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雷安/瑞嘉】穿越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预警:基本全员穿越亚瑟王时代预警,只是魂穿被穿人物长相依旧是原本那样

历史bug肯定有,不过这个文不按照常规出牌,私设成山

ooc预警

本章瑞嘉上线,罗斯……算是上线了吧XD



第三章

当天夜里,雷狮和艾比回到了王宫之中。

与此同时,凯莉离开了自己的宫殿。

安迷修听说了兰斯洛特回来的消息,就来到了王宫前迎接。桂妮维亚在跟安迷修见过面后就托词自己先离开了,留下兰斯洛特同安迷修一起走进王宫。

“辛苦你了,兰斯洛特。”安迷修吩咐人端上晚餐,与兰斯洛特对面而坐。

银制的餐具和燃烧的蜡烛相互印照,烛火掩映下,安迷修看着兰斯洛特的面容,不禁想到不愧是传说中的第一骑士,从样貌到气度,无一不符合安迷修曾经对于骑士的想象。

晃神之间,他发现兰斯洛特也正在看着自己。

兰斯洛特大概也是发现他注意到自己了,手中的酒杯一抬示意,而后就将半杯红酒一口灌下。

然后安迷修意外的看到了兰斯洛特被红酒呛到不停咳嗽的模样。

“兰斯洛特?”安迷修站起来,快步走到兰斯洛特背后帮他顺气。边帮他顺气,安迷修一边想着这剧本不太对吧——兰斯洛特应该是一个优雅的骑士,怎么会被红酒呛成这样。

“我没事。”过了好一会,兰斯洛特才缓过气来,“你没必要……我是说,王不必太过担心。”

“没事就好。”安迷修还是感觉不太对劲,但是看到兰斯洛特坚持的样子还是选择不再继续问。

之后的晚餐中两人再没有进行过交流,但是安迷修能感觉到兰斯洛特的视线一直是黏在自己身上的,偶尔他看向兰斯洛特时,二人视线相对,兰斯洛特的视线总让他感到莫名的熟悉。

冷静,不羁。

像极了雷狮的眼神。

安迷修被脑海里突然跳出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躲在昏黄的烛火之后,自认为隐秘的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兰斯洛特一番。

不会的。安迷修对自己说。

如果真的是雷狮,他绝对不会对现在这个完全束缚住自己的情况熟视无睹,而是会试图打破这一束缚。

雷狮是最受不得束缚的人了。安迷修带着笑,垂眼浅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

坐在亚瑟王对面的雷狮小幅度地勾起唇。

他不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那是他故意做出的破绽。

雷狮觉得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所有能帮助自己的队友,他对眼下这个一身正气,比安迷修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骑士道痴迷者的皮囊厌恶至极。他一点都不想在这个皮囊下假惺惺地做违背自己的规则的事情。

所谓的违背他的规则,正是被名为骑士道的规则束缚。

他感觉到亚瑟王在一直观察着他,而他也不做解释。如果安迷修真的穿越成了亚瑟王,根据他对安迷修的了解,如果安迷修察觉到不对,就一定会出手寻求答案。

而雷狮,还需要对他的推测进行一段时间的观察,所以他选择暂时蛰伏。

“王,那我先走了。”雷狮状似随意地向亚瑟王告别,但从礼节上却又挑不出什么大错。

“早点休息。”他听到亚瑟王这么对他说。

 

在湖边住着的格瑞坐在草地上抬头望天,漫天的星星几乎要晃晕了他的眼睛。

格瑞听说过古代的时候,有人能将天象和地上的事情做出一个联系,说白了其实算是封建迷信。格瑞原本是不信的,但在他穿越到这个魔法师身上的时候,他不得不暂时性的相信这个世界上可能真的存在着一些规划外的东西。

比如魔法。

格瑞越来越确定他能进行预知,而预知也不用他怎么施法,似乎是极其自然而然地就直接送到了他的思想当中。

他刚刚知道的一个消息——

“摩根夫人要来。”

没过多久,格瑞就看到了一个稍有些臃肿的女性贵族。

“摩根夫人。”格瑞说,算是打了个招呼,就继续抬头望天。

格瑞根本不想跟摩根夫人有什么交流。根据他的了解,摩根夫人是一个心机极深的女人,一旦被她缠上,那可以说是后患无穷。

而摩根夫人直接无视了他拒绝的态度,走到他身边坐下,又偏过头看格瑞。就在格瑞想要问她究竟是来干什么的时候,摩根夫人一笑,开口道——

“格瑞。”

格瑞一怔,瞬间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就站起来问:“你是什么人?”

摩根夫人坐在原地没动,左手手肘撑在膝盖上,手掌托着脸,戏谑地看着格瑞有些慌乱的动作:“我是凯莉。”

“你……”

“就像你看到的这样,我穿越成了摩根夫人,还怀了孩子。”凯莉说,“你是我找的第一个穿越者。”

格瑞意识到凯莉话里还有别的意思:“你知道还有谁穿越到这里了吗?”

“我知道啊。”凯莉看着他笑,“不过不能告诉你,这是游戏规则。”

“游戏规则?”格瑞习惯性地一转右手手腕,但熟悉的烈斩并没有出现。最后展现在凯莉眼前的就是格瑞握着法杖,杖端指着自己的模样。

“对啊,游戏规则。”凯莉站起来,“大概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每个人究竟穿越成了什么人,最后怎么样才能回去。”

“所以,要不要暂时结盟?”

格瑞沉默了。

从凯莉的一系列反应来看,应该是真的知道些什么的,不然不会直接就来找自己。既然这样……

“怎么样才能回去。”

“让亚瑟王活过卡姆兰战役,就可以回去了。”凯莉说,“你对亚瑟王的传说应该知道一些吧?”

“知道。”格瑞看了看凯莉微鼓的小腹,“那直接杀死莫德雷德不就可以了。”

“这可不行。”凯莉笑得高深莫测,“一来,这是游戏规则里明令禁止的,不能擅自打乱传说的内容,也就是说,不能让莫德雷德在卡姆兰战役之前死亡。”

凯莉停下了话语。格瑞看着她,表情严肃。

“二来,我也是为你考虑。”凯莉压低了声音,声线有些颤抖,在格瑞听来大概是憋笑憋的,“你知道莫德雷德是谁吗?”

“是谁?”

“嘉德罗斯。”

格瑞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你说莫德雷德是嘉德罗斯?!”

“是啊。”凯莉歪头看他,“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你还想杀了莫德雷德吗?”

TBC

评论(1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