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all肖】封刀不为峥嵘(上)

预警:

虽然是all肖但是主要是孙肖和喻肖戏份,就不打单个cp的tag了

古风paro,推荐搭配易世樊花的《封刀不为峥嵘》食用

一个骰输产物,ooc慎入





穷尽一生,追名逐利尽成空。长叹一声,未曾有此从容。江湖难测,侠骨柔情红颜梦,沧桑了谁人的面孔。

——《封刀不为峥嵘》

“喂,你叫什么?”

肖时钦站在十余具刺客尸首中间,望着眼前比自己年轻些许的,因为先前的战斗,气息略微有些不稳的男子。他一振染上血污的软剑,将软剑绕回腰间,才带上温和的笑意,拱了拱手道:“在下只是一介游侠,知晓我的姓名,只会给阁下带去麻烦。”

“嗤,我要是怕麻烦,就不会帮你解决这些杂碎了。”年轻人扬眉一笑,手上的重剑一转,剑背轻巧地靠在他的肩上,整个人都带上了些率性与傲气,却又不显丝毫轻浮,仿佛他这个人,就该这么存在。他的语气也是完全的不容人拒绝,一双眼直看着肖时钦,颇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执拗。

“在下姓肖,名时钦。”肖时钦在心中叹了口气,回答道。

“我叫孙翔,那我们就算是认识了。”孙翔想了想,“你的身手还不错。”

肖时钦一愣,随后倒也是从善如流地应了一声:“在下在武学上并不怎么高明,阁下谬赞了。”

孙翔正要说什么,却被林中一声尖利的啸声打断。肖时钦眼看着孙翔身上的怒气瞬间凝聚,正想着该怎么开口却被孙翔抢了白。

“啊我还有事要先走了。”孙翔皱着眉,就差把“不高兴”三个字写在脸上了,“肖时钦是吧,再会了。”

说完,甚至不给肖时钦一个道别的机会,就将重剑收入剑鞘,转身向着啸声的来向而去。

“你说,你遇到的是孙翔?”

肖时钦放下茶馆里有些粗糙的瓷杯,点了点头补充道:“是一个惯用重剑的高手。”

“重剑。”坐在他对面的男子用他修长的手指随意地敲着桌子,听到肖时钦说到重剑的时候眉峰略蹙,低声重复了一遍。

“怎么,有哪里不对吗?”

“那个叫孙翔的人,比你高而且年轻些许。虽是使用重剑速度却是不慢,是吗?”男子停下手上的动作,黑色的眼瞳中的神色温和,再往深看却是暗藏不露的锋芒和探究的意味。

肖时钦被这么一双眼睛盯着,却丝毫没有感觉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他听了询问,只是答应了一声。又看人似乎有些走神,便开口道:“文州,什么地方不对吗?”

喻文州刚准备回答,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

“哟,小肖文州都在啊。”

肖时钦浑身一震,下意识看向喻文州。而喻文州却是一脸的似笑非笑:“是我叫前辈过来的。”

“你们在说孙翔的事?”

来人毫不避讳地随意坐在肖时钦身边,手上的伞状的武器被他放在桌上,随意得仿佛这把引起整个武林轰动的武器真的就只是把用来遮风挡雨的伞。

“……叶神?”肖时钦憋了半天才从无语的状态下恢复过来,一脸懵圈的看着叶修。

真要说起来,叶修跟他的关系其实并不怎么深,最多也就是在之前的武林排名中,有人将叶修,张新杰,喻文州和他同时列入最不好惹的四个人的名单之中。至于私交,左不过是曾经帮叶修修理过他那把千机伞罢了,之前甚至连话也没说过几次。

肖时钦是世家出身不假,但两代前家主因触怒龙颜而使整个家族受到牵连,肖时钦这一辈中管教自然没有那么严苛,肖时钦曾考中过功名却因旧事被排挤圈外,最终辞官退隐江湖。

而叶修跟他不同,家庭底蕴深厚,家教极严,从小就是被父亲向着仕途上引导,极为严厉。哪知过刚易折,在第一次科举落榜后叶修就只带着一把从小练武时常伴身侧的长矛逃离了深宅大院。

据江湖传言,叶修的父亲还被气的吐血不止直吐了三天三夜,险些吐血而亡。肖时钦听说后笑的毫无形象,倒是真的险些背过气去。

“别这么看我,文州叫我来的。”叶修耸耸肩,“你们见过孙翔了?”

“是时钦见过。”喻文州纠正,“他见到孙翔在使用一把重剑。”

“没什么奇怪的,他原本就是一个剑客。”叶修端起茶放在鼻下一嗅,面上神色不变,“你们还真是抠啊。”

“这地方也确实没什么好茶。”肖时钦解释道,“倒是,孙翔究竟……”

“后娘再好有亲娘好吗?”叶修接过话头,“明白了?”

“……”肖时钦沉思片刻,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不明白。”

TBC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