瑞心想。不能让他们发现我知道这件事。

“是吗?”兰斯洛特看着他,浅绿色的眸子仿若猫眼,盯着格瑞看。

“是。”格瑞毫不闪躲地与他对视。

三个人同时沉默。

“看起来,有人来了。”兰斯洛特突然说。

格瑞也听见了,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没一会儿就近的让他心惊。而后三个人都听到了一阵马嘶和马蹄沉重落地的声音。

再下一个瞬间,有人走进了这座没什么人知道的教堂。

嘉德罗斯。

 

——————————————————

[1]参考的是阿尔弗雷德·丁尼生的长诗《亚瑟王传奇》里桂妮维亚对于亚瑟王的描述

终于进入主题了,后面还会有一次跨时间,节奏应该也会快一些了√


评论(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