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已

日常爬坑
最近的两个坑一个全职一个凹凸
全职cp乱炖基本都吃,除了韩叶魏叶不吃叶右
凹凸嘉瑞嘉,雷安
阴阳师狐琴狗子川
农药亮瑜

【瑞嘉】陪伴你直到生命尽头

cp瑞嘉

第一次写瑞嘉,ooc慎

短打一发完结





是谁?

嘉德罗斯在睡梦中似乎看到了一抹不算明亮的色彩。

“嘉德罗斯。”

那个人站在光与影的交界处,肩上扛着一个比他还要大的东西,背对着他站着。

阳光被这个人的身影挡住,嘉德罗斯感受不到丝毫的燥热。他听到这个人在唤他,声音平淡,听不出什么特别的喜怒。

“嗯?”嘉德罗斯从鼻腔中哼出一声,又不知是因为睡得有些疲软还是因为莫名的安心,在哼出来时转了几个调子,最终成了一个意味不明的询问。

“到最后了。”那个人说,语调淡漠得像是在说“吃饭了”。

嘉德罗斯清醒了些许,他似乎意识到了这不是一个梦。

或者说不单单是一个梦。

他的印象里,他和那个人之间似乎有不少次这样的场景。

他在比赛中因为无敌而寂寞,就不断地找着能让他心服口服的对手,在这个过程中他嘉德罗斯不再是独身一人。

只有强者才有追随我的资格,只有更强者才有成为我的对手的资格。

在他嘉德罗斯的眼里,所有的人都只有强弱之分。或许这该叫做单纯,再说得不客气一些,叫做天真。

但嘉德罗斯自己觉得,这没什么不好的。

因为,他足够强大!强大到足够去制定这个世界的规则!

直到他遇到了格瑞,命中注定的对手。

只有在格瑞面前他才肯放下他的骄傲,一次又一次的寻找他只求一战,甚至将自己一直以来最为不屑的“威胁人”摆到了格瑞面前。

嘉德罗斯也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跟格瑞走到现在的,似乎是极其自然而然并且顺理成章的,凹凸大赛的NO.1和NO.2就在一起了。

没有像外界最平常的情侣那样天天腻在一起,他们两人依旧是各自干着各自的事情,每天去收割积分,磨炼着自己的技艺,排名也是越来越稳固。

就像是在一起很久了一样,他们两人足够强大,对于另一个人的情感,更多的是想要寻求一个避风港。

嘉德罗斯觉得,他们两人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应该有他们各自的生活。他也不怕格瑞移情别恋,至于原因,还是因为他足够强,强到对自己无比自信。

不论是哪一方面。

嘉德罗斯和格瑞经常在空闲的时间,各自抛下事情,一起走到月影林地。嘉德罗斯枕着手臂躺下,看着被月亮形的树冠遮盖得只能露出些许的天空,和旁边正经地坐着的格瑞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就像现在一样,格瑞永远是那副表情,那种声线,正经得不得了。

等了很久,嘉德罗斯也没有听到格瑞接话,有些不满地加重语气问:“你说什么到最后了?”

“比赛。”格瑞说着转过身来,逆光的身影显得十分高大。影子也被无限度地拉长,直直压到嘉德罗斯身上。

“那又怎么了?”嘉德罗斯虽然这么说着,眼神却突然变得危险。鎏金色的瞳子仿佛燃烧着火焰。

像极了赤焰山。

“我们该分出胜负了。”格瑞将背上的烈斩取下来,剑尖直指地面,“这也是你一直希望的。”

“认真起来了啊格瑞。”嘉德罗斯已经完全清醒了,他知道迟早要有这么一天。

凹凸大赛里,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感情,只有利用和被利用。

嘉德罗斯和他手下的雷德与蒙特祖玛之间的关系是,格瑞和他的关系也是。

不过是互相抚慰罢了。

嘉德罗斯拿起大罗神通棍,棍头直指格瑞。

“来吧格瑞,来分出个胜负!”赌上性命。

棍剑相交,碰撞出一阵火花。嘉德罗斯感觉他全身的血液似乎都要燃烧起来了,他的斗志从来没有昂扬到这个地步。

但当他近距离地看到格瑞的那把烈斩的时候,他依旧是想不通,这么一把绿到刺眼的剑,为什么要取一个一听就知道是代表着热烈的红色的名字。

就是这么一个分神,格瑞的下一斩已经到来,伴随着格瑞的声音:“你分神了。”

“不用你管,你只需要好好打就行了!”嘉德罗斯不甘示弱,腰肢柔软的他向后一仰,大罗神通棍在腿前自下而上的快速扫过,却没有感受到棍身上本应传来的撞击感,因为格瑞那号称“所见皆可斩”的烈斩正堪堪从他的腹上划过。

被放水了。嘉德罗斯心想。

格瑞知道他的身高和腿长,他要是真想要他嘉德罗斯的命,刚刚那一击就该砍在他的腿上。

那之后他们两人都拿出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嘉德罗斯的神通棍被他舞得虎虎生风,攻守之间只能看到一片金色。而格瑞那一边,烈斩无数次替他挡下致命的攻击,再挑到嘉德罗斯的空档狠狠击出。

不分高下!

他两人都没有再试图变换武器的形态,而是就用他们最顺手的形态完成这一整场战斗。

天地都为他两人变色。

“不错啊格瑞!”嘉德罗斯唇角一勾,正是一个只属于嘉德罗斯的挑衅笑容,“第一次见你这么有干劲的样子!”

格瑞没有回答。

真是个无趣的家伙。

嘉德罗斯脑中正过了这么一个念头,却感觉神通棍上的抵抗力度一轻。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棍身上传来了一阵不同寻常的感受。

“你赢了。”格瑞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

嘉德罗斯一愣,这才看清眼前的情景。

他的大罗神通棍,正正地打穿了格瑞的心脏的位置。

格瑞蹙着眉,那张万年冰山脸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

“你什么意思!”嘉德罗斯怒吼,撇下神通棍一把拽住格瑞的衣领,“你看不起我?!”

“哈……”格瑞任由嘉德罗斯拽着,毫无反抗的意思,“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反正也没有争辩的必要了。

死亡是既定的,凹凸大赛只能有一个胜者。

“格瑞!”嘉德罗斯看着格瑞的面容越发虚幻,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怒吼,仿佛只有怒吼才能让他自己不要显得太过脆弱:“你个懦夫!”

格瑞什么都没说,只是缓慢地伸出手,试图触碰嘉德罗斯的脸。

却被嘉德罗斯拍掉了。

“我告诉你格瑞,我看不起你。”嘉德罗斯冷声说,却是闭上眼俯身吻上了格瑞的嘴唇。

直到唇上的触感消失殆尽,他都没有睁开眼。

那对鎏金色的眸子里的火焰,再也燃烧不起那样的光辉了。

————————————————
灵感来源于最近很风靡的那个梗:
“他对他说‘我爱你’,然后转身奔向既定的死亡。”
关于结局……顶锅跑!

评论(3)

热度(37)